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3)

在浪中岛的第二天
早上七点半起来吃早餐
慢慢地吃一边看着闪闪发亮的海
无聊了就拿着相机在旅馆附近逛逛拍拍照片
遇到了也在沙滩散布的美少女还聊了几句
知道她们是一班朋友一起来度假
看着她们也想起好多年前自己也曾经有过那段青葱岁月啊~

昨晚才认识的友人在树荫下聊天
我也过去和大家凑凑热闹
之后我们还捉紧时间
相约一起到West Wing的泳池游泳
West wing这泳池面向沙滩和大海
而且水质比较干净泳池比较新颖
我这种非正式游泳学习者就是随便乱游啦
看其他人又是蛙式又是自由式的
还有那群学院生“小朋友”们也来嬉闹玩水
泳池热闹程度“赶走”了几批爱好宁静者
到最后泳池拥挤程度太高实在不好游
我们就把泳池让给了小朋友们回去了East Wing

吃过了午餐
我们租借了独木舟去划船
海面是风平浪静
不费多少力气我们就已经划过了另外一边有旅舍的海滩
沿途看到了在浮潜的游人、珊瑚礁、上岩石晒太阳的螃蟹;
出来露个面的四脚蛇、捕鱼的渔船等等;
很多时候清澈的海水让下面的鱼群和珊瑚礁轻易可见
因为感觉还不累
就打算来个划舟环岛

两个(一个?)不怕死的家伙
还加上没带救生衣
再向前划一段
开始有点难度了
海浪开始有些起伏
相对划船逆向前进就要花点力气
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波浪点
偶有少少险象
都只是有惊无险
只好一直自我勉励很快就到了
总不能就放弃任海流漂流吧
我的荒岛求生技能应该还挺弱的

好不容易(真的好不容易)
终于回到了熟悉的海滩
简直要感激得痛哭流涕
不过我一直都不害怕
还觉得挺好玩啦
虽然手臂有点酸痛
可是整体来说还OK啦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
打不死的我还约了刚认识的美女
来吧~ 打一打沙滩排球
最后玩累了终于肯回房洗澡休息了

吃过晚餐之后
我们就和那对友人夫妇一起坐着聊天
其中一个在旅店工作的华人也参入我们的阵容
这家旅店另外一个特别处就是你用华语或广东话也可以沟通
有好几位旅店负责人和出游的导游都是华人
在海岛旅游业中算是异数
喝着啤酒吃着烤鱿鱼干
(昨天攀山涉水去买的)
聊他一个东南西北
直到十一点多有点睡意才愿意回去休息
浪中岛第二天
玩得很累所以睡得很沉

蓝天白云(2)

选择晚上搭巴士到瓜拉登加楼KT
其实论舒服程度巴士的确是胜于廉价航空的
只是说时间所需较长
可是至少有宽敞的座位和不必在机场呆等

早上五点接近六点就抵达了KT
稍迟一点招了的士到所谓的唐人街吃早餐
在非常安宁的小镇享用热腾腾的食物
然后买一份报纸慢慢地看
离去码头搭船的时间还早得很

之后再花费四十马币搭计程车到Merang码头
差不多四十五分钟到一小时的车程
太阳很亮
心情很好

到了码头
发现沙龙啊短裤啊之类的也卖得很便宜
如果没带够衣服也可以再添购一点
原本十一点开的船
因为全部人都早到齐数了
提早一个小时开动啦!

小船不是开得很快
差不多一小时后我们就到达了浪中岛
碧绿清澈的海水让人眼前一亮
水天一色风景是美不胜收的
看起来还挺新颖的旅店
还有游泳池呢!
房间虽然不大
可是开了窗看到无敌海景观还是觉得值得了

吃了自助式午餐(酱油鸡很好吃哦!)
就坐在开放式餐厅里面
看看书赏赏景的
游客不是很多
环境倒还清静

差不多下午三点钟
心血来潮想要走去别的海岸线看看
于是问明路线看了地图就出发了
先是沿着一条树林羊肠小径
从East wing走到了West wing
同是一间resort却有两个个别的空间和沙滩
然后再沿着海滩走
过过树林小径
有时攀过沿海的岩石或从岩石缝中涉水而过
大概花费了半小时走到了沙滩另外一边的几间旅馆
那边的海岸线比较长
沙滩的细纱也看来更洁白柔软
我们到了其中一家商店买东西
带回了几罐啤酒和零食等等
再花了另外一个半小时涉浅水回去

