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

好像才眨了一下眼
就过了三十一天

明天就八月了
而太忙碌的七月
没空让我去无聊数日子

还好
心情是愉悦的

好在
日子忙得很充实

好在
可以期待和好友聚会

好在
八月终于有公共假期了

好在
预定月尾和姐妹帮去出游

好在
我很快就可以和你说
亲爱的
欢迎回来

Advertisements

忙啥

近几个星期好像很忙
从早到晚
也没预料自己会这么忙
事项一个接一个的来

软件开发期忙是理所当然
进入了品控测试阶段
虽只负责支援也忙个不停
同事抛来一个又一个问题
忙着见招拆招

绝大部分都不是问题
可是却要花时间去检查和确认
也真的够让我忙碌

这个星期碰上要去上开发程序课程
白天上课
晚上上班
该怪我的尽责?

所以久违的老朋友又回来拜访我
好久不见了:
熬夜工作的日子
凌晨一点还在办公
隔天的熊猫眼和钓鱼
周末窝在家里写程序
别来无恙?

The Shape Night Run09


不是跑步跑上瘾
只是想慢慢培养持续跑步的习惯
当然参加这种公开大型活动是一个方法之一
因为会逼着你自己常常保持练习

这次的跑步是在布城举办
特别的是在晚上进行
还好路痴麻纱没有迷路
迷迷糊糊的跟着路牌指示
从白莎罗到蒲种到布城
顺利的来到了跑步地点

因为有了上一次SCB的经验
这次比较不会感觉到压力
因为是自己一人驾车去参与
到的时候有点早
就随便到处走走逛逛拍照
非常写意

平时跑步都是在早晨
这次的活动是在晚上举办
而且布城附近都布满了灯光闪烁的建筑
对麻纱来说是一次特别又美好的经验

开跑前段我是以比较轻松和舒服的方式去跑
一边跑步一边欣赏周围的夜景
跑了大概4-5公里
觉得速度实在有点慢
所以就加快了脚步继续前进

这次的路程其实比上次SCB的来得长一些
不过不必追名次也没时间限制所以没压力
和上次SCB跑步的不同
这次跑步是在晚上
虽然也有不少人参与
可是跑步的过程里面
很多时候都是很宁静的

可以想象说
一个人跑着宽阔的马路上
四周没什么车辆
一切都是静止和安宁的
唯一在动的就是自己
那种感觉很特别

跑过了围绕着雄伟建筑的圈
跑过了三座美丽的大桥
一小时二十五分过去
我又跑到了刚才起跑的地方
来到了终点

我想
我是爱上了跑步挥洒汗水之后的振奋和满足

P/S: 这次跑步提供的Goodie Bag蛮好康的,有T-shirt, 1个bag, 手巾towel,蔬菜零食,nutribars,营养产品,洗发水,运动饮料等等,足以抵消报名费RM30 😀

公司家庭日

ibmfamilyday09

上个星期六公司有个所谓家庭日
虽然未婚没小孩还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情去了
地点是莎亚南的Extreme Park
长途跋涉的还好有同事的顺风车

地方很大
人也很多
可是节目有限
玩什么做什么连拿吃的也要排长龙

去到先吃了个早餐
早餐有椰浆饭,炒面,鸡肉派,马来糕等等
虽然不算太丰盛也足以饱腹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我们填饱了肚子之后
听到同事投诉说椰浆饭的sambal完了=_=|||
还好不必被逼吃没有辣椒的椰浆饭

之后各自自由行动
排队去玩射箭
完全没意外
五只箭全部落空
我如果回去古代靠打猎为生一定饿死

然后排队去画henna纹身
还好我们去排队的时候人潮还不多
所以排了十多分钟就轮到了
画师出手一画不到一分钟就搞定
还叮嘱我们要等四十分钟让它干透再抹掉上面的颜料

