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祝愿

今天早上又发了一场梦
我梦见我带嬤嬤去旅游

梦境里那个我们要去的地方
有点远有些曲折
可是我毫不放弃的
还是带着嬤嬤去了那个地方

梦里
我清晰的记得
我帮嬤嬤拍照
也把我自己摄入和她的合照里
我感受到那种带她去旅游的快乐
我也享受着那种达成的满足


是反映了
我在梦里圆现实不能完成的心愿吗?

梦里
我完全没感觉她已离开我好久
还是如以往的熟悉
那双满布皱纹的手
我如以前般一样的牵着

阿嬷
我很想你

婆婆最近病了
情况不是很好

上个周末连续两天我们都去探望她
因为生病她整个人都显得很憔悴
我仿佛从她身上
看到当日您的影子

我握着她那满布瘀青的手
手上那些抽血插针的针孔清晰可见
我用手梳理她一头白发
我轻轻按摩她显得无力的双腿

我想给她支持与力量
让她能够勇敢面对和战胜病魔
我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只能在内心里默默祈祷
和陪在她身边
缓缓用手在她背后安抚打圈

我轻轻的说:
不要担心
会慢慢好起来的
安抚她也说服自己

我担心婆婆的病
也担心妈妈太忧虑难过
我劝妈妈别想太多
很多事情担心也没帮不上忙
不如实际想办法来解决或改善

可是
我知道很多个夜里
她都无眠
看见她疲累担心的脸
我也很难过
在电话里给她叮嘱
要她好好照顾自己
不要让我们在外坡担心她
说着说着我也有些哽咽

事不关己
关己则乱
越是亲密的人
越是感受切肤之痛

阿嬷
所以当初我那么疼

阿嬷
所以我到现在还常常梦见

我虽担心婆婆的病
却还是可以坦然和冷静
然而更放心不下的
是总是想太多睡不好的妈妈

阿嬷
您在天之灵
替我保佑婆婆可以早日康复
也愿爸妈的身体健健康康的
好吗?

每一次入寺庙上香祈祷
我第一个许的愿
总是没变
从以前的
希望阿嬷婆婆长命百岁
希望爸妈姑妈健健康康
到现在的
希望婆婆爸妈姑妈长命百岁
健健康康

愿我身边的人都平安,健康
我已满足

Advertisements

转载:洋媳妇的教育方法

转载自Facebook文章

儿子去美国留学,毕业后定居美国。还给我找了个洋媳妇苏珊。如今,小孙子托比已经3岁了。今年夏天,儿子为我申请了探亲签证。在美国待了三个月,洋媳妇苏珊教育孩子的方法,令我这个中国婆婆大开眼界。

不吃饭就饿着

每天早上,托比醒来后,苏珊把早餐往餐桌上一放,就自顾自地忙去了。托比会自己爬上凳子,喝牛奶,吃面包片。吃饱后,他回自己的房间,在衣柜里找衣服、鞋子,再自己穿上。毕竟托比只有3岁,还搞不清楚子的正反面,分不清鞋子的左右脚。有一次托比又把裤子穿反了,我赶紧上前想帮他换,却被苏珊制止了。她说,如果他觉得不舒服,会自己脱下来,重新穿好;如果他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那就随他的便。那一整天,托比反穿着裤子跑来跑去,苏姗像没看见一样。

又一次,托比出去和邻居家的小朋友玩,没多大会就气喘吁吁地跑回家,对苏珊说:“妈妈,露西说我的裤子穿反了,真的吗?”露西是邻居家的小姑娘,今年5岁。苏姗笑着说:“是的,你要不要换回来?”托比点点头,自己脱下裤子,仔细看了看,重新穿上了。从那以后,托比再也没穿反过裤子。

我不禁想起,我的外孙女五六岁时不会用筷子,上小学时不会系鞋带。如今在上寄宿制初中的她,每个周末都要带回家一大堆脏衣服呢。

一天中午,托比闹情绪,不肯吃饭。苏珊说了他几句,愤怒地小托比一把将盘子推到了地上,盘子里的食物洒了一地。苏姗看着托比,认真地说:“看来你确实不想吃饭!记住,从现在到明天早上,你什么都不能吃。”托比点点头,坚定地回答:“Yes!”我在心里暗笑,这母子俩,还都挺倔!

