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死活

什么叫做不知死活?

长期没有运动的人
跑去参加fitness workshop
做aerobic做yoga
当时虽然有点酸痛可是还是觉得没什么
然后当天还跑去逛街一天

当天没有什么感觉
第二天就尝到苦果了
腿好痛好酸
可是和家人的KL之旅…
不管了
舍命陪君子逛了一整天

第三天
还是痛
安美露还是没有发挥效用
平地行还好
上下楼梯或斜坡路简直要我命
走路惨况媲美复健的人
KL之旅第二天
还是撑着走了下去

什么叫不知死活?
跑去逛动物园

什么叫不知死活?
跑去黑风洞

本来已经只打算在下面等待
不过一直被怂恿
既然大老远跑来
272梯级算得了什么?
硬着头皮上了

什么叫不知死活?
继续去1U逛街

什么叫不知死活?
明天
还有一个南部之行

希望这之后
我的脚不会废掉

人不疯狂枉少年
我果然是不认老呀!

好痛好痛!:-p

P/S: 迟些补上这几天的行程。最近都不能上网,一个字形容,惨呀!

Advertisements

两年

当我十四、十五岁的时候,
总觉得十八岁好像很遥远。
不知不觉,十八、二十一;
到现在二十四岁了,
已踏入社会工作,已经两个年头。
光阴似箭,我们在忙着生活的同时,
时间一刻也没有停顿。

两年,
这间公司给我太多太多回忆了。
今天之后,这所有都会成为历史。
朋友,我,要重新出发了。

伙伴们,
谢谢你们一路上的陪伴和支持。
我知道你们都很疼我很照顾我。
要离开你们,其实我经过了很大的挣扎;
既然决定了,我一定会勇敢和坚持地走下去。

而我相信,
你们曾经对我的关怀和照顾,
所有点滴回忆的珍贵收藏,
还有那些最真挚的祝福,
将会支撑我勇敢地飞得更高更远。

你们每一张温暖的笑脸,
会烙印在我的心底,永久的。
这次,让我们笑着道别,好吗?

珍重。
P/S: 图片转载自网络

老公?

 

(图片转载自网路)

地点: Av**** K 金X利茶餐厅
日期: 今年今月某日
人物: 麻纱和一男性朋友
每次想到要吃茶餐厅,我都会选择这间:一,食物我已经吃习惯,二,除了午餐繁忙时间,其他时候都容易找到位子。

于是某日,我和一男性朋友就在晚上时去这家餐厅吃晚餐。

坐下翻开menu就开始讨论要吃些什么,点什么餐点和饮料等等。好啦,自己在menu纸上写好了之后,就招手叫侍应生来order。

平时我已经习惯被误认为韩国人日本人,所以侍应生来到用他很蹩脚的英语一一重复我们order的食物,我也很无所谓了。说着说着,我朋友就跟他说广东话,然后他也转成说广东话。

接着,一阵慌乱下他总算成功重复了我们要的餐点;然后,他一句:“这就是你老公之前order的饮料……”

继续阅读

不舍

原来
不管在心底复习多少遍
当它真的来临
我还是像个小孩
措手不及

脱去那坚强的外壳
我软弱得想哭泣
害怕在蚕食我
我独自一人
你不在

糟糕
寂寞已经再敲门
点点忧伤也探进了头
是你吗 是你?
你还感应我的喜怒哀乐?
还会说疼我?
还会说在乎?

长了年龄
添了经验
不管是永远或短暂
我还是学不会

其实
还想握握你温暖的手
还想多陪你说说话
还想跟你走一小端路
还想再待在你身旁

怎么
怎么
已不在了

我多么舍不得呀!
捉紧不放
你是不是可以不走?

P/S: 插图转载自网络

练习

以往    每一次
你都是等我进了家
挥了挥手
再锁上门
你才离开

临下车前
从前习惯性的晚安
转变成现在的谢谢,再见

下了车
关上车门
走了一小段路
习惯性的
回头看看

你还在
隔着镜子反映
我看不清你的脸
是在等待    或是和人通话?
我还是    习惯性的
挥了挥手
再见    我心里说

原来
我们一次一次地
练习着    离别

不完美

一直都觉得自己很双面
有时很乖    有时很怪
别人看我    似乎有这么一个对比

有人看到我的强
有人评点我的弱

可以很小女人    也可以很男子头
脾气算挺能迁就人
可是任性的时候也很叫人头痛
会发脾气会迁怒
然后内疚道歉反省

有时敢敢去做一些让人乍舌的事
有时懦弱胆小得自己汗颜
可以热情也可以冷漠
偶尔滔滔不绝偶尔一言不发

对某一些人会顽皮
对某一些人会依赖
对某一些人会眷恋
对某一些人会撒娇
对某一些人会纵容
对某一些人会欺负

我是不完美的
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缺点
如果你觉得我很好很好
那你一定只看到表面而没真正了解我
如果你觉得我不好却还是愿意接近我
那证明你懂得我多一些了

于家人    我永远是那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孩
总无条件地宠我疼我迁就照顾着我
于朋友    或友善或客气或冷漠或骄纵
就看看运气好坏遇到哪一个位置的我
于死党    总是了解我的脾性任性
不同性格却又能相容相惜

我是不完美的    我知道
从没有想过要成为无暇
种种缺点弱点    我都接受和承认
何妨何防?
讨厌我的    继续那份坚持吧
喜欢我的    还会多久?
宠爱我的    也让我疼你好吗?
纵容我的    我其实懂的
旁观我的    看到些什么呢?
所有所有的
都没什么
拉我一把    摔我一跤
也只不过是人生的一撇

你,准备好了挥洒你的人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