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适


从台湾吃喝玩乐回来
平常规律的生活被打乱了
到现在都还未被调整回来

刚回来的那几天
疲累是不必说
也没什么食欲
除了零食和糕饼类
正餐都不怎么想吃
刚好家里没人
自己更是懒得吃了
饿一餐饱一餐的

熬过了一个星期
忙碌的工作逼出了一点点的元气
密凑的行程最大的好处就是你不得不打起精神
坚强的身体也没有给我出什么状况
那个说从台湾回来要减肥的人你还是看到她一直吃不停
(没办法,粽子太好吃了… T_T)

这几天对着电脑工作特别觉得累
可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努力把它忙完
(我们都是勤奋工作的好孩子)
脖子好酸背好峻
下班后懒得洗澡只想黏着床

今天处于疲累又食欲不振的状态
正餐引不起我的兴趣
中午的时候啃了一排巧克力
更加不想吃午餐
正好清理一下之前买的面包
下班前再啃了饼干
没什么饿的感觉
肚子有点不适
我想是“那个”要来了

女生总有这种尴尬的情况
身体不适却又未严重到可以请病假的状况
搞不好去看医生他还以为又是一个来骗MC的家伙

回到家
累+ 懒 + 不适 + 无聊
还有一点点病恹恹的
一个晚上上了三次厕所泻了两次
到底什么状况
每月不适偏偏还找上肠胃不适?
我打算不理它
也许睡醒就会没事

粽子

现代社会生活便利
粽子已经变成一年四季都吃得到的食品
然而我家裹的粽子
却只有在这个五月吃得到
那洋溢着家的味道的粽子
承载着我们自童年至今的回忆

小时候
还未懂得缅怀屈原钦佩其爱国情操
而能看到赛龙舟的波德申海滩又离我们太远
在脑海里期盼的牵挂的
就是那一个个让人垂涎欲滴的粽子

我家是东莞人
家里会裹传统的(咸)肉粽和碱水粽
肉粽外形是褐色的
因为裹粽子的米必须先加调味和酱油炒香
而碱水粽则是晶莹剔透的金黄色
配上自制加央(Kaya)或者白糖滋味无穷

拿起两片深青色的粽叶长短交叠
打个折做成三角菱形杯子状
先放一点炒好的米
再放一些我最爱的黄豆
然后是肥猪肉和咸蛋黄
再铺上黄豆和米
把粽叶折盖好
再用草绳用力地绑好

一个一个粽子被草绳结成一串串
烧水滚开了之后放进大锅里头蒸煮
几个小时之后就会有香喷喷的粽子可以大快朵颐了!

以前
我总爱待在嬤嬤旁边
看着她熟练的手裹那一个一个的粽子
而蒸煮好的粽子
也常常被做了不同的记号以区别
姑姑喜欢吃肥猪肉而且有加栗子的
我们要吃多黄豆和瘦猪肉
谁又偏爱咸蛋黄所以有加料的版本

一颗一颗的粽子
炒米,裹粽,蒸煮
她不假手于人
她那慈祥丰厚的爱
把我们每个人结在一块

小时候的我不懂
渐渐长大之后我才知道
她是我们家的粘合剂
有她在的时候
大房子总是热热闹闹的
逢年过节
大人小孩齐聚一堂
谁的生日她都不会忘
谁的口味喜好她最清楚

今年
亲爱的姑姑裹了粽子给我们送来
我吃着美味的粽子
似乎和回忆一样的味道
她的手艺被传承了下来
可是她的地位却无人能取代

端午
可以回家过节的
就回去陪陪爸爸妈妈亲人吧!
不管有没有吃到粽子
都愿大家528端午节快乐!

宅男

上周看到香港一个节目
说明现在香港找工困难人浮于事
我也知道现在经济不好
也许很多人被裁员或找不到工做
可是却没有太确实的认知到底经济有多不好

公司最近在办公室贴起来了招聘启事
大力鼓励员工介绍亲朋戚友来应征
推荐者一旦被录用且工作期满三个月
则会给予多少多少的介绍费
(从事资讯业的,有兴趣者可联络我:-p)

最近大伙都开始忙翻
很多同事都得兼顾好几个项目的内容
越来越多工程要开始
难怪公司想要请人想疯了

相对的
麻纱的屋友
也是包租公的孩子
自从麻纱搬进去开始
到现在好歹也有三四个月的时间了
他还是“失业”闲置在家

听说麻纱还未搬进去的时候
他就已经辞职闲置在家
为的是要筹备他的考试
然而一个月一个月的过去
我也没有看到这个仁兄有工作的迹象

每次经过他的房门
不是电视剧就是打游戏机的声音
据麻纱观察以来
从来没有看过他步出家门
(除了出去阳台晒衣服)
三餐不是即食面就是他老爹拿饭盒给他

经济真的有这么不好吗?
找分工那么难?
不知道是好高骛远
还是真的会计领域如此难找吃
不过我们也不必说那么多
人家有老爹撑腰饭来张口
不必给家用养家不必供车供楼
难怪可以当个闲人天天追剧打电动