下午,苏珊和我商量,晚上由我做中国菜。我心领神会,托比告别爱吃中国菜,一定是苏珊觉得托比中午没好好吃饭,想让他晚上多吃点儿。

那天晚上我施展厨艺,做了托比最爱吃的糖醋里脊、油闷大虾,还用意大利面做了中国式的凉面。托比最喜欢吃那种凉面,小小的人可以吃满满一大盘。

开始吃晚饭了,托比欢天喜地地爬上凳子。苏珊却走过来,拿走了他的盘子和刀叉,说:“我们已经约好了,今天你不能吃饭,你自己也答应了的。”托比看着面容严肃的妈妈,“哇”地一声在哭起来,边哭边说:“妈妈,我饿,我要吃饭。”“不行,说过的话要算数。”苏珊毫不心软。

我心疼了,想替托比求情,说点好话,却见儿子对我使眼色。想起我刚到美国时,儿子就跟我说,在美国,父母教育孩子时,别人千万不要插手,即使是长辈也不例外。无奈,我只好保持沉默。

那顿饭,从始至终,可怜的小托比一直坐在玩具车里,眼巴巴地看着我们三个大人狼吞虎咽。我这才明白苏珊让我做中餐的真正用意。我相信,下一次,托比想发脾气扔饭碗时,一定会想起自己饿着肚子看爸爸妈妈和奶奶享用美食的经历。饿着肚子的滋味不好受,况且还是面对自己最喜爱的食物。

临睡前,我和苏珊一起去向托比道晚安。托比小心翼翼地问:“妈妈,我很饿,现在我能吃中国面吗?”苏珊微笑着摇摇头,坚决地说:“不!”托比叹了口气,又问:“那等我睡完觉睁开眼睛时,可以吃吗?”“当然可以。”苏珊温柔地回答。托比甜甜地笑了。

大部分情况下,托比吃饭都很积极,他不想因为“罢吃”而错过食物,再受饿肚子的苦。每当看到托比埋头大口大口地吃饭,嘴上脸上粘的都是食物时,我就想起外孙女。她像托比这么大时,为了哄她吃饭,几个大人端着饭碗跟在她屁股后面跑,她还不买账,还要谈条件:吃完这碗买一个玩具,再吃一碗买一个玩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这身

有一天,我们带托比去公园玩。很快,托比就和两个女孩儿玩起了厨房游戏。塑料小锅、小铲子、小盘子、小碗摆了一地。忽然,淘气的托比拿起小锅,使劲在一个女孩儿头上敲了一下,女孩儿愣了一下,放声大哭。另一个女孩儿年纪更小一些,见些情形,也被吓得大哭起来。大概托比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站在一旁,愣住了。

苏珊走上前,开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她一声不吭,拿起小锅,使劲敲到托比的头上,托比没防备,一下子跌坐在草地上,哇哇大哭起来。苏珊问托比:“疼吗?下次还这样吗?”托比一边哭,一边拼命摇头。我相信他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托比的舅舅送了他一辆浅蓝色的小自行车,托比非常喜欢,当成宝贝,不许别人碰。邻居小姑娘露西是托比的好朋友,央求托比好几次,要骑他的小车,托比都没答应。

一次,几个孩子一起玩时,露西趁托比不注意,偷偷骑上小车,扬长而去。托比发现后,气愤地跑来向苏珊告状。苏珊正和几个孩子的母亲一起聊天喝咖啡,便微笑着说:“你们的事情自己解决,妈妈可管不了。”托比无奈地走了。

过了一小会儿,露西骑着小车回来了。托比看到露西,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抢过了小车。露西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苏珊抱起露西,安抚了她一会儿。很快,露西就和别的小朋友兴高采烈地玩了起来。

托比自己骑了会车,觉得有些无聊,看到那几个孩子玩得那么高兴,他想加入,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蹭到苏珊身边,嘟囔道:“妈妈,我想跟露西他们一起玩。”苏珊不动声色地说:“那你自己去找他们啦!”“妈妈,你陪我一起去。”托比恳求道。“那可不行,刚才是你把露西弄哭的,现在你又想和大家玩,就得自己去解决问题。”

