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挤

三天的连假
开斋节的第一天
加上学校假期和书展
KLCC被挤得水泄不通

已经好久没有面对如此人潮
自从搬离了吉隆坡市中心
也尽量避免假日出去和别人塞车
所以面对人群
感觉非常不习惯

我已经忘了
曾经有好一段日子
每天都过着类似的拥挤生活
赶着去上班
赶着把手上的工作完成
赶着去搭末班车
赶着忙着累着奔波着
却不知做了什么
也不知下一步会去哪里

世界很大
人很多很拥挤
不过只要有个人
陪着你身旁
跟你一起走
人潮再多
也不会走散

回头看到熟悉的脸孔
就跟着你背后
感觉真好

Advertisements

20110830聚会

跟一班曾经一起打拼的伙伴
吃了一顿美味丰盛的一餐
无所不谈畅所欲言
遇到可爱的小天使
还收到了一只守护小熊

热闹
开心
感动

曾经各散西东
现在又可以同聚一桌

谢谢你们
成就了这美好的一夜

守护

习惯性地去逛逛熟悉的部落格
其中Rachel最新一篇新文
读了让我突然感触良多

突然想起
从前过去的一些事情

小时候常生病
所以总是要长辈们守着

长期照顾下
成年之后较少生病
可是偶尔被击垮
年幼时那种无助脆弱的感觉
总是又再回来烦扰

每一次的生病不舒服
都是情绪最泛滥的缺口

想起来好多好多年前
喝得微醺的我就躺在沙发上睡去
醒来的时候
看见旁边的他目光炯炯
我想
他该是看着我睡觉的样子
守了一夜

那年工作繁重生活颠倒
再铁人的身子也熬出病
可是工作该操心的还是放不下
有个他曾经拿我没办法
威胁说要打电话给我爸
投诉说他女儿生病了还很不乖

也记得有一年来回奔波导致发病
本来要去参加的晚宴也泡汤
抱着病体可怜兮兮的
有人翘班请假照料我一整天

我大概是个不能忍痛的人
生病不舒服时难过得要命
可是偏偏又是个难搞的病人
全部事情都要顺着我
无理取闹任性的让人无力

最近一次病得五颜六色
也许太久没有发病
它一来就狠狠地把我蹂躏
身体疼痛心智涣散脆弱
需要有人带我去看医生
需要有人摸摸我的额头给我探热
需要有人让我发脾气
需要有人心疼我的难过
需要有人陪在我的身边
需要有人叮嘱我吃药
需要有人奉食倒茶

需要有人对我说
宝贝
不要紧的
明天就会好起来了

我想
我需要一个守护天使

同类

有时我在想
我们应该要爱上同类
还是爱上异类呢?

爱上同类
如同镜子反映而顾影自怜
欣赏对方自然如喜欢自己
独有的默契不需要言语
知道他倔强只是伪装
明白他冷漠只是隐藏
能够读他的心因为和自己太像

爱上同类
两个寂寞的灵魂能不能架起桥梁?
互相琢磨对方心思
互相较量不愿意先服输
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太在乎
因为握着手中才会害怕失去
相爱的人却又要互相伤害
不懂得爱自己的人也不懂得爱你

爱上异类
吸引的是对方身上有我所缺乏的
难能可贵他愿意包容我的锋芒
两个不同方向互相延长也能联到交界
也许白天和黑夜也可以互相了解

爱上异类
如果步伐不一会不会就渐行渐远?
人与人之间本来就各有不同
磨合差异结果只能归咎我们不合?
我不懂他温柔对待是不是只是一种习惯
他也不懂我沉默转身之后会独自泪流

你说
我们是同类,还是异类?
你爱上的,是同类还是异类?
你应该爱上的,是你爱上的?

赴SuChan之约

之前已经在部落客圈子中久仰SuChan大名
可是一直未有机会去朝圣
托现在折扣固本的盛行
终于在今晚可以如愿地
赴一场SuChan美食之约

微微的细雨阻挡不了我们对美食的渴望
下班时分的车龙也只能暂时困住一时
随着GPS的领路
带我们走进了八达灵的住宅区
在一排店屋的角头间
它静候我们到来

原本只是对它的蛋糕有所期待
可是没想到SuChan待客之道一点不马虎
一杯简单的柠檬茶已经显示出诚意
不用即时三合一的方便
也不是已经泡好一大壶的乏味
务实的红茶加上柠檬片
贴心的附上糖浆随你喜好加添

接着呈上来的每日例汤
香甜的南瓜汤配上些许奶油的香滑
还有淡淡的咖喱香料味
恰到好处
正好温暖了淋湿的心情

接下来的主餐也没有让人失望
我们点了一个Chicken Lasagne和Alfredo
它的Alfredo白酱意大利面是自vary pasta之后
让我觉得惊喜的pasta!
浓稠香喷喷的白酱(独家秘方?)
配上丰富佐料(三文鱼、香菇和芦笋)和软硬适中的面条
让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把它吃完
Chicken Lasagne的面皮也做得很好
不会软塌成一团糊状
而是层次分明
每口都吃到满满的鸡肉和酱料

吃了主餐之后已经有八分饱
这时侍应送上了它的镇店之宝–
甜品提拉米苏蛋糕
表层有香脆的果仁(macadamia nut)点缀
松化的蛋糕配上甜而不腻的奶油夹层
一口吃下去可同时感受到咖啡和酒混合的香气
为这餐飨宴划上完美的句点

