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无我?

身边有这样的朋友
每次谈恋爱总是全情投入
若有聚会活动她大小姐鲜少应约出来
要不就是来参加了却心不在焉
猛检查电话看男友有没有打来
又频频看表顾时间怕回去得太晚

单身和拍拖前后简直就变了个样子
现在好歹已经二十一世纪
还有男人会阻止女友出去和朋友见面吧?
(而且还是和同性不是和别的男人呢!)
只不过是吃个饭看场电影却好像在做坏事
想要去唱个卡拉OK还得编个理由掩盖过去
需要如此吗?

每次看她谈恋爱
是一则喜一则忧的
喜的是看她感情有着落
忧呢怕她不知能不能坚持久
歌曲也这么唱着:
“我总太爱人
逼到爱人变了朋友再变生疏”

感情太投入
既容易沉溺和盲目
你也许不介意无条件付出
可是接受的人也许也觉沉重?
爱得歇斯底里
爱得没有自己
时时刻刻担心
握得太紧的手怎不会觉痛呢?

看她爱过几回
也伤了几回
好像也没学乖也还学不会
拍拖还没到三个月
就似乎有了非君不嫁的想法
有时候太紧张一段感情
反而会弄巧成拙

问她选此君的理由
她说她只求安稳只要对方是个好人
听得我哑口
而此君的择偶条件也相若
要求女友乖巧贤淑不会去“蒲”
这点两人倒是相似
也真是有缘凑成一双

如果谈一场恋爱
就得让人六亲不认
这样霸道的爱情我倒宁愿拱让了

我一直觉得
谈恋爱是让你透过爱一个人
来更了解自己
找到自己可以成长改进的地方
升华成为更好的人

我也是这么认为
谈恋爱是以你觉得舒服的方式
和你所爱的人磨合出如何相处一起
不是要你完全丢弃掉你自己本来的生活
完全需要迎合依照别人的意愿和喜好

好的恋爱
应该是让你找到自己
让你因为能够去爱人
而肯定自己
让你因为被爱
而更疼爱你自己

女孩
若你恋爱了
却失去了自己
那和你谈恋爱的人
他爱着的
是谁?

做错

现在出来工作的人
实在很少遇到有责任感的
委任了一个项目
负责的人随随便便做完就呈交
就连最基本的检查核对也没有
是觉得说别人有义务帮你检查你做的事项?
做错了的人还大刺刺的一点儿也不惭愧
反而有点抱怨你找到错处要他重做
也不去反省下
若不是你自己做错
别人怎会挑你错处要你重做?
别人额外的帮你检查到错处
至少可以避免以后被客户发现有错
到时候让公司蒙受金钱或名誉上的损失
所以丫
现在工作真不容易丫!
别人做的事项
你也要帮忙核对
如果你没有检查到对方有做错
那就变成你的错了
于是
你就看到公司里面尽责的人就忙到死
那些闲闲在摇脚的就是工作随便做一下交出去
反正天大的祸闯出来还是压不到他
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去
我都没眼看

做姐妹

没有防备之下
突然被两枚粉红手榴弹炸到
还好只有惊喜而没有杀伤力
两位都是大学时期认识的好姐妹
终于终于
麻纱将有机会参加自己好姐妹的婚礼啦!
而且这次也是首次当姐妹团哦…
即兴奋又期待…

两个待嫁新娘
和麻纱已相识了快要十年
来自不同的地方
进入了同一所大学
所以就成为了好朋友

九月就要披上婚纱的她
我一入大学搬入学校宿舍
她就住在我对面房
我们两房的门很常都是开着的
大家你过来我过去
一起窝在房间谈天说地
一起交换煮不同口味的泡面
一起熬过了适应环境和学业的困难
搬出了学校宿舍
她就成为我的同屋友
一起住了四年
多少吃喝玩乐的日子
朝夕相处也共苦也同乐

看着她和男友情窦初开
看着她和他有过甜蜜也有争吵
甚至在那个闹分手的非常时期
听她说的那些委屈陪她一起掉眼泪
陪着她重复听着一遍又一遍的分手快乐
分不开的小俩口之后还是复合了
然后就一路走来
自象牙塔相识牵手到现在也属难得
当时的爱如此真纯
那些曾经的曾经庆幸他们一起经历

十二月待嫁的她
是和麻纱大学的同班同学
我们班里只有华人七人
所以大家格外熟落亲密
一起念书一起熬夜一起赶报告
一起出游一起玩乐一起走透透
学业上互相帮助
生活上互相照应
一起去找教授请教讨分数
一起去图书馆温习拼成绩
上课的日子自然粘在一起
放假时有计划还会一起同游

