你要乖乖的

亲爱的,

我回家了。

不在你身边的时候,

记得∶

晚餐不要太迟吃更不可以不吃;

东西做不完要交出去不要累坏自己;

晚上如果很迟回家自己要小心;

要多笑不要一直皱着眉头;

你要乖乖哦;

开开心心,平平安安;

还有还有,

记得要想我;

因为,

我会一直一直,很想很想你。

离开,又回来(一)

(一)离开篇 

在你身边,有没有这样一个朋友?
其实,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称呼他为朋友。
他先向你表示友谊,
他先向你靠近。
你满心欢喜接受,
逐点发现他的优点和有趣,
认识不是很久却发现这样下去说不定真的可以成为好朋友。

相约出来吃饭,看电影,逛街聊天。
也许大家生活都忙,
却愿意为对方争取时间。
甚至在他要公干出国的当晚凌晨,
拨了电话告知明天就要走,
送上关心和一句一路顺风,
甚至相约回来之后一起再用餐。

然后,
像断了线的风筝,
要再追,已经没有了方向。

再次偶遇,
双方竟然像陌生人。
几个月的时间,
不知不觉已经拉开了距离那么远?

不敢上前打扰,
没有说声招呼,
别来无恙含在嘴里,
只有轻点头微笑。

突然让我感觉悲哀的是,
我竟然不能确认,
我们曾经(还)是朋友?

曾经我多么努力

 

曾经
我多么多么努力
不计较吃亏
不怕吃苦
不理会旁人质疑;
战战兢兢
步步为营
脚步和决心却一致坚定
向着一个憧憬
很努力很努力地
一步一步去走朝圣的路;
勇气抱满怀
我保持微笑
没有想过若失败会如何
没有想过回头的路怎么走
怎么会这么勇敢呢
这个傻瓜;
千山万水
岁月留痕
我还是想要努力
可是
我要努力却学习放下
还是努力维持曾经坚持 (?)

梁汉文从〈好朋友〉到〈七友〉

 

前些日子,从某报章周刊里面看到一篇报道,里面叙述梁汉文和郑中基来马宣传,梁汉文名气和受落程度都远远不及郑中基云云。作者还举例说当场大家都会哼唱郑的〈无赖〉,而梁的〈七友〉则还要想想歌词怎么唱。

郑中基有很红吗?这个我不知道?梁汉文有那么没落吗?这个对我也不重要。

我只是知道,从他早期的〈好朋友〉到今天的〈七友〉,我都一直很喜欢。也透过他的歌曲,印证他对歌唱的热爱和坚持。他是能唱的人,可是乐坛里面张学友、陈奕迅只有一、两个。知道他还没有放弃,偶尔还看到他上报宣传或出席音乐会,听到他的歌声还是那么动听感人,这些都让我感觉很好。

我或许不是他的歌迷,却喜欢这个认真唱歌的歌手。同时,我也不禁少少感慨,久违了唱片界的苏永康,别来无恙?他们这几兄弟也曾经有尝过走红的滋味,梁汉文的〈衣柜里的男人〉,苏永康的〈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越吻越伤心〉;都曾经占据过排行榜冠军好几周,也让他们夺得颁奖典礼里面一些奖项。现在年轻一辈,还有几个知道?

岁月不留人。可是这些歌,不管几时听,都是那么动听。
继续阅读

Terabithia!

 

大概,很多人被海报和预告片所误导,抱着看Narnia或Lord of the ring的期望去看,所以,不意外地,失望了。

我没看过预告片,只是看到海报,以为它是偏于童话梦幻的故事。可是因为之前朋友已经给了我一些忠告:“不好看”,再加上一开片看到其实一点也没有童话梦幻的味道,所以就只是抱着看普通片子的心态去看。

Bridge to Terabithia, 寻找梦奇地。其实,这可以归咎为一套教育片,里面以描述儿童成长种种经历和身边所需要面对的亲情友情为主轴,魔幻成分只是占一个很小的篇幅。与其说不好看,其实,可能是观众的认知和期望,和电影所要表达呈现的,有一段差异。差异的,不是优劣,而是元素。

故事主线其实蛮简单的,导演也把它拍得不错,若把它归类成亲子间温馨小品,它绝对是合格的作品;若硬要和harry porter或Narnia等电影比较,就好像你去看《生日快乐》时却期待可以看到有如成龙大哥般身手的动作特效,那自然是…办不到啦!呵呵。

两个小主角演得很不错,女孩是个小美人,相信不出几年就会长得亭亭玉立。而她那种热情,自由,勇敢奔放;引导了男孩开创了terabithia这么一个梦奇地。感情戏(友情亲情)部分拍得温馨感人。

看完了这部戏,大概心里面有一点想法;一,生命是很奇妙的,你遇到的人或事件,多或少都会影响你之后走的路。也许你曾经是懦弱胆怯的,某人进入了你的生命帮你打开一扇窗,你从此就可以勇敢翱翔;这些人,可能不是一直陪伴你走下去的人,也许更多像是路过的你已经不记得。