回程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经过West wing泳池边小路时
我们看到了一条很大的四脚蛇
有多肥大呢?
大概有我双手张开的长度
像是一只中型的鳄鱼那么大
真的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到那么肥大的四脚蛇
虽然知道它不会攻击人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怕怕的
在旅店工作的人告诉我们这岛上有上百条的四脚蛇
还有看过更长更大的呢!

回到旅馆已经差不多四点十五分
刚好赶得及要出海浮潜的阵队
随大伙到要去浮潜的地方
看到了珊瑚礁和鱼群
也用面包来吸引鱼儿们
我倒是轻松
一早表明了不会游泳
让带队导游拉着救生圈潜着我去看鱼
我只是偶尔踢踢水啊划两划地轻松度过全程
倒是有人比较可怜要自己吃力游
回到船上觉得吃不消
抱歉啦完全帮不上忙
每次出游我都是那个没事的

先回去旅店休息
我没什么睡意就上网逛逛聊聊天
差不多七点半就下楼吃早餐咯!
拿了丰盛的一盘菜肴
老实不客气地就开动吃了起来
一个旅店服务员走起来
我礼貌地对他笑笑
还完全搞不清状况的我
就看到了一个生日蛋糕送了上来
大家都唱起了生日歌
到了名字的部分就很尴尬地停了下来(哈哈!)
吹了蜡烛把蛋糕切一切分给大伙吃
一班互不认识的人给你唱生日歌
其实还真的挺有意思的
挺难忘的生日经验

晚饭之后还随意地和同聚一室的游人聊开了
成了友人
上房间把刚买的零食鱿鱼等分给大家吃
气氛挺融洽的
差不多一直聊到十一点我们才各自打道回府睡觉
快乐的第一天过去了

蓝天白云(1)

多久没有去海岛了?
最后一次(如果三年前的浮罗交怡不算在内)
应该就是五年前到停泊岛
避开热闹人潮的热浪岛和停泊岛
这次选了比较少人烟的浪中岛Lang tengah
全岛只有三家旅馆运作
这次入住D’Coconut Resort
对住宿和环境都觉得挺满意

这里的海真的很漂亮
我的房间是在第二楼
一打开窗户就面对着蔚蓝大海
还可以听到阵阵虫鸣和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
这里有个面向大海的开放式餐厅
三餐或是闲余饭后坐在这里对着大海
吃吃东西看看书上一上网
真的是人生一大奢侈

这次我们也没有打算要怎么去玩
就很随意地参与
它包括在内的浮潜
我们也是选择性随心情决定参与
所以时间是非常悠闲有弹性地
不是太爱热闹的人
来到就算无所事事望着大海躺着歇息一下午
也觉得没关系

这次旅游因为行程很舒缓
感觉特别没压力和舒服
喜欢嘛就去拿本书来看看
或者是下去沙滩拍拍照片
又或是把电脑拿下来无线上网
不然就坐着躺着发一会儿呆

可能我真的是挺独立的人
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很乐在其中
不必一直陪着我参与什么
我觉得闷了就会自己去出走一阵子

放眼望去
蓝天白云
到处都漂亮地像是一幅画
心情很好

而且还认识到了另外一些结伴来的游人
虽然之前无不认识
可是聊开了之后也仿佛是一见如故
感觉更是热闹有兴致了

这次和以往旅游的确大不同
比起那些每一步都安排好跟着紧逼行程趴趴走
我宁愿如此随意随性地度过
好快已经来到第三天了
送走了认识不久的友人
留下了日后可联络的方式
明天也到我们要挥手说再见的时候
浪中岛
期待下一次和蓝天白云再约