和我一起排队画henna的同事


我们美美的手,哇哈哈哈…


干了之后弄掉颜料之后就变成这样
好像还是黑色的时候比较酷也…

接着去排队画Q版真人素描
所有时间就是耗在这边了
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轮到
间中我还偷跑出去吃了午餐再回来继续排
午餐排队的人龙也不少
捧着盘子拿了黄姜饭、咖喱鱼、鸡翼一只(限一趟拿一只)、蔬菜等
就回位子狼吞虎咽起来
大概只有七分饱
可是太懒再去排队拿吃了

终于轮到我被素描
真是好不容易经过漫长的等待啊
虽然我觉得不是画得很像

不过不必钱的也不可以嫌太多
画的时候她问我有要求要画什么吗
我想了想就要求画穿三点式泳装好了
为什么?
现实生活中没这样的身材
只好画个画像骗骗自己了

晃眼几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又到了回家的时候
总结来说
家庭日还是蛮无聊的
(还是个人的关系?=_=|||)
哈哈哈
主办单位有待进步

依赖

好像一直以来都给人很独立的感觉
可能要很亲近的才有幸见识
本性很懒
所以喜欢依赖

我是惯性的依赖的

念书的时候
有固定的一班好友
我英文不好
总有赖好友帮我想句子
某些方程式想不通
得和好友讨论斟酌来解答
做好了的会计不知道对不对呢?
摇个电话和好友互相检查答案
一起温习一起做功课
一起嬉闹一起怀少女情诗
我们相依地走过那段青葱岁月

家里同辈的最小总是有好处
嬤嬤姑姑总是知道什么是我爱吃的
依赖着她们的好手艺把我喂饱
手工不灵巧有嬤嬤帮忙补救
姐姐总是说我生活技能得零分
不打扫不洗衣不煮饭不收拾
我依赖着他们的照顾来过日子

若遇到生病的时候更是脆弱
咪,你摸摸看我是不是发烧了?
躺在床卷着被单弯成一只虾
来,去看医生;姐姐陪着
到时间吃药了没?妈妈叮嘱
发烧不要吃饭,吃面包吧;爸爸照顾

离开家到外地念书
开始训练自己的独立
虽然某些细微处还是依赖着
有人陪一起去上学
有人陪熬夜赶作业
有人不忘打电话叮嘱要吃晚餐
有人自告奋勇帮忙搬家
有人帮忙跑腿复印课文内容
有人提点明天的测验纲要
有人解答课业上的疑问

出来工作了
别人看我总是很能干的工作着
可是
做到很晚还是有人会送我回家
每到午餐晚餐时间总会被捉出去吃饭
多繁杂的问题坐下来一起讨论还是能想出方案
有一阵子总是带着期待早餐的心情上班
大伙儿一起出去享受美食的时光总是融洽
虽然工作很忙很累
可是却习惯了只要不是孤单的心就安稳
看电影有人陪
食物太多有人分一半
坐上车就开始睡觉,到家了会被叫醒
不必认路还是可以去逛很多地方

于是
我只会和某些人去逛街买衣服
如果她们忙
我就少一点败家

于是
我只会和某些人分享食物
如果自己饿了
随便面包饼干就解决一餐

于是
我只会和某些人看电影
若不在身边
我也没再留意什么戏在上映

于是
我只会和某些人唱K
因为没有了陪伴
KTV里面蔓延的都是孤单

我的依赖
由一天一天的陪伴而组成
相处久一点
我就习惯着你的习惯
哪天你不在
某间餐厅我已不再光顾
某首歌曲我已忘了旋律

我依赖着你
少了你就好像少了什么
吃饭睡觉看书听音乐
都仿佛不像自己

有人说我总是太理智
原来我还没习惯依赖你
我自己上班自己生活
我自己去跑步挥霍汗水
我自己去聚餐唱K试美味
我自己去读一篇悲伤情诗流泪
我自己去唱一曲饮歌沙哑

倦了,我在睡梦中用力抱紧自己;
哭了,我让枕头包容我的眼泪;
笑了,我把灿烂留在相片里;
习惯了,我拥有自己的疯狂,快乐和伤悲。

很多事情
总是不经意的慢慢的形成
依赖如是

依赖的人,忐忑,怕放不下,也怕被放下;
被依赖的,沉重,怕扛不起,也怕握不紧;

爱情是不是也是这样?
需要一点依赖
需要一点离不开

可以可以吗?