我感激,你,他,她,所有曾经路过或参与过我生命的人。

二,发现不管是现实或电影里面,高大或比较状一点的人,总会扮演坏人的角色。不管是他自己要做坏事,或别人认定他会做坏事。好像Ehan所说,别人总会以为你欺负同学,有冲突时,人们会同情弱者,保护弱者而杯葛你。我在想,电影里面的 janice,是不是这样被拱上当坏人的位置。

电影里面,leslie,还有那对了解她的父母,认真做着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这样真的很棒。那一幕边跳舞边油漆的一幕,很棒!我一直相信,只要你觉得值得,那就足够了,没有人可以否决你,除了你自己。

尚存

cake

「只要他一息尚存,我的爱是微不足道的,随时可以舍弃。在天国与人间,请容许我斗胆交换,只要他活着回来,我答应不再爱他。离别纵然孤寂,我没有胆量不守信诺。最美好的爱,是成全。我爱的人,又是否理解我是卑微的小鸟,收起高飞的翅膀,用我的遗憾,成全了他的归来?」

— 摘自张小娴《流浪的面包树

看这本小说时,我最感慨的,就是看到了最后一个章节里面,上面描述的这一段。

陆续地,自己经历了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生、老、病、死;悲、欢、离、合;

这些年,有些人,措手不及地走了,活着的人,或无限唏嘘,或无尽遗憾。
在小说或电影里面看过许多情节,男女朋友一旦分手,被背叛被伤害甚重的一方,都宁愿另一方是被死亡夺走,她(他)恨。她(他)怨,她(他)诅咒。如果对方被死神带走,那么,她(他)可以假装对方还是爱她(他)。

可是,我却曾经这么说过,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是生离,不要死别。我宁愿他不爱我了,从此当我是陌生人,就算永生不再见面,请让他好好活着。

我是自私,懦弱的。就算爱恨到了尽头,也请您让他好好活着。爱过的,就算某天我不爱了,不爱我了,我也愿他好好活着,活得好好的。不是期望有一天他再重遇我会后悔会遗憾,只是为了完成我一个小小的自私的心愿,请好好活着。

只要一息尚存,其他,爱与恨或否,全部都微不足道。

四年前,我有这样的想法。四年后,依然没变。也许我的年纪,还未能去承担死别的重量。也许在往后的日子我的看法有所改变,或不。

只要尚存,就还有希望。

某月某日,我傻傻给某人买了生日蛋糕。他半埋怨说不知为什么我会买蛋糕,买来做什么。我只是笑笑。关了灯,蜡烛点亮着,不好意思唱着有点滑稽的生日歌。我说:许愿许愿。没待吹熄蜡烛就要切蛋糕,众笑。他说:应该是太久没庆祝生日。

烫了一下。

总是这样,漫不经心的。去年,应该也有切生日蛋糕呀!

一年,好久。

他许愿间,我在心里说:“祝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生日快乐。”

只要,尚存,长存。

谁是强者?

 

小时候的我,弱弱的,
很胆小,很怕事,很爱哭;
很常生病,平均一个月光顾诊所两次;
很常跌倒,膝盖和腿多是大大小小的伤口;
曾经一次的手术,让家人担心我以后不懂会不会讲话;

是家里的老幺,最小的表哥年长我七年;
直到我十二岁那年,表嫂怀的宝宝诞生了,
我才荣升为全家第二小,
饭桌上的鸡腿,还是我啃;
也永远会有那一小盘的私伙菜是留给我的。

不知道几时开始,
强,开始和我沾上边儿;
读书好强,功课总是在前面几名;
(我也不过乖乖尽学生的责任)
看起来好强,总是保护弱小不被欺负;
(恰好长得高壮,为朋友拔刀相助而已)
工作好强,很搏很拼通宵工作;
(我也只是刚好比别人多一点点责任心,和比较容易因为自己表现不好而心虚内疚)

我,有那么强?
别人眼中独立、能干、聪明;
其实,我很懒很混很依赖很胆小;
看电影,如果恐怖血腥,我会遮眼不看;
一个人睡,听到异声我会翻来覆去杯弓蛇影;
很晚没有接到电话,我会胡思乱想是不是出了意外;
低潮时我什么也不能做只能任自己掉入谷底;
悲伤时我学不会豁达只能写一篇篇文字自哀自怜;
周末没人约我我可以在家睡死一整天越堕落颓废越快活;
搞砸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傻事,被骗被晃点过无数次,却还学不会乖。

看起来,我似乎不必别人帮助也能把事情做好;
其实某些事,我还是喜欢让某些人帮我做。
看起来,我很独立不需要人照顾;
其实我还是喜欢依赖某些人来照顾我;
看起来,我很勤劳;
其实我很懒很爱混,想什么也不必自己动手做。

亲爱的路人,我不是强者;
我没有伪装,你没有看清因为你不了解。
亲爱的朋友,我不是强者;
我没有说穿,因为我期待你会了解。

亲爱的,我不是强者;
受了伤,我也会痛;
觉得委屈,我也会难过;
忍不住的时候,我也会哭;
强者如你,何苦来划我一痕?
凡者如你,何苦来探我几分?
弱者如你,何苦也来嘲我是完人?

p/s:  I’am fine, 不必担心。

 = 灵感来自于蚊子的《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