祝你安康

总是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
我总是遇到好人
身边总有疼我的关心我的
踏入了二五这个数字
年龄开始显得敏感?
亲情无得挑剔
爸妈姐姐和亲人都疼我至深
新旧同事出乎我意料外地还记得今日
谢谢你的真挚祝福
好友虽不常见却没忽略这日子
甭说也心照彼此关系
终于也找到可以十指交扣的对手
可以相约相伴走过岁月痕迹
我何其荣幸得以与你有缘
所有曾在我生命中留下脚印的你
不管你是否已走远或是还在身边
可知我都一样心存感激

最近接二连三不愉快的消息
没太浓烈庆祝的欲望
只想简单的安宁地度过
若让我许愿
可否庇佑我身边的
认识或不认识的
都平安健康
不必大富大贵
不必飞黄腾达
我只要你平安,健康
陪着我的
可不可一直为我停留着
疼爱我的
感激你从不缺席
拥有的
我双手握紧了

快乐
祝我
安康
祝每一位
你的安康
我的快乐

P/S: 谢谢所有没忘记和送上祝福的朋友,无言感动。

骤逝


星期一是卫塞节
接着周末的公共假期
本该愉快带着好心情度过
星期六晚上
和姐姐和其友人乘车返回芙蓉
突然接到一个来电
把一切和谐安乐的气氛粉碎
姐姐的一个很要好的同事车祸过世了
一切来得太快让人不可置信
姐姐打了电话去她同事的家确认
没有人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挂了电话姐姐哭得不能自己
车里一片肃静
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

试问谁又可以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一个前几天才活蹦活跳的人
却因为人为疏忽的车祸而离开人间
为什么上天要对她如此残酷?
她刚买了新的手提电脑
和十年男友感情稳定今年会计划结婚
她还订好了行程下周到马六甲旅游松弛一下
她今年才二十五岁
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做
前面应该还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
可是却想不到在这里就停了

曾经和她相处过几次
也从姐姐口中听到过很多她的点点滴滴
这么一个开朗、大方、平易近人且人缘好的女孩
怎么命运对她如此不公平?
昨晚安抚了姐姐之后
我自己也很难睡得照
这对她来说将会是一个漫长的夜
对我来说何尝不是?
也许是姐姐和她的感情很要好
情绪的波动也感染了我
翻来覆去都睡不好
脑海里反复想了很多很多

人生无常
没有什么是不会失去的吧?
谁会知道明天会如何?
谁又会想到说,也许会没有明天?
突然觉得生命真的很脆弱
四年前嬷嬷离开我们那种回忆汹涌潮来
我们总是说要惜福要活在当下
可是我们做的总比我们认知的不足太多
又有谁会说在这一刻离开是没有遗憾的?
死亡,是如此残酷霸道,有时根本不容许人道别。

今晚从殡仪馆回来
又是另一番感慨
眼泪冲走不了伤感
看着静静仿佛睡着的脸
我们都接受不了她已离开
再多的惋惜都挽留不了一段骤逝的生命
除了选择让时间冲淡
而渐渐接受事实
我们还能够怎样?

这几天都陪着姐姐
希望能够给她一些精神支撑
姐姐朝夕在公司和她相处
常常下班后还一起结伴逛街用餐
日后她不在了
姐姐一定很难适应和接受
一个你身边如此亲近的人
一天突然间不在人间
你又如何自处?
身为同事朋友已经如此
如果是至亲的家人呢?
如果是你以为会相伴到老的伴侣?

我想如果我是那个离开的人
我会希望我身边的人在我离开之后
还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
可以凭回忆怀念我
爱我的人
请以后也好好的爱自己
若有缘遇到另外一个合适的伴侣
也请全心全意的爱她
我不是无私和伟大
就算一天不在
我当然也希望他日后会过得幸福快乐
如果我不能在他身边继续爱他照顾他
为何我要阻止他去爱别人?