不知道这问题几时冒出来
只是最近都忍不住去想
我以后的生活会是如何呢?
我会和谁一起走到很老很老那时候?

以前的以前
一度
我觉得自己不会结婚
我也以为自己不会有小孩
我好怕承担那种责任

现在
我还是不确定我可以的

如果愿意诚实回答
其实我有如此的希望过

我希望陪我走的那个人
可以有健康强壮的身体
因为他要陪我好久好久
老了的时候还会陪我散步看风景
也许脚步蹒跚可是我们的手交握扶持

我希望爱我我也爱的这个人
有一份他喜欢而且付诸努力的工作
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了!
也许不必赚很多的钱
足以养家就好
我也不是个太爱奢侈的女人
柴米油盐我也愿意一起忧

我希望我的他
可以陪着身边
不需要贴身的二十四小时
可是该出现的时候最好还是别缺席

婚后可以不必孤独的自己睡双人床
煮的简单晚餐有人可以帮忙吃完
不舒服的时候有人递过来一杯温水
有假期的话可以结伴去陌生的地方走走
半夜听到奇怪的声音身旁有人壮壮胆
你知道女人总是胆小怕黑

某天若怀孕
半夜脚抽筋也可以摇醒身边的人
也可时刻陪在身侧
感受我肚里小生命一天天的孕育
一起期待步入生命另外一个阶段
参与着孩子一天一天的成长

年华一天一天老去
还有他欣赏我的美丽
记性一天一天的模糊
我愿意耐心的一遍遍叮嘱提醒

慢慢累积记录年岁的照片
并肩倒数每年的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这些我想要拥有的
会是奢望吗?

也许,我不是现在就想要一个答案。
可是,亲爱的,我会不会得到你承诺?
我又可不可以等到兑现的那天?

可以可以吗?

P/S: 这个时候,我正在听谢霆锋的“可以可以吗?”

误解

我现在才知道
媒体可以造成我们对某件事某个人很大的误解
虽然一直都知道谣言很可怕
媒体的一支笔一句话可以成就一个人
也可以毁掉一个人

人言可畏
我们有阮玲玉的先例

在他走了之后
我才知道被误解之后的真相(?)

没有所谓的漂白
那是患上了一种皮肤病
他是受害者

整容的疑云
是因为要修正在舞台发生意外而断裂的鼻梁

看看他以前俊俏的样子
根本就没有必要再去把鼻子垫得更高
他的种族一向有让人羡慕的深邃五官
和直挺的鼻子

乖张的行动
被丑化被抹黑的形象
牵扯了背后很多种族的歧视
和娱乐圈里观众读者希望看到“哗”的丑闻恶习

同性恋或恋童的倾向
我不知道事实的真相
可是我看到了事件背后
所谓“受害者”家属的贪婪
声称被性侵而索取大笔的赔偿金
但愿那笔钱真的可以洗涤他们的灵魂
虽然我觉得天堂已经容纳不了他们

我不是他的粉丝
我也很少听他的音乐
可是却也同意他对POP MUSIC有很大的贡献
他以一个黑人的身份在那年代发光发热
他以音乐和舞蹈征服了观众和歌迷
他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天王巨星

他离开了

我难过和觉得抱歉
为我的愚昧
为我对他的误解

Rest in peace,永远的MJ
你和你的音乐
永垂不朽

P/S: 此篇不是要指责媒体,请勿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