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钟

上周在光明日报副刊看到了一篇文章
题目是《够钟吃饭》
作者举例提到
好像一个人虽然肚子不算饿
可是到了午餐时间
很自然的走进了一家餐厅
看到有很多食物的选择
选了一个不算喜欢也不算不喜欢的意大利面
吃饱之后走出餐厅
竟然看到不远处有一家他很爱吃的海南鸡饭
可是已经吃饱了没有多余空间再吃
这样的现象,可称为“够钟吃饭”

很多人也许都是如此
差不多时候了
就算不饿还是要吃饭啊
随便挑个靠近的便宜的填饱一餐
差不多年纪了
该是时候拍拖交男女朋友
有人来追那就试试看
有人示好若还可以就接受吧
拍拖久了
好像不是不爱
可是好像也没有很爱
挑不出有什么毛病藉口来分手
这样下去结果
若不“婚”就会“分”

多少人就是觉得“够钟”
所以接受了爱情
所以踏入了婚姻
再被赶上了架子生几个小孩

旁边的人一直在催
别太挑剔啦
要求别太高了
快要踏上败犬行列
随便找个路人不嫌弃就在一起吧…

和朋友聊天时说起
她笑说她已准备好随时结婚
就是缺了个男主角而已
哪天真的有个不怕死的男生来求婚
说不定就这样嫁了

朋友本身条件不差
学历高薪水高身材高
我们都知道她不会来者不拒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
总是被追问几时婚期
照成婚姻恐惧或婚前忧郁患者剧增

这是城市人的悲哀吗?
够钟就要起床洗刷去上班
够钟就要出去吃午餐
够钟就关上电脑下班去
够钟就去找个人来爱
拍拖三五年也够钟要成家立室
好像二十五岁之后就没有权利单身

什么?你还没找到男朋友?
现在找个人拍拖一两年
然后就要筹备结婚啦
再拖孩子都生不出了
你三十岁才生小孩
挨大了孩子你也多少岁了?
生养孩子不容易要趁早啊!
多少人天天在你身边念以上的对白?
就算没放在心上都可以倒背如流了

已拍拖几年的
身边朋友一个个步入婚姻
以前被人催的婚后就开始催其他未婚的
听太多拍拖太久没结成婚就恋情不保
结婚吧都几岁了还不急吗?
感情已经淡了疏远了也不要紧
难道这时候你敢分手再找个新的?
那又要再花你三五七年呀!
结婚吧结婚吧婚了就一起昏吧…

很多人做着一样的事情
也许不代表它是对的
很多人过着够钟就吃饭的生活
对错也无需我们置评

现在已经是什么年代了
多少企业已经跟进了Fleksi-hour
三点才吃午餐不是罪过
中午十二点上班也没有错
我不需要够钟才交货
提前做好老板更开心
不必管我几点打卡只需要看我业绩如何
上班族偶尔太忙省了一个午餐是平常事

够钟吃饭可是还不饿
吃个三文治或甜点或沙拉也不是坏事
我想我有选择正餐的权利
你还怕我饿着吗?
请放心,我大可宣示本小姐最近节食!

Advertisements

廿年

这应该是十五年前,在我们的母校小学里留下的倩影,光阴似箭啊!

出来社会打滚快要五年
就是说已离开了象牙塔五年
再往前推算
初中五毕业离开中学已有十年

还记得小学教室的旧模样吗?
当初离开到现在已有十五载
还想得起小学一年级初入学的情景吗?
不知不觉
我们竟已相识了廿年

二十年
现在占了我总人生的三分之二
很多很多年之后
它占的比例会相对减少

芙蓉中华小学
我的母校
懵懂的七岁稚年
跟着很多同龄的小朋友
一起上学求知求学问

红黄蓝青紫橙
每一个级别都有六班
一青、二黄、三红、
四紫、五紫、六红;
小学麻纱还算混得可以
二年级挤进所谓的好班之后
也没有太难看的跌班过

一年级的时候也许因为高挑而被选为班长
这是麻纱求学生涯中唯一一次当选
(歹势)从来就不是好学生模范生的料子
因为是班长所以很常当班代表
参加了唱歌、讲故事、画画、数学、华文
林林种种各类型的比赛
当然也只验证了我完全没什么艺术细胞

从二年级开始
就认识了一班一直相处到小六的同学
忘了是什么缘故让我们如此投契
一起上课学习、参加课外活动、打闹玩乐
单纯的小学生涯
就算有勾心斗角也只是:
“我跟你好,你不要跟谁谁谁好…”