托比骑着小车慢慢靠近露西,快到她身边时,又掉头回来。来回好几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托比和露西又笑逐颜开,闹成了一团。

管教孩子是父母的事

苏珊的父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听说我来了,两人开车来探望我们。家里来了客人,托比很兴奋,跑上跑下地乱窜。他把玩沙子用的小桶装满了水,提着小桶在屋里四处转悠。苏珊警告了她好几次,不要把水洒到地板上,托比置若罔闻。最后,托比还是把水桶弄倒了,水洒了一地。兴奋的小托比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还得意地光着脚丫踩水玩,把裤子全弄湿了。我连忙找出拖把准备拖地。苏珊从我手中抢过拖把交给托比,对他说:“把地拖干,把湿衣服脱下来,自己洗干净。”托比不愿意,又哭又闹。苏珊二话不说,直接把他拉到贮藏室,关了禁闭。听到托比在里面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喊,我心疼坏了,想进去把他抱出来。托比的外婆却拦住我,说:“这是苏珊的事。”

过了一会儿,托比不哭了,他在贮藏室里大声喊:“妈妈,我错了。”苏珊站在门外,问:“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我知道。”苏珊打开门,托比从贮藏室走出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泪珠。他拿起有他两个高的拖把吃力地把地上的水拖干净。然后,他脱下裤子,拎在手上,光着屁股走进洗手间,稀里哗啦地洗起衣服来。

托比的外公外婆看着表情惊异的我,意味深长地笑了。这件事让我感触颇深。在很多中国家庭,父母管教孩子时,常常会引起“世界大战”,往往是外婆外公护,爷爷奶奶拦,夫妻吵架,鸡飞狗跳。

后来,我和托比的外公外婆聊天时,提到这件事,托比的外公说了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孩子是父母的孩子,首先要尊重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方式。孩子虽然小,却是天生的外交家,当他看到家庭成员之间出现分歧时,他会很聪明地钻空子。这不仅对改善他的行为毫无益处,反而会导致问题越来越严重,甚至带来更多别的问题。而且,家庭成员之间发生冲突,不和谐的家庭氛围会带给孩子更多的不安全感,对孩子的心理发展产生不利影响。所以,无论是父辈与祖辈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发生分歧,还是夫妻两人的教育观念有差异,都不能在孩子面前发生冲突。

托比的外公外婆在家里住了一周,准备回加利福尼亚了。临走前两天,托比的外公郑重地问女儿:“托比想要一辆玩具挖掘机,我可以买给他吗?”苏珊想了想,说:“你们这次来,已经送给他一双旱冰鞋作为礼物了,到圣诞节时,再买玩具挖掘机当礼物送给他吧!”

我不知道托比的外公是怎么告诉小家伙的,后来我带托比去超市,他指着玩具挖掘机说:“外公说,圣诞节时,给我买这个当礼物。”语气里满是欣喜和期待。

虽然苏珊对托比如此严格,托比去却对妈妈爱得不得了。他在外面玩时,会采集一些好看的小花或者他认为漂亮的叶子,郑重其事地送给妈妈;别人送给他礼物,他会叫妈妈和他一起拆开;有什么好吃的,也总要留一半给妈妈。

想到很多中国孩子对父母的漠视与冷淡,我不得不佩服我的洋媳妇。在我看来,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美国妈妈有很多值得中国妈妈学习的地方

极品2

还记得我之前提过公司里的极品吗?
不知他不幸还是我不幸
老板还是安排了他和我一起共事
因为不能一直放任他不事生产
可是又没有人对他独立挑大旗有信心
所以就把我拉了进来
若有什么不对劲还可以亡羊补牢

和他接触了好几次之后
也慢慢的看穿了他的底牌
每一次若做错了什么
他总是会找一些堂而皇之的理由
让整件事情看起来不是他的错

我平时用三四天做好的事情
他拖了三个星期都还没有做好
而且做出来的东西错漏百出
接下来一个星期
累得我组长每天要花好几个小时
帮他找他做的错漏
然后教他更正
很多时候我组长干脆自己动手改
然后要他比对他两者之间的分别

