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包

小时候弱弱的
是一个哭包

生病不舒服时,哭
和姐姐争玩具,哭
不小心跌倒了,哭
被欺负受委屈了,哭

长大了
仍然眼浅

看煽情的电影,哭
读感人的小说,哭
和喜欢的人吵架,哭
被在乎的人伤害,哭

当喜欢某个人的时候
当太在乎某个人的时候
当谈恋爱的时候
眼泪更是显得廉价
随时不经意的一句
也能引发愁绪

能够伤我的
从来就是那位我在乎的

越来越后来
在人前
我开始收起了眼泪
在别人眼中
我该是快乐的
我也是坚强的

而我那些伤心难过和委屈
你看不见是因为你背对

从来没有要求外人懂我
难过的是你也不了解

那一天哭完以后
我要求自己不要再掉眼泪
于是在人前人后
只看见我的无所谓

我以为眼泪已经流干了
怎知说着以前的委屈
还是不争气
微笑着地掉眼泪
我说
都怪我太强
所以你恨得下心来伤我

也都怪我不够强
所以才会还为你掉眼泪
轻易在爱的领域里被打败
我太累了
我不够强
所以我坚持不了

担心

回家一趟
来去又匆匆
他人都没察觉
妈妈却淡淡的一句
“怎么最近又瘦了?”
原来我还是没伪装成功

不想让她担心
只说大概是最近早起晨跑有功

为人母者
在乎的是孩子的健康
而不是世俗的尺寸衡量

对不起,妈咪
让你担心了
可能又要迎接几个无眠的夜

妈咪,我答应你
如同我承允自己
我会好好的
我不确认前路是否有美好等待
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的

不要担心我
好吗?

娃娃音

大概真的对自己的声音认知不深
大学时被逼的参加过歌咏班
那时唱的也是女中音
一直觉得自己的声音是有磁性和中低音

台湾同事有说过我的声音好听
我也只以为是对方客套
反而觉得台湾女生说话才真的好听
温柔婉约又有礼貌
和我的粗鲁相去甚远

林志玲姐姐的娃娃音举世无敌
黑涩会美眉的嗲嗲听得人酥麻
台湾、韩国、日本、中国的温柔都各有特色
只有马来西亚的女生不懂得如何撒娇

年纪越长越大
却开始被人说我娃娃脸
我也认了
脸有肉看起来总是年轻些的

有人对我说
才见过一次不大记得我的样子
可是却记得我的声音

和同事们吃饭
说到台湾女生说话很嗲
就有人说和我的声音一样
我说哪有

和朋友吃饭也被说
我讲话就是娃娃音
顿时傻眼
怎么我从来没有这项认知

我还笑人家台湾女生
怎么说话听起来就很别扭

我… 我…
冤枉呀…
我还以为自己说话其实很man一下 = =|||
人家真的不是娃娃音啦!
(打死不承认!)

情人节

朋友说
对她来说
情人节其实和一般日子无异
而她最记得的情人节
那是他离开她的日子

梁静茹的《分手快乐》里唱着
“遗憾的是情人节来了
剩自己一个
其实爱对了人
情人节每天都过”

今年,今天
214

应允了同事会给他们买芙蓉烧包
今早从芙蓉回来
就先兜去买了烧包
烧包的香气充斥整辆车
把一个一个香喷喷还暖乎乎的烧包
分发给工作的伙伴
看到他们吃得开心
我也觉得很满足

工作转换了新内容
中午吃饭的人也换了伴
同事里竟然有人今日生日
一班同事去吃蛋糕庆祝
一场雨困住了我们
也带来了长一点的快乐时光

情人节
虽然单身
可是我快乐

最近

最近心情还蛮愉快的
新年期间
见到了久违的亲戚朋友
每年这个日子
大家都抽空见面
吃吃喝喝谈谈笑笑的

一转眼就来到了年初十
还有五天就要过完年啦!
又要回到正常的轨迹上

最近生理上却反常
熟人都知道我很能睡
可是最近每次睡到凌晨四五点
就会自然醒了
很难再睡回去

难道我已经步入老年
不再需要长的睡眠?T_T

好久不见的朋友见到我
说我看起来好像更瘦了
虽然秤上的数字没有让我愉悦过
难道
睡眠不足会让人看起来比较苗条?
可是
我要回我的睡眠呀!

