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

三年前差不多这个时候
告别了工作狂的生涯
重新适应当一个菜鸟
也告别了黄金单身
要调适接纳有这么一个人
走入自己的生命中

不是从出生就依偎的家人
也不是慢慢认识到亲近的朋友
所有的恋人
都是从熟悉的陌生人开始

不是吗?
那是多么陌生的感觉

过去二十几年的事情
双方是一无所知
所以聊天的时候
都是说你从前如何
我以前又是怎样怎样

明明是两个陌生的人
却要彼此亲近
战战兢兢的磨合
有时候觉得很客套
有时候热不住觉得好笑

恋爱
不是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而是让人更了解自己

三年过去了
虽然当中发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情
我好像和从前一样
没什么改变
还是一样喜欢任性妄为
还是只听自己想要接受的
没什么长进

我承认我是被宠坏了

叫生熟蛋可是不会自己敲
支开某某然后自己继续在赖床
不准某某打游戏机可是自己在玩FB
某某的相机和MP3被充公占有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仿佛听到叹息声)

亲爱的
承蒙一直的惯爱与照顾~
三周年快乐!

内有恶女

麻纱一直以为自己走的是刚强阳光路线
直到最近才从朋友口中听到截然不同的版本

和同事吃饭聊天时
提前了N年前曾经去YTL应征的经验
最为印象深刻就是那位面试我的主管
说麻纱应该不能胜任该工作
因为他觉得麻纱比较柔弱
应该处理不来太艰难(tough)的任务

我当刻呆住了
应征过这么多次都从来没有听人如此说过
反而说我看起来很独立能干的一票人在
不必问也知道我没有通过面试

后来
我只能说我证明了
他是看错

同事听到我说这经验
竟然也纷纷附和
说我的外表的确给人如此错觉
刚进来的时候
就让大家都大跌眼镜
因为没有人想到我可以胜任(据说艰难的项目)
工作能力大大超乎了他们的基本期望

同事还补说
可能是我的声音的关系
听起来就柔柔的容易被欺负


那是多大的认知误差
我一直都笃定自己的声线
在女生群里面算是中低沉了
而且说话一向来就大刺刺
可是怎么听在别人的耳边变成温柔婉约

就连朋友也来补一脚
说我外表看起来就是斯文无害型

男友还很干脆的给评语
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老板那天还很诚恳的对我说
“知道你是那种很乐心帮助同事…”
天,怎么有这样的错觉?
我从来没有“热心”过啊
我都是做完自己的分内事就撤的…

男女都是视觉动物
我们也太习惯靠书的封面来评断内容
可是啊可是
误解错觉就是如此这般照成的

我知道
装可爱自拍照时的确是看起来“天真无害”
斯文打扮下的笑脸也“看似”温柔大方
亲爱的 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哦
请认明“内有恶女”的告示牌
不要一不小心栽下来
到时候咬手帕找人哭诉就太难看了

哈哈哈哈!
姐姐是有练过的
小孩子在家不要乱学哦~ :-p

康熙-爱上这样的男人

某日无所事事看了一集康熙来了
标题是
“他们怎么可能有人爱?”

上节目的男艺人
有穷到户口只剩三元的阿弟(前Energy成员)
有被老婆倒追的大男人黄镫辉(模仿艺人/电影艋舺演员)
有臭名远播且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沈玉林(节目制作人跨界幕前)
有负责累累荒唐史丰厚的贺一航(主持人)

阿弟曾经也有风光大红过
可是当团队走下坡没出唱片到解散
也经历过了一段不短的低潮期
难得他的女友也肯嫁给他对他不离不弃

大男人的黄镫辉直言当初就是女友倒追他的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小孩也不会想要结婚
这男人大概要被全天下的女子唾弃致死
不可相信的是女友竟然对他死心塌地
问她为什么,她说觉得他对人很诚恳,是孝顺的人

天呀!怎么会如此想不开

因为和前女友分手而闹得沸沸扬扬的沈玉林
也是很多人眼中非常糟的男人
看他的脸就是一副沉迷酒色纵欲无度的样子
说上酒家和酒店小姐嬉闹猜拳都是“工作”和“应酬”
这样的男人哪个女人敢嫁?

问他老婆欣赏这个男人的什么
她说觉得他对待人很和善

天~昏倒

不过他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
年纪轻轻就结婚生子又离婚
两个都是有“经历”的人也许凑在一起算是刚好

到欠债累累的贺一航
就是典型的“浪子回头”吧
至于这个浪子是不是真的洗心革面
以后事业又红了还会不会本性难移

诚如节目标题
这样的男人怎么会有人爱?

试想想
很多事情
外人是看一半而看不到另一半
有的优点有的缺点
你不必讲出来而只有身边的人会知道

我们嘴里叨唠着
怎么这样那样这个女的都还跟着她那丈夫?
哪有可能那女的这样那样她男友还可以忍让?
也许
那个离不开的理由
当事人没有说
旁人也一直未看清楚

哪又何妨
也不过是八卦一桩
节目散场大家受到娱乐之后
还有谁会记得?

聪明的人不会急着辩解
因为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大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