看着她在大学时期交第一任男友
也看着她在感情上的离合
她在爱情上是勇敢的
也坚定清楚知道自己所追求的
之后和现在的男友开始
他也是我们的班里
平时我们就常混在一起
近水楼台先得月
也非常有义气当我们的观音兵
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发生了这段情缘
毕业之后她离乡背井到有他的城市工作
走着走着走到结婚这一步大家都没感意外
身为朋友也乐见美事一桩

不是亲身姐妹
却在大学时培养出如姐妹的感情
如今好友要出嫁
当然少不了邀吾做姐妹
头一遭呢还连中两元

做姐妹到底要做些什么?
只是知道要负责想招数来“招待”兄弟团
还有什么职责?
到时候麻纱打算多拿几天假
顺便就去新娘的家乡走走玩玩
想到都觉得很兴奋了!
好久不见的朋友得以同聚一趟
不亦乐乎?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应该是时候开始减肥了=_=|||
要不然到时候礼服穿不下

信仰

新年期间出了状况
破财挡灾
人倒是还好好的
惯例的新年总是会去庙宇
拜个香求个签
如此一来
更是去得勤了
被拖着

家里的神明祖先
庙里的菩萨众仙
虔诚的心里默念
保佑爸妈 长辈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保佑我们一家出入平安
保佑大伙工作一帆风顺步步高升
保佑姐妹俩天赐良缘有好归宿

每次去庙宇
嗅到那弥漫的烟
闻到那一声声诵经声
心里总是觉得很踏实平静
不管是对着慈祥的佛像合十
或是对着静默的神主牌碎碎念
不管求庇佑的会不会被听见
能不能实现
然而还是会这样做
心会踏实一些
也许那是来自于信仰的力量

****
看了电影《The book of Eli》
凑巧的
它想说的也是信仰的力量
有些事情看起来很艰难
甚至是不可能被完成
可是因为心底有一份信仰的支撑
来自于虔诚的宗教理念
不管是来自于耶稣、佛祖、还是真主阿拉
所以可以忘掉身体上的局限和疲惫
勇敢无所惧也不怕艰难和失败
凡人的意志本薄弱
然而有信仰的加持
让人变得不凡

****
男友看完了电影问
虽家中有安神灵供奉祖先
偶而也燃香礼佛
可毕竟不是虔诚的佛教徒
对金刚经大悲咒没甚研究
六根未净也还放不下贪嗔痴
那么我们的信仰来自何处?

我想
信仰无处不在
从小孩到长大成人
所见所闻所学所思所想
也是信仰
父母姥姥教导我们的
给我们种下了信仰的根
学校社会种族熏陶感染我们的
一瓦一砖堆砌成型

虽然老祖宗飘洋过海来马已久
可是那三千年文化的扎实
礼义廉耻道德伦常
某些信仰还是根深蒂固于我们的思想中

我也记得嬤嬤教我
不是属于我们的东西
我不贪
我们该做的事情一定要办好
我总是尽力
做人要脚踏实地
我不好高骛远
做事只需对得住天地良心
我心里自有一把尺

小时候在她怀里听她呢喃的话
一句一句
没来得及用文字记录
却也成了我和家人秉持的信仰

****
有些女人
爱情就是她的信仰
以男友为尊甘为附属
如同行星围绕
若离开了他该如何自转?
旁人质疑为何所伴非良人
却仍然执迷不悟
因为她已典当自己于爱情
若失去了爱情
她也失去了自己

有些男人
工作就是他的信仰
年少操劳到年老
刻苦全勤也只不过薪金微薄
先是为自己打拼
然后为负担家庭打拼
再来为供养孩子打拼
忙忙忙待停下来的时候
已经来到生命的黄昏
一退休缺了寄托老人痴呆悄悄找上门

有些男人女人
梦想就是他她的信仰
也许旁人觉得他是傻子在做傻事
当局者却是乐此不疲甘心付出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
去度我们所做的好坏
值得与否
问己已足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一根拐杖
寄托信仰于不同的地方
从灵魂深处绽放生命的力量
支撑着我们
勇往直前

若你此刻有犹豫不决的地方
何不静下心来
问问
你的信仰?

多余

七十二家租客里面一幕
黄宗泽在街头被人逮住做问卷调查
小姐:“先生,请问你的父亲是男人,还是女人?”
黄:“… 你话呢?”
小姐:“先生,请问你细佬是男人,还是女人?”
黄:“…”
观众:(哄堂大笑)

普遍
如果在马来西亚有人问这样的问题
大概都会被问候祖宗
难道你妈生得你出来会是男人吗?