他自己捅的漏子
却不懂得自己去收拾残局
一直要我组长帮忙
也许是组长施压的关系
他不得不(应该非常不情愿下,我猜)
来找我帮忙
他有求于我
还好没有很不客气
可是那种怪怪的脾气
和难沟通的性格还是没变就是
我也尽我能及的给予协助

后来他还好意思问组长说可不可以延期
我组长当然坚决说不
结果勉勉强强他才赶在限期交工
好啦
他把他做好的那部分交给我
我曾经再三和他确认他有没有做好测试
而他都说已经做好测试

结果我一看那些程序
就知道里面一定有不少错处
一测试就发现很多东西都是不完整的
而他说自己已经做了测试
摆明是睁眼说瞎话
换着是以前的我
大概是把东西摔回去大吼:
“这样的东西你也敢给我测试?”

不过麻纱年纪大了
也觉得没必要为其他人动气
当场也不愿找他当面对质
只是优雅的修书一封(email也)
点出他每一处的错误
要求他更正之后再给我正确的版本

当然
他也是得依靠我组长协助
才一一找到那些问题如何改正
今天给了我更正的版本
然后我再继续测试
又找到了另外一波的问题
很好
重复做之前的动作
退回去等他再修
明天再测就是了

我也不过是打工的
分内事还是要做的
你做不好的部分
我是不介意帮上一把的
你把事情做糟了
对我而言也没差
就是把你那部分接收过来改正而已
没有太正面的冲突

想想他也是蛮可怜的
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不知道外面的人对他的评价
一直认为自己没有错
别人的善意被曲解
别人的指路点明他又不接受
偏偏要照自己所理解的那套去走
可是理解又有所偏差
所以处处碰壁

组长已经放了风声
这件差事一完
可能又要有人事上的更动了
也许别处有更适合他的地方

考验爱情

昨天在FB上面看到了一个很瞎的视讯,一个好像是内地的娱乐搜查节目接受了一个男人的委托。帮忙他“考验”他的两个女朋友。

这个委托人(称之为甲),人也不算高大,外貌平平还有点中年发福的味道,不过号称自己身价资产有过百万。因为不确定他的女朋友是真心爱他,还特地隐瞒有钱人的身份,平时约会出入都选择一般老百姓平实的消费。

他的两个女朋友乙丙的条件都不差,一个是房地产经纪,另外一个是银行投资经纪,样貌算是姣好。

故事发展是节目找来了一个俊帅高大的工作人员(丁男)办充是阔气有钱人,对两女展开追求攻势。丙女初不为所动并委婉拒绝了,乙女在银弹攻势下(收到昂贵礼物)被攻陷,把甲男气得火冒三丈,两人闹得不欢而散自然吹了。

甲男当然认为丙女对他是真心的,进阶向她求婚,不过还是隐瞒家财状况,只是偷买房子和装修,打算新婚当天才揭盅。

不知是不是为了制作节目效果,当然不会这样就结束。丙女后来竟然再联络上了丁男,问他当初表白追求是否真心。她说她觉得男友有事隐瞒,求婚了也没谈将来和购屋打算,所以有些后悔。她说觉得自己应该可为自己追求更好的生活。

于是,甲男最后落得两头空的地步。
这一场爱情考验,可以说是三方(甲乙丙)都是输家。
赢家是谁?制作单位啦!
继续阅读

芒果核

昨天晚饭后
切了一颗价格不菲的印度进口芒果
一百克打折了也要价一零吉多
一颗大概要四到五零吉
比泰国或本地芒果贵不少

一分钱一分货
印度芒果果肉多汁又甜
吃得很过瘾
偶尔小小奢侈也不坏
麻纱从来就不会亏待自己
(这点我屋友是很赞成,
她一直都觉得我对我自己很好:-p)

从小到大
在家中吃芒果不少
皆因家里一众女流都爱吃芒果

我没有对芒果有特别喜好
(其实很少有我不爱吃的水果)
(除了杨桃不是很喜欢之外)
而且我也不大挑食
对于芒果
我比较钟爱它的核
喜欢那种捉在手上吮和啃的口感
一颗芒果核我可以啃很久
直到没有味道也不舍得丢

所以每次妈妈或嬤嬤削芒果
我就要她留核给我
不在乎要吃果肉

可是
她们疼我
每次总是特地削果肉薄一点
让果核留厚厚一层的肉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不懂自爱
也不懂为什么很多女生好像只是为了别人(爱情?)而活
我一直以为
疼爱自己对自己好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
每个人都自然而然的会去寻求快乐
可是为什么每次还是有那么多人说日子过得很苦
为什么还是有人觉得活着有那么多烦恼?