我们劳碌命啊…
羡慕不来的
要我过一个礼拜这样的日子我也大概发疯了
比起“宅”的程度
真的是甘拜下风啊…

马来西亚有我猜类似的专题节目么?
若要征宅男又有介绍费的
请联络麻纱
保证绝对宅到百分点\^O^/

理由

不知该归咎于星座
或者是女人的特质
很多事情
我都是想做就做
很多时候没有理由

有的时候这周突然想要吃素
于是我就做了
同事问为什么
我就要想一个理由来解释
1)比较健康
2)因为我妈叫我吃素
3)为了环保

我一直都偏爱穿短裤
男友也知道
有时他叫我穿长裤
我总会推托说热、不舒服
在台湾的某一天出游
我突然穿起牛仔长裤
他问说为什么
我为了想一个理由烦好久

有时候就是想要这样做
我自己也搞不懂背后有没有理由
也许
1)我怕晒黑
2)我怕蚊子叮我
3)我胖了,要遮住赘肉
4)想穿的衣服配长裤比较好看

偶尔
也为了一些不像样的理由做一些事情
比如,特地带洋装去台湾穿
为什么要穿洋装?
1)因为马来西亚没什么场合可以穿
平时出街可以穿啊…
1)不习惯出街穿洋装
2)其他人会用奇怪眼神看我
3)觉得在大马穿洋装有点像傻瓜

某一个星期
突然不想驾车回芙蓉
于是大费周章地搭车去某个地方
让姐姐和朋友来接我一起回芙蓉
然后星期天晚上还得到姐姐处借宿一晚
隔天老早又得爬起来搭轻快铁转巴士的去上班

有的事情
如果我想到要去做
就算麻烦
我也会乐意去做

我想我是个怪人

你问我为什么要写这一篇文章?
嗯… 让我想一想理由…

B型人

在雅虎奇摩部落格
一个台湾女生
分享她身在日本东京上班族的生活
东京OL中古小姐

读她的部落格觉得蛮有趣的
尤其是读到一篇有关于B型人的文章
面试时千万不能说的事

原来在日本东京
身为B型人是会被攻击的
真的闻所未闻呢!
麻纱这个B型宝宝津津有味地继续读下去…

P/S: 附注,下面某些篇幅文字和图片截自中古小姐以上文章


嘴裏有毒 但心是玻璃做的B型人

日本人对B型人的认定:
☆我行我素
☆根本不合群
☆做事毫無計畫,對於未來過分樂觀

日本人甚至还写书「だからB型だって言うな」(不要问我这是什么意思)勉勵B型人不要把所有錯都歸到你的血型上;

關於B以下論點和圖片引用自「B型 自分の説明書」這本書
P/S: 转载自中古小姐的文章

嘴裏有毒 可心是玻璃做的

痛恨被誤認為A
但很喜歡和自己一樣是B型的人

麻纱∶还好吧,没有特别的感觉,不过的确会比较欣赏B型人(我妈)。


周圍的人都很賣力的時候B型的則絲毫提不起勁
周圍的人不怎麼熱衷時B型人才會一股腦的投入


麻纱:这可以解释为不跟潮流不跟风吗?^+++^

睡覺時很害怕腳會露在被子外面 總是擔心會被誰抓走似的


麻纱∶这,我不知道是不是血型关系,可是我睡觉时都一定会盖被!


和哪個誰一起走路時會突然想玩起躲貓貓


麻纱∶不会吧…

不喜歡別人推薦的東西 因為凡事都想自己選


麻纱∶我的确会比较喜欢自己选,除非我很懒,或者对方推荐的刚好合我心意。

不愛把有價值的東西當做價值品
反而喜歡為沒價值的東西創造價值


麻纱∶哈哈,这可以解释为不追崇名牌吗?:-p

庆祝


不同的家庭总会有自己一套方式吧
我们家人的生日都不怎么样会大肆庆祝
当我家阿嫲还在的时候
她总是可以记得家里每个大小的生日
翻翻那厚页的老式每日撕页日历
你会看到标明着谁谁的生日
哪天是什么什么的诞辰

当天
全家人都会聚集在祖屋
准备吃的喝的放一桌
有时候是外带的肯德基和披萨
有时候是姑姑拿手的炒粉炒面
有时候是马来西亚风味的沙爹和煎饼
不会少了一个插了该有岁数的蛋糕