也许小学时功课压力没那么大
六载学校生涯种下了我们很多共同的回忆
记得我们一起打篮球、羽球、乒乓;
放学之后总要“霸占”场地玩jumping(人盯人,大概有五六关,一个守另一人要闯关的游戏)
食堂的美味和琳琅满目的零食让人乐而忘返
星期一和五的清汤配上辣椒酱够滋味
星期二的咖喱辣沙让人又爱又恨
星期三的椰浆饭猪肉碎或辣椒叁巴让人难取舍
星期四一碗米粉面一碗粥捞在一起吃这才过瘾

小学时期的顽皮事多萝萝
候车亭捉壁虎吓人不是男生的专利
放学后草场上奔驰课室里玩捉迷藏
大热天气最好就是去学校后院买汽水消暑
班上小八卦说是非嘴巴不曾停
大考小考考不停说到读书温习就苦哈哈
严师才能出高徒大家掌心都尝过藤鞭的滋味
稀里哇啦有苦有乐的小学生涯
不知算长还是短的六年却毕生难忘

今年农历初七
有幸和几位昔日旧友重聚
大家都散布在不同的工作岗位和地点
也许三五七年才会约出来见个面
我们都长大了许多
玩闹起来还是如昨日孩童
斗嘴的打闹的玩笑的
大家都在发掘那发黄的记忆
找寻昨日曾发生过的点滴

还记得谁谁以前和谁最要好
谁和谁在小六时不知何故吵了架
学校里的老师大多退休了吧…
还记得以前学校那条我们奔跑的长走廊吗?

玻卉从前就五官深邃有神
长大落成了美人胚子我一点也没怀疑
还记得当年她不随我们进入同所中学
差点在同学圈中闹了场小革命

淘气宝珠是最常随我留校玩乐的人
原来我也做了免费“保镖”好几年
年纪轻轻她就已经是少男杀手
小学生涯里绯闻是从不曾间断

雪兰很多时候在我们堆中较为安静
被起哄打趣也都只是腼腆的笑
不过谁也不看小看她的运动神经
随便一个铁砂掌拍下来会让人“留痕”几日

口齿伶俐的美玲是和我不相伯仲的高妹
若没和我斗嘴吵闹反而会担心她是否病了
直来直往说话狠准我们都知道其实她是坦率
含沙射影指桑骂槐那些招数自是炉火纯青

还有因故未能出席的雪莉
还有自中学初期就失去联络的凯莉
这些以前形影不离一起走过青葱岁月的姐妹淘
现在想起以往的点滴旧事故心底还是很温暖
难得的缘分让我们相识相知
人生没几个二十年
而小时候就认识结交的朋友更是难得

老朋友们
愿你们新一年里万事顺心
平安,健康,快乐。

P/S:要常联络啦!

继续阅读

新年,今年

新年前看了一个颇有意思的短片
是关于四个老人:和谐、平安、财富、和成功
如果只能邀一个老人进来你的家
你会挑谁呢?
有的人渴望成功
有的人热衷于累积财富
有的人只求平平安安
可是,你知道吗?
只要你请进了和谐老人
财富、成功和平安三个老人也会随和谐一起进来

家和万事兴
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智慧
千年之后的今天仍然用得着

今年的新年特别有意义
因为它再一次把我们一家人聚集一堂
年三十晚除夕夜团圆饭
看着姑姑忙碌着张罗东西
她总是闲不下来
而最大欣慰就是看到孩子孙子们吃得开怀
大表哥大表姐小表哥各自的家庭
开枝散叶后家族成员增加至十多二十人
小瓜们跑来跑去的在嬉闹玩耍
二十多年前我也有这样的童年丫!
最大的侄女颖芯已经十五岁
她说怎么觉得老家变小
其实是因为我们都长大长高了

那院子里的秋千架还是旧模样
坐在上面荡一刻
让回忆在脑海里绕一圈

这个老房子住了好几代的人
表哥表姐们的童年到长成
我和姐姐的青葱回忆
到侄女侄子他们这一代
岁月匆匆
有我们至爱的,离开了
有自己买了房子的,搬出去了
还留下来的,留着作伴
老房子平时静悄悄
也总是过年过节家人回来时
才显得热闹