放孔明灯

第一次放孔明灯
是在2008年和家人去台湾环岛游
在高雄的一家休闲农场
大家在孔明灯上
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愿望
然后一起把愿望升空
希望愿望能实现

年初四晚上到芙蓉的蜈蚣山天师爷庙拜拜
过年期间的庙宇张灯结彩
晚上红彤彤的灯笼照亮了整个小山坡
每年的新年愿望
都是顺序的
祈求合家平安
身体健康
长辈们长命百岁
工作的升职加薪
最后也希望能有段好姻缘

小时候去得最多的
是吉隆坡的天后宫
每次姑姑和嬤嬤带我们上云顶
都会先去天后宫拜拜
然后才上山向uncle lim“拿红包”

现在芙蓉的天师爷庙也装饰得美轮美奂了
晚上灯光一展拍照时可媲美天后宫
我们也不必特地跑去大老远拜拜
今年天师爷还有让人放孔明灯
一个孔明灯十零吉
昨晚我们就买了一个
在凌晨时分后(也就是年初五了)
同样地努力在上面写满了愿望
然后看着它缓缓地
升空、飘远、越来越远
直到看不见

也许许一个愿望的时候
我们并没有把握它会实现
可是在盼望它成真
又或是在努力实现的当儿
我们也获得了莫大的满足

在新的一年里
祝大家“兔”气扬眉
继续加油啦!

我还是我

最近朋友对我说
做你自己
这样你才会快乐

也曾经有人说
不需要我改变
不用我变成他想要的
允许我在爱情里面
也做我自己

看回一些在部落格的旧文章
发现很多想法
我都没有变过

还是那个任性的双子
还是那个嘴硬心软的双子
还是那个对自己坦白的双子
还是那个对某些事有所坚持的双子

《可惜我是双子座》

我还是我
没有变过

那么
是你变了吗?

我的新年

今天大年初一
老规矩
先过去姑妈家拜年
吃吃喝喝
然后再到大舅母家和外婆拜年
继续吃吃喝喝

近年表亲们有了电脑和网络
无聊的时候
就上网面书、写部落
不然就自拍和上载照片

妈妈和阿姨舅母们聊天
爸爸和阿姨舅母筑四方城
姐姐睡觉
表妹们看电视
表弟跑出去拜年了
我百般无聊的写部落

新年就是这样
一年一次
虽然无聊
不过能和家人窝在一起
还是觉得很温馨的

接下来的几天
大概也是继续吃吃喝喝
还有和小学中学的朋友聚会
下周回去吉隆坡上班
也继续和同事们吃吃喝喝
我的减肥大计
不知几时才会实现 = =

年年难过年年过
又一年了
恭喜发财呀!

包红包

嬤嬤还在的时候
有好几年
我都会帮她包红包
把换来的新钞
逐张的
放进红包封里面
然后封口

不知道为什么
我还蛮喜欢
这些反复简单的动作
也许是受小孩时期收到红包影响
一包一包的红包
送一个又一个的祝福

两元的
五元的
十元的
都无所谓

我帮嬤嬤包的
都是派给别人家孩子

而她新年派给我们的
总是特别亲手给我们包的

小孩子时
收到红包和拆红包时
最快乐

长大了以后
发现封一个一个红包
又或是把一个红包交到长辈手里
有另外一种快乐

近几年
嬤嬤没有在了
我换了帮小表哥包红包
重复着简单的动作
同时
永远怀念着

能够和家人朋友一起欢庆佳节
没有天灾人祸
健康、平安、快乐
我感恩,也惜福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