可是如果在国外
或者民风开放的
也许答案就不同
同性恋已经很普遍
变性也不是什么天崩地裂的事情
提供精子制造你的人
可能穿着高叉裙高跟鞋涂浓妆
你现在称呼他为“妈咪”
十年前没错你是有个妹妹
可是十年后你只有一个弟弟
和多了个弟媳

不过称呼这东西
还是得顺着性别改变而转换
对着麻辣天后宫
你可以称呼为姐姐、阿姨
如有不知好歹叫哥哥的
可能就等着收律师信了!

所以
问题如:你妈妈是男人还是女人?
多余又无聊
因为答案无外乎:当然是女人!
或者是:曾经他是我爸所以是男人
不过他之后转变成了她
所以现在是女人了!

广东人就有句这样骂人的话:
鬼不知你阿妈是女人?!
骂人多此一问多余白痴

放眼国内
华巫印和其他各族同一个社会
华人常去光顾印度嬤嬤档
马来同胞学做的海南鸡饭也不逊色
新年买柑的行列绝对不止华人
马六甲的satay cellup
就充分体会了各族文化交流的成果
既然如此
为何我们尊贵的政府
还是要花费好几百万去宣传
所谓的“一个马来西亚”?
我们都知道
马来西亚
也真的只有一个而已

你不知道你爸爸是男人吗?

极品

出来社会工作之后
你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
爱道人是非长短的
口说无敌做就无能为力的
没出半分力却厉害讨功劳的
只会拍上司马屁的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
做了十五年还是做同一职位的

好同事好上司好下属
往往可遇不可求
你只能期望不要遇上太糟糕的

职场如战场
很多菜鸟一开工就被安排工作
随便丢几本参考书或手册就当作经过训练了
麻纱一年前投入这份工作
没怎么被锻炼就被逼披甲上阵
新兵上路就本着
边做边学不懂就问的宗旨
尚幸一路上战绩还可以

前辈说得好
Dump you into the sea
Either you swim, or sink
把你丢下海,你不学会游泳就等着沉下去吧!
也许人在艰难环境中更能发挥潜力
养兵千日若不实战也终难成器

可是呢
话说有一个“极品”
远在三四个月前转入我部门
也非新人
只是之前负责开发的内容不同
初始几位前辈轮流给他训练
仔细周详地为他讲解产品的大纲细节
日复日几周已过去
再问该兄台对产品的认识
仍然一知半解且答非所问
让人无语

好几次上司要安排工作给他
他每次都推说对产品还不了解
没有信心接下任务
几个月下来此极品投闲置散
虽然每天来公司上下班
装成一副很忙的样子
可是实际上是半点儿贡献也没

麻纱能体谅某些人也许资质钝拙
学习东西需要比常人多几番功夫
可惜此君除了领悟和学习能力马虎
就连交际和态度都有问题
傲慢漠视的行为已经惹怒了一些前辈
连好脾气的组长也对其行径摇头
说是同组同事却从来没有和我们打交道
据说和他接洽过的人没一个能和他沟通
大多数都落得不了了之的下场

组内麻纱资历尚浅
所以还未和此君有任何交流
也觉万幸
大家河水不犯井水
尚相安无事

几次上司和组长提议
若麻纱有空看看能否给予此君协助
还好推手我还懂得一点儿
直接和他们表明
若极品有事前来相求
麻纱自当“尽本分”
然而若要我主动去插手他人之事
谁知会否落得个多管闲事之名?
我可不想被酸“老子做事还要你来教我?”

有些人啊
明明就没什么本领
偏偏自尊又比别人强怕被瞧不起
不敢开口承认自己的弱点
又不愿主动去请教怕失威
每天没事装忙装勤奋
却没看过他办成一件事

可怜上司和组长还要顾及他的感受
处处措词婉转仁慈
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他机会
还要替他维持名声
放着他这闲人无所事事
我们则要分担他不愿接下的活儿

我部门内从未有“新人”上任了数月还未办事
极品的“传奇”简直就已远近驰名
远至其他不相干的部们对此也略有所闻
别组经理也打趣说:“他还没开始工作?”

公司付我们薪水是让我们来办事
哪有如此闲米来养此闲人?
很难想象如果我是他上司
我大概会被逼疯了
应该没有如此好修养任他拖延

还好我只是小兵一枚
求神拜佛不要和极品有任何瓜葛交际
当然小兵也不是省油的灯
若有人要来踩活地雷
那就要有被“炸”的准备
工作这片净土我是捍卫到底的

暂时
静观其变

P/S: 很多公司就是有太多如此极品闲人,所以才没有工作效率和表现可言,全球经济也许就是因此而被拖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