麻纱觉得这次买的固本真的很划算
店家并没有因为我们付的钱是打折的
而在材料上偷工减料
让我们感觉到他们十足的诚意
原本固本上是说明只有一个汤和一块蛋糕
也许是店家收到顾客的建议后
也把汤和蛋糕换成两份
让人觉得更物有所值
虽然那块蛋糕可能只是从原本厚厚一片
变成比较薄的两片
不过也不失为折衷的方式

我们偷偷地计算了菜单上的原价
的确是要价差不多八十多零吉
现在以半价四十四零吉的固本吃到
的确是物超所值
而且食物的品质毫无降价
给它一个赞!

不过李先生说
这样贵的餐厅
如果没有固本的话
一年只是可以吃一次
天!
麻纱已经用了今年的固打了
拜拜~明年见 :-p

懒惰的麻纱没带相机
只是顾着吃完全没想要拍照
附上麻纱近照一张
公告:我的眼睛痊愈了…圆圆的@_@回来了

影子

我开着车
你坐在我的左边位置
完全信任你指引的方向
你说:走错了怎么办?
我说:没关系反正我们都没赶时间

车上播着不知名的歌曲
我说:应该要谢谢寂寞的
你说:不,再。

这个城市
有抹不去的记忆许多
不必刻意想起
却每天都在复习

那间店的员工已经换了人
嘴里的味道走了调
曾经走过的小巷还是漫长
初相见的情怀早已不再

天空中飘着细粉微雨
眺望远处霓虹点点
这一刻多么宁静
我只需要借一把耳朵聆听

纵容的
看你做孩子气的事
点燃一个一个希望
看着那短暂的美好
一闪,随风,而逝

你说:害怕被看穿
我说:因为没有安全感
懦弱到
不敢把它列入wishing list
胆怯至
害怕接受或拒绝
没有能力承担

没有勇气失去

遇见的背影怎么如此相似
那抓筷子的手势仿似复制
模糊间到处都是影子重叠
闭上眼睛就能假装看不见

如果心如止水
大概见面与否也无所谓
除非与世隔绝
要不然总会遇见
残留过的点点斑斓痕迹

如同旧照片似的
把往日翻出来
一一端详
抚平皱褶
然后收起来

如果可以视而不见
也不需要避而不见

我说:曾经和他来过这里
你说:这城市到处都是他的影子
我沉默下来
我想你也心照不宣

收起心事
抖一抖那伪装的外衣
重新抬起头
我们又变回那骄傲的天鹅
只有那藏身于黑暗的小鸭倒影
证实它存在过

父母KL游记(续)

星期日早上
大概六点多就醒来了
大伙都不是睡得很足
可是约好了要起来晨运
大概七点多我们就出发到HUKM附近的公园

虽然是周末早上
可是起来晨运呀跑步的人也不少
这个公园也还蛮大的
走完一圈大概也要三十分钟
而且有很多旁支可以接去不同的区域

晨运之后回到家
轮流洗澡和休息之后
大概九点半我们到公寓对面的茶餐室吃早餐
那里有姐姐最爱的排骨面
爸爸吃排骨面;妈妈吃冬菇鸡脚面
姐姐吃排骨老鼠粉;我吃鱼滑伊面
其实也不一定要很贵才吃到好吃的
像这间茶餐室虽然简陋
可是有几档小食味道还不错
最后我们还买了一个apang balik(俗称慢煎糕)
因为还蛮烫的所以我就把它交给爸爸拿
谁知道没多久他就粗心的把它掉在地上了
哈哈哈
又是一轮笑话
我就学爸爸以前的挖苦我的口吻说:
如果交个炸弹给你那就爆掉了… :p

买了11点半在The Garden GSC Signature看《武侠》
我们年轻一辈都是为了甄子丹金城武而买票入场
像我爸爸那一代的人反而是想要看看当年武戏大侠王羽!
比较贵的票价分别是比较独立宽裕的空间
一排座位只有三双椅子
给予观众私人不受邻居打扰的空间
不过椅子的舒服度也不过尔尔
若是平时自己去看电影麻纱是不会选择Premier Class的
电影还算不错
导演以蛮创新的手法拍武侠片
里面有些小细节有些惊喜
像金城武耍了几个冷笑话
(原来这么夜了呀…我先去洗澡,客房在楼上吧?我自己去,不必理我…)

看完电影我们就去吃午餐
(果然是美食团一直吃不停)
来到谷中城的金加利港式茶餐室
虽然已经过了午餐时分还是人潮拥挤
稍微排队等候了一会儿才被安排坐下
爸爸吃北海道咖喱鱼排饭
妈妈吃只有一小颗西兰花的猪扒菜饭
我吃杂锦大碗饭(有咖喱味,不过不够汁,稍微嫌没什么味道)
姐姐吃公司三文治
再加一个西多士大家分食

吃饱已经是差不多三点多了
又是时候打道回府了
我们先把爸妈载回去芙蓉
晚上吃了晚餐之后
再随姐姐的室友的车回来吉隆坡
当我驾车回到我的小房间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充实奔波的两天一夜
圆满结束

希望爸妈觉得还满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