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不会

朋友一针见血的说
其实你们女人就是不知道
男人要的是什么

当他演说得兴高采烈
当他兴致勃勃做某些事情的时候
你要全力附和配合
不要泼一把冷水

在他的朋友或你的朋友面前
你要记得给他面子

任何时候
都要照顾他的自尊

当他在表现在发挥的时候
就算没适时在旁摇旗呐喊
也要记得微笑鼓掌

维持一段长久的关系
男女都要懂得演戏

都怪我太天真
我以为
真的允许我在爱情里做我自己
我的错是我傻得可以
原来
是我学不会
去演称职这场戏

回去

好像又回到了那些日子
我们像是到了接近午夜时分的灰姑娘
终究要在被打回原形前匆匆离别

你说
有一种喜欢
是不需要被拥有的
只要见到对方开心
就觉得开心
只要对方开心
就算不能拥有
也无所谓

其实你不知道
我了解这道理比谁都深
要不然
我怎么会甘心放手
我怎么会让你来选择

电话又响起
如同以往
我都让你做选择
你不留
我就目送

十二点钟声敲响前
我们止步
各自回家
因为路已经不同

往事翻箱倒柜而来
有些事有些人
尽管再任性
还是不能强留

爷爷

爷爷
这是一个我很陌生的名词
因为在爸爸还是小孩的时候
他就已经不在了

而从小到大
我嚷着嘴里的
就只有阿嬷
没有爷爷

对他的记忆
就是和阿嬷的结婚黑白照
还有墓碑上那张脸

如果他还在
他会不会也像阿嬷一样地宠我呢?
应该也会吧
他会给我买糖
他会把我抱在怀里
他也会在我跌倒哭泣时帮我擦干泪
他也许会陪在很多个夜里哄我入睡

在KTV里面唱了那么多惨情的歌
也只不过力竭声嘶而已
唯独听了一首曹格的《爷爷》
而引出了我的泪水

“长大的世界充满了伪装
牛奶糖不再是犒赏
说故事捉迷藏爱的失望
犯错却没人原谅”

“我 又踏上 弯弯的小巷
今天陪我的是月光
我 终于懂 时间的重量
你却 不在我 身旁 ” — 曹格《爷爷》

我想起了亲爱的阿嬷
不管我做错了什么
都一样用爱包容我

长大了终于懂得
有很多事情都是不能重来
而最遗憾的是
你已经不在我的身旁

我原谅了
那些所有的错
我也原谅了
自己

收拾

新年将至
大扫除是必做的惯例
也趁着机会
收拾了一下衣橱

最喜欢的
就是把凌乱的衣服
全部从衣橱里扫到地上

然后分门别类
休闲衣
T恤
裤子
睡衣

很少有机会穿的
不合身的
买了却不喜欢的
还有
已经发黄变质的

全部都
一件一件折叠好
或是用衣架挂住
或是收拾在箱子里拿去捐献
或是放进了垃圾袋里等待丢弃

一一地
妥善安排

折叠着衣服的时候
也折叠着回忆
每一件衣服背后
都有它陪伴过的故事

哪一件曾经是最爱的“饮杉”
哪一件陪我撒过那些青春的汗水
哪一件我穿去了第一次的约会
哪一件是他买给我的裙子

还有那几件买了却几乎没穿过的
已经被遗忘在衣橱里好久

当时怎么会喜欢这款式呢?
现在看起来老土又傻气
总是任性的喜欢某些明明不合适的
结果最后还是一样
直到下次不小心忘记了又重犯

不穿的
不喜欢的
不爱了的
不再需要的
都收拾收拾吧

留着也只是堆积灰尘
有时候我们会想
也许某天会喜欢
也许某天会用的着
后来才知道
那天不会来

收拾干净了
衣橱显得耳目一新
也多了更多的空间
去容纳新的

今年
你收拾了?

娱乐

旁人来在窃窃私语
发生之后怎么如无事人般
旁敲侧击想打探仔细

我又该如何表演来娱乐大众
愁眉不展或强颜欢笑?
加几滴眼泪就能从你愿?
说哭就哭的本事如何来锻炼?
力竭声嘶才是一个最佳演员?

扑克的脸观众不爱欣赏
要七情上色才是众人所乐见

我大概该日日以泪洗脸
又或消失一阵子避而不见
我大概该脸容憔悴哀伤
才能力证伤口还在发炎
我大概该瘦了一大圈
证明眼泪流得并非没有重量

该死的是
如同往常般过活
把伤藏好
每餐没有饿着
入夜了就睡觉
没旷工也没大病一场
有节目还是随大伙出游玩乐
没有按照剧本编排的剧情
娱乐不了你

我从来都不是合格的

伤痛脆弱我只愿留给能读我懂我的人

你又何必来关心
反正对你来说
那也只是别人的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