安康
是我一直以来对身边人的祝福和期望
我只希望大家平安和健康
不必飞黄腾达不必荣华富贵
珍惜我们身边的人
及时

Kelly,我们永远怀念你
你的笑容你的倩影
你给大家所有快乐的回忆
永不磨灭
愿您安息

妈妈

自小被嬷嬷带大
所以小时候和爸爸妈妈不太亲
只是知道爸妈忙着打理档口
只有在周末休息时
才会来接我和姐姐回家住一天
或是带我们出去吃或者走走
有时去皇家公园荡秋千踏脚车
或者到A&W吃薯条喝RootBear Float

一年级开始
我和姐姐都搬回家和爸妈住
对于已经习惯和姑妈嬷嬷生活的我
是千万般不愿意

相处多了
摩擦也自然多了

正值青春少女叛逆期
很多时候都会和爸妈顶撞
或是老爱反驳他们说的话

妈妈
总是给我很严肃的感觉
什么事情或要求
爸爸都会要我们去问妈妈的许可
妈妈若是说不可以
我们就不能做

放学回来要到档口帮忙
不能去朋友家玩耍
同学的生日会也不能参加
到同学朋友家过夜更是不必说

小时候看到朋友开生日会
邀请一班同学朋友来参加
我总是很羡慕
因为我自己是一次也没开过生日派对
而别人的生日会我也很少参加

以前
觉得妈妈会骂我们打我们
所以一直都没有和妈妈太亲近
一到周末可以回到姑妈家和嬷嬷相处
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候
不管爸妈怎么利诱我
我都只愿意赖在姑妈家陪嬷嬷

长大了
懂事之后
其实我们都知道
爸妈也是很疼爱我们的
只是当初为生活为档口忙
所以妈妈的脾气才会比较容易暴躁
从工作上退下来之后
妈妈是越发和蔼慈祥

有时候陪着妈妈聊天
总是觉得她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女人
虽然她才读过五年书
她的思想却很成熟宽阔

她为这家默默付出的贡献
是如此伟大

虽然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和亲人
可是我却是如此庆幸我有这么一位妈妈
很多时候
表面所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相
而当你长大和懂事之后
你才会一点一滴地接触到事实的全部
她总是以她从生活历练所得的智慧
处处关怀提点着我们
我妈她从来不会望女成凤
只是希望我们平安快乐地长大和生活
她不求孩子可以带给她荣华富贵
只愿孩子可以和乐安康

妈妈
我爱你
我也深深地以你为荣

祝你母亲节快乐
女儿爱你
每一天

百物涨价

最近每次去用餐或者买粮食时
都很有百物涨价的感叹
可能太久没去Mcd麦记了
那天想进去买个简餐
一看价钱表

要整九零吉啊?!
我印象中之前不过是付六七零吉而已

算了
掉头去买马来人的炒米粉
没什么佐料   只是胜在能填肚子
这简单的炒米粉也要价三元啊!

到Jusco的面包店逛一圈
看到全部面包和蛋糕都涨价了
一个看来秀色可餐的面包要价两零吉五十仙
甜甜圈从之前的一零吉二十仙涨价到一零吉五十仙
何时Jusco的面包秉持的价廉物美
已经升级到和Bread talk/Bread story等中价面包同样价钱了?

买了一个有三十巴仙折扣的Walnut bread
大大的一个(直径差不多15-20cm)折扣后一零吉七十五仙
还好还好   好吃又饱肚
有折扣只是因为expired date将近
没问题我两天内可以解决掉

晚上再去逛夜市场
也是觉得什么都好像涨价了
一杯果汁要三零吉半
一份可莉饼要三零吉
中国式汉堡包一零吉四十仙
炸鸡排还没起价一份还是四零吉八十仙
干炒河粉没什么料也要四零吉五十仙
什么都贵得叫人乍舌
夜市场逛一圈下来
你可能已经消费了好几十零吉
林林散散地一堆加在一起就挺可观

人的心理总是很奇妙
花上六十零吉去吃一顿日本餐
你可能不会觉得怎么样
如果是炒米粉吃了你二十零吉
你应该会喊贵了
不知何时我已经浮现这种“师奶”性格
天,难道是未老先衰?
频频对最近涨了十仙、二十仙、五十仙、一零吉
这种所谓小数目耿耿于怀

我也不会怎样的
日子还是照样要过
就尽挑那些买了不会太心疼也吃得舒服的
双子嘛
就是爱变
哪天看到我奢华去吃高级餐厅
千万要多多包涵哦!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