除夕夜团圆饭
捞生是少不了的重头戏
大伙还得分大人小孩两座
就只缺了远在新国的小表姐
年初一再回到姑姑家拜年
这是二十几年来不变的常例
下午再到外婆家待到晚餐后
充实的农历新年第一天就这样过了
年初二姑姑说要在家做火锅
一家人围炉吃火锅“打边炉”
姑姑还特地煮了阿芯很想要吃的“烧猪骨”粥
大家都吃得捧腹而归
年初三换个地方
到大表哥的家去拜年
然后他再请我们到附近的餐馆吃晚餐

新年几天过去
总结就是一直在吃吃吃
满足了口福
可是难为了肠胃
过年之后看来有段辛苦的减肥之旅要踏上

新年
回家最好!
云方表姐
我们等着你回来再捞生哦!

新年来咯!

好快好快
今天就是年廿九了
明天家家户户团圆吃年饭
后天就是大年初一

今年的农历新年虽然落在二月中
实际日子是比往年迟
可是感觉怎么好快啊它就到了

新年前后碰上有工程进行
所以也没特别多拿假期
做到最后一天(今天啦!)才收工
年初三晚上就要回来这拥挤的城市
因为初四就要回到工作岗位了

打算明天一大清早才驾车回家乡
希望不要塞车得太严重咯…
各位游子们有回家过年吗?
驾车的搭车的都祝愿你们安全到家
新一年事事顺利
恭喜发财
新年进步!

吃苦常乐

近日和友人聊起配粥吃的罐头菜心(腌制品)
她说小时候她很常生病
生病时就要吃粥
配着罐头菜心
所以现在大了
就很讨厌吃罐头菜心
会让她想起以前生病的情况

其实
麻纱小时候也是个药罐子
三不五时就生病
和诊所的医生护士“麻吉”得很
过年护士都会给我红包
还可以和医生讨价还价
黑色的药水很难吃我不要
我要橙色的
毕竟五颜六色种种的药水
我都已一一尝试过

生病时
就伴随着吃药吃粥的记忆

我还记得以前小时候一发烧
嬤嬤就会给我吃“万宝丹”
那苦苦的药粉放在一个汤羹里
配少许水化和
小小的我总是很勇敢
我不怕吃药
一口吃完
嬤嬤总赞我“班耐”(Pandai,本领的意思)
然后含着一颗加应子在嘴里

吃的药很苦
可是
有那一双温暖的手
总会在我额头殷勤探热
那在我吃完药之后
对我鼓励的微笑
麻纱觉得,不苦

吃药前总是要吃东西垫胃
白粥配罐头菜心、豆鼓鲮鱼
她从碗的边缘慢慢的舀
放近嘴边轻轻的吹
小心烫哦!
每次家里有人去拔牙
回到家总会有一锅肉丸粥等着
雪白的粥漂浮着那饱满的肉丸
肉丸是她万能的手一颗颗捏出来
记忆里吃粥的记忆
很甜

小时候姐姐是比麻纱健康强壮的
可是小麻纱很勇敢的
不怕吃药
不怕打针
不怕拔牙
是经验累积集成胆量?

每一次经历了这些麻纱“不怕”的
总有一个鼓励的微笑奖我
就为了听一句“好乖的”
就为了听那句“班耐”

肚子涨风疼痛难耐
有她用丑草帮我擦全身
用鸡蛋来帮我散热的记忆
睡觉时无解为何膝盖总是疼痛
她每次会帮我擦药酒和拍打行血
那熟悉的房间熟悉的被子
总有那股“红花油”的味道
她总是不耐其烦的帮踢被的我们
重新盖好棉被
就是怕我们着凉

那张我至今还盖着的被子
是她用纸板把废布料剪成三角形
然后以图案花色配搭凑成一个方
再用那古董车衣机做成一张大被子
世上独一无二也千金难卖

虽然小时候生病的记忆很多很多
可是我多么幸运的有家人给予的爱
尤其是自小看顾我的阿嬷
所以所有点滴的回忆
吃苦,却尝(常)乐。

谢谢您,所有还在我身边的。
和,最亲爱的您,仍在天上给我庇佑。

大日子

盼望已久的
终于来到
开心
满足
非笔墨形容

这个星期日
咱家的大日子
血浓于水
重聚于一室
系之以情

我期望
一切如那旧日
大家欢畅
合家团圆
不分彼此

可以像回到儿时般吗?

那时
和蔼的她仍在
笑吟吟的看着一家大小

如今
愿天上的她保佑
咱家这次重聚顺利圆满

我相信
她一定会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