看回以前的旧照片
围在一起拍一张大合照
不管是谁的生日
负责唱生日歌和吹蜡烛的总是小孩
大家脸上挂着快乐的笑容
生日被满满的亲情围绕

而和朋友庆祝生日的经验
相对来说,少
过去这么多年从没有开过生日派对
当然生日当天朋友也是会送上祝福
也曾经收过朋友送上的礼物
只是比较少一起“庆祝”这个模式吧…
所以很幸运的从来没有被捉弄被砸蛋糕
出来工作之后也多是和朋友一起吃个饭当庆祝
没有很热闹没有太多花招
不代表我们的感情不好

出来工作三四年
前面两年工作还是要给它努力工作到夜深
没有刻意的庆祝
最后一次还在旧公司的生日
没有预料的被叫了进去茶水间
等待我的是一个蛋糕和一份惊喜
去年一班同事知道我生日会请假
还特地预先约我吃午餐
然后窝心给我准备一块蛋糕

去年也度过了一个很不一样的生日
除了有阳光沙滩和漂亮的海
还有一个生日的惊喜
一班不认识的陌生人为我拍手唱生日歌
还吃到一个很有“原始风味”的蛋糕

同样的日子将至
大家不免俗的问如何庆祝
只是淡淡回答说会回家

临近下班的时候经过茶水间
很巧的是看到别部门的同事在唱生日歌
经过的时候不禁微微一笑
曾经熟悉的场景
然而心底却是坦然也并无酸溜溜
很多事情不止有一个模式而已

反而是下午的一则即时通讯息让我很感动
旧同事捎来一句早来的生日快乐
已经离职了半年多
难得的竟然还有人记得
现在的Facebook, Friendster等等都太方便
大家不必设备忘录也不怕忘记会错过谁的生日
可是旧同事并不存在于我的社群当中
想必他是有记事本或其他方式把各个同事的生日记下来

明天就会回家了
迎接我的会是有点吵可是很可爱的家人
吃吃喝喝喧哗嬉闹又度过周末两日
已经送上生日祝福的
在这里说声谢谢

还有一小时多
就正式踏入二十六
在十二点的交集
安安静静地等待和倒数
这种感觉很好

小蚊子说:
就算没有人对自己好,也是要好好的善待自己。

麻纱则说:
不管别人怎样对自己好,自己还是要好好善待自己!

好好的善待自己
我和我自己庆祝这即将来临的24小时
安静的 和少许兴奋
如果我想让自己幸福
有什么可以阻挡的了?
祝我生日快乐
其实不是一首悲伤的歌

吃到冒火的港式点心

已经是过了好几个星期的事情了
不过本着好事要褒扬坏事要张扬
当然要BLOG一BLOG来为他“宣传”一番

前几个星期的一个周六早上
我和家人一起到芙蓉的明阁酒楼吃点心
酒楼很大,可是工作的人很少
坐下来等了一会才有人来招待和点餐
我们眼明手快招来了炸食的推车
先点了几样炸的点心
然后就吩咐侍应生帮我们拿蒸的点心
得到的回应是:蒸的点心卖完了,要等

作为一家像样的点心酒楼
在周末这样旺的黄金时分
你却要让客人空等着二十到三十分钟
没有虾饺烧卖等等蒸的点心上桌
这像话吗?

这不是最离谱的
我点的叉烧包在我重复说了第四遍才来
(有向相同的人也有向不同的人吩咐)
真的有点佩服我自己的耐性

问题是整间酒楼虽然坐了很多人
可是其实侍应生们也不是太忙碌的
当然啦,点个叉烧包也要说第四遍才会来
而且蒸的点心又“全部”卖光了
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们忙碌的
好几个侍应生在远远的一端守着空的蒸点心笼子在聊天
对招手的客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那个所谓的领班还是经理只是会站在包笼的旁边
看到人偷懒也不管(可能自己也参与一份)
也不会穿梭一下大堂看看客人有什么需求
总结,服务差到了极点

下面随便贴几张点心的照片
炸的点心很多都凉了
蒸的点心出来之后也不觉得有太出色
可能是等到上火吃龙肉也没味道了

凉了的炒菜头糕

干干没有汁的酿茄子

不脆的炸salad虾

等到花儿也谢了还没来的叉烧包

很普通的蒸烧卖(早知不浪费我的时间去等)

虾饺,普通。一夹起来,皮和内馅说bye bye了,各自分开吃。

如果不是芙蓉的选择少只有这一两家点心酒楼
我绝对不会踏足这里
结帐的时候向那位安娣投诉
她事不关己的对她隔壁的年轻人(应该是老板的儿子)说:
听听看客人的意见吧…
年轻人也只会不大诚恳的回应一句:不好意思
我可以说不好意思,说服务和食物都让我非常不满意
然后要求你退款给我吗?

这样的服务态度
不见得多出色的点心
比外面搞价位的收费
我只能说,没有下次
喜欢自虐的朋友,欢迎你光顾芙蓉明阁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