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常乐

近日和友人聊起配粥吃的罐头菜心(腌制品)
她说小时候她很常生病
生病时就要吃粥
配着罐头菜心
所以现在大了
就很讨厌吃罐头菜心
会让她想起以前生病的情况

其实
麻纱小时候也是个药罐子
三不五时就生病
和诊所的医生护士“麻吉”得很
过年护士都会给我红包
还可以和医生讨价还价
黑色的药水很难吃我不要
我要橙色的
毕竟五颜六色种种的药水
我都已一一尝试过

生病时
就伴随着吃药吃粥的记忆

我还记得以前小时候一发烧
嬤嬤就会给我吃“万宝丹”
那苦苦的药粉放在一个汤羹里
配少许水化和
小小的我总是很勇敢
我不怕吃药
一口吃完
嬤嬤总赞我“班耐”(Pandai,本领的意思)
然后含着一颗加应子在嘴里

吃的药很苦
可是
有那一双温暖的手
总会在我额头殷勤探热
那在我吃完药之后
对我鼓励的微笑
麻纱觉得,不苦

吃药前总是要吃东西垫胃
白粥配罐头菜心、豆鼓鲮鱼
她从碗的边缘慢慢的舀
放近嘴边轻轻的吹
小心烫哦!
每次家里有人去拔牙
回到家总会有一锅肉丸粥等着
雪白的粥漂浮着那饱满的肉丸
肉丸是她万能的手一颗颗捏出来
记忆里吃粥的记忆
很甜

小时候姐姐是比麻纱健康强壮的
可是小麻纱很勇敢的
不怕吃药
不怕打针
不怕拔牙
是经验累积集成胆量?

每一次经历了这些麻纱“不怕”的
总有一个鼓励的微笑奖我
就为了听一句“好乖的”
就为了听那句“班耐”

肚子涨风疼痛难耐
有她用丑草帮我擦全身
用鸡蛋来帮我散热的记忆
睡觉时无解为何膝盖总是疼痛
她每次会帮我擦药酒和拍打行血
那熟悉的房间熟悉的被子
总有那股“红花油”的味道
她总是不耐其烦的帮踢被的我们
重新盖好棉被
就是怕我们着凉

那张我至今还盖着的被子
是她用纸板把废布料剪成三角形
然后以图案花色配搭凑成一个方
再用那古董车衣机做成一张大被子
世上独一无二也千金难卖

虽然小时候生病的记忆很多很多
可是我多么幸运的有家人给予的爱
尤其是自小看顾我的阿嬷
所以所有点滴的回忆
吃苦,却尝(常)乐。

谢谢您,所有还在我身边的。
和,最亲爱的您,仍在天上给我庇佑。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吃苦常乐

  1. 清粥配罐头菜心是经典的中餐哩~我刚来KL读college 的时候,吃最多的就是这个了。

    以前老奶奶的秘方都很好用,他们懂得以五行制五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