今天在书展
我看到了一本书《苦难也是一种财富》
里面的理念我很赞同
人生在世
不是只是来享乐的
也应该吃些苦
生活本来就是一种体验
老人家说吃苦当进补
这样才会让人坚毅和进步

思想正向则内心富足
人也更容易快乐

原来家里人从小到大就惯我宠我
是让我长大后懂得自爱和善待自己
他们一直都如此疼爱我
我怎么忍心糟蹋自己来辜负?

没有养成太刁蛮和不知人间悲苦
应该是因为从小到大
家人让我尝甜时也不忘给我吃些苦
(从小在档口帮忙打工可不是白混的)

别人看我啃芒果核
不知情的
会觉得说怎么那么可怜和寒酸?
孰不知那是我的享受

如何给快乐定义
如何给生命赋予意义
是由你自己来做决定
何必管别人异样眼光?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一颗芒果核
你看到的是什么?

碱水粽


以往嬤嬤还在的时候
端午时家里固定会裹两种粽子
一种是咸肉粽
加调味的米先炒香
拿两片粽叶
一长一短的交叠
折叠出一个漏斗型
先放米
然后是绿豆
再放入猪肉和咸蛋黄
盖上绿豆
再盖上米
把粽叶盖上折好
绑上咸水草
挂一串串在铁栅门处

另外一种
是呈现金黄色的碱水粽
可惜我已经不知道它的制作方法了
只是知道打开那绿油油的粽叶后
会看到散发粽香的金黄色光泽体
未吃视觉和嗅觉已经充分被取悦
吃的时候
要沾上白糖
又或是自制的加央(kaya)
吃下去的口感是QQ的
像是糯米糍

她已经不在了好几年
我们家也没有再裹碱水粽了

姑姑传承了她的好手艺
咸肉粽还是裹的很好
那种童年至今熟悉的味道还在
而碱水粽我好像自她离开后
都没有再吃过

今早在茨场街吃早餐后
看到对面的摊子有卖各样式的粽子
我买了一颗红豆碱水粽
小小的不怎起眼
价格也比其他裹蒸粽较便宜

久违了,碱水粽
也许我只能依稀记得那远久的味道
唯有寄物思人

没有回家的周末
我吃着碱水粽
用味蕾的刺激来慰寂寥
那种永远只能怀念的寂寞

自“煮”

好像是从大学时期开始
才开始有自己煮食的习惯
以前在家时根本就不必自己动手煮
只要开口要求食物就会煮好好送上来
家里太多厨艺高超的人
轮不到麻纱去献丑
好啦!
被分配到“山卡拉”的大学去念四年
吃马来餐和外食吃到腻之后
就开始自己买东西回来自己煮

偶尔还会和三五朋友一起“合作”
一起买菜一起准备一起煮食
完成大餐之后热热闹闹一起吃完
稍有难度的春卷(popiah)也难不倒
冬至没回家过节
就围在一起搓汤圆
还分发给其他没回乡的游子

直到现在
麻纱还是很享受“自煮”的过程
也许家里做煮炒的
所以耳熏目染下也自然的会煮
很多菜肴自己没有亲身去学过
可是大概知道做法和配搭
就能够煮出差不多一样的

我喜欢去逛大卖场看什么菜新鲜
我喜欢选材料配搭出三餸一汤
我喜欢洗洗切切每样材料准备好
我喜欢翻翻炒炒调佐料试味道
我喜欢煮出那怀念的老滋味
我也喜欢尝试创新灵活的配搭
我喜欢吃自己煮的东西
我也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煮食

煮一餐饭
也许忙碌了一两小时
还有很多碗碟要洗
若是煲汤还要守火候看时间
忙一整天就为一顿饭

只要听见你说好吃
忙碌的累也算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