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

九月就来到尽头了
这个月份有生命的转折

有人庆祝四年的结婚周年
(恭喜啦!)
不知不觉
我也离开了第一间公司四年
代表着进入了蓝色巨人四年

没想到一待就待那么久了
每次被问到
别人都是说你“还是”在那里上班呀!
好像怪没出息的样子

不过现阶段工作还有很多学习的机会
和老板同事相处得蛮好的
暂时还没有很迫切想要换工的心态
除非有别人要高薪挖角(有没有?)

四年前就说着要去新加坡赚新币
说到连那个最不可能的姐妹淘
最近九月也到新国去谋职了
我还是在这里晃
真是惭愧呀
没有行动力的笨纱

如果没有四年前的离开
那大概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如果四年前没有转折
那大概生活乐章就得重写
如果没有之前那场儿戏
那现在也满另一个四年了

世上没有没有如果
所以
我还是安安分分的好

不知道下一个四年
我又会在哪里呢?
(我知道好命的人家女儿都快四岁了><)

不懂男人心?

我想
我的确是不懂男人心的

我不懂为什么有的男人
明明有了老婆
却又可以在公司
和其他女生打情骂俏
下了班不回家
老婆打电话来的时候
又偷偷摸摸走到一边去接听

我不懂为什么有的男人
一边在批评着现在的女人
有多么拜金多么势利
鄙视女人的随便与开放
却矛盾地来者不拒

我不懂为什么有的男人
讨厌女人花钱化妆保养打扮
却又要女友体面得可以带出门
批评城市女人要求很高
却又看不上乡村女孩的土味

当然我晓得不能一竹竿打翻整船人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如此不堪
没有想过要要求男人懂得天下女人心
可是你身边的那一位
请务必花时间费心思去了解
用对方式去爱一个人
才能够给他真正的幸福

虽然
女人还是不懂男人心

我们不知道
为什么我可以陪男人看足球
陪出席聚会活动听那些言不及义
可是叫男人陪女人逛街却那么受罪

我们不知道
为什么男人总是走得很快
当我停下来看着走远的他
就在心里倒数到底要多久他才发现
身边的人没有跟上

我们不知道
为什么新闻、报纸和游戏那么有吸引力
难道男人想要和谈恋爱的不是女人
我们不知道
为什么每次男人都一头栽进自己的世界
而女人要学会在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
并打发闲暇

他忙工作的时候
你最好懂得自己吃饭
再顺道帮他打包或送便当

他忙应酬的时候
你最好自己打点早些睡
睡前传个简讯叮嘱喝醉不要开车

他忙娱乐的时候
你最好自己找些兴趣
看看书上上网或打扫家里

我们不懂为什么
当男人有空陪女人的时候
那大概是会去看一场动作电影
那大概是和一班他的朋友出去聚餐
那大概是陪他回家和他父母吃饭
那大概是帮他选购朋友的结婚礼物

我们不懂
男人每次问说你想要吃什么
当我们提一个建议的时候
他会说午餐他才刚刚吃了差不多类似的
所以后来
我们学会了
反问说你想要吃中餐西餐还是日本餐?

我们不懂
为什么男人每次兴致勃勃说找一天
我们做什么或怎样怎样
这一天永远都没有到来

女人不了解男人吧?
那大概也是的
真是笨女人

说在家随便煮饭就好不必出去吃
大概不是临近月尾为了替男人省个钱

说我已经饱了吃不下
大概不是看得出男人还吃不饱

说你就去跟朋友喝茶吧我在家休息
大概不是因为看透男人眼里的渴望

说你去忙吧家务我来做就好
大概不是疼惜男人工作累坏了

大概,不是吗?

女人呀
她是否了解
在顺序排位上
她在家庭、工作、父母、朋友之后
不过在何时何地
最好不要批评男人的车和他的驾驶技术
当男人开车迷路时
在旁边解围说:真好,又多认识一条路了
男人高谈阔论的时候
只需要在旁注视微笑着点头
当他要求你给意见时
只提供参考让他自己做决定

没有要偏帮女人好
因为外面的确很多黑羊搞坏名誉
没有要数算男人坏
因为遇到过的好男人也不少
(也通常都已经名草有主)

男人心女人心
同理心还在
你不愿意的
勿施于人
你感觉不舒服的
对方亦然

若女人生气你叨唠你责怪你
也不过是因为她在乎你
要不然谁又能让她放在心上?
每个女人
在爱情面前
都有一颗纤细的心
你的一举一动
都左右了它的喜怒哀愁

女人当然怪你不懂女人心
谁叫你偷了人家的?:p

不懂女人心

周末和朋友吃早餐
聊着聊着
就说到了他上一段感情
女人离开他是因为他生活不安定
总是因为工作漂泊奔走
女人后来结婚了
可是找的老公
却也是个需要四处奔走的人
让他很不解

我说
因为你不了解女人

女人虽然渴望有个安稳的家
可是她仍然愿意留在你身边
随你四处漂泊
或是等着你偶尔回来停靠
无非为了爱

她要的不是你立刻改变现状
而是想要听到你承诺未来
而是想知道你想要在一起的决心

女人跟你提说她有其他追求者
不是要得到你的祝福
而是希望你能紧紧握住

女人和你吵架之后转身离开
只是逞强不愿你看到她流泪
其实更渴望你上前把她拉住

女人生气了沉默了流泪了
你不必苦苦追问她原因
只需要在身边陪着她静静的
或者紧紧抱她入怀哄哄她
沟通的部分可以后续再聊

朋友说
女人当初告诉他
另外一厢的想她求婚了
朋友只是说给她祝福

我想他大概不知道
他伤透了她
女人想要的
其实就是被挽留
如果她要的是祝福
她大概也不必说出来
而只是会默默送上请柬

男人呀男人
怎么你就是不懂女人心?

女人不是你的母亲
不会什么事情细节都对你讲明
因为她相信如果你是爱她的
很多事情不说你也该懂得
年月日相处下来
若你在乎你就会试着去了解

男人怪罪为什么女人要的总是不说出口
那是因为女人不想
你只是因为她要求而做
女人更希望你是在乎她爱她
而自动地对她付出
愿意了解她喜欢什么
为她做让她开心的事情

男人
问问你自己
你身边的女人对你好的方式
难道也是你一个指令她才做一样?
多少你没有开口要求的
她都体贴的为你先打点了?
将心比心
你又如何?
别再说你不懂女人心
还是你根本就没想费神去了解

自处

故意地没有拉上窗帘
不必闹钟响起
早晨七点的阳光透亮卧房
今天又是一个美丽的星期六早上

照平时的习惯该出门跑步的
今天例外
约了朋友在家附近吃早餐
吃吃聊聊地
咖啡店从空荡到坐满了人
早起的人儿原来也不少

独自驾车在马路上奔驰
我可能不是个称职的司机
可是还是很庆幸
可以随心所欲的
自己开车到想要去的地方

怀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情
也许会走错路
也许交通有点塞
可是终于平安地到达目的地
沿途陪伴过的风景
收音机播过那首感动的歌
我感觉这样很好

明天在吉隆坡市有一跑步赛事
照例提前一天去拿衣服和号码
没有约定的
却偶遇了旧同事
好巧
跑步也许是一个人的事
可是这条路上
我不孤单

驾车从吉隆坡回到八达灵
三四年前这地方我是感觉如此陌生
现在我生活工作却离不开它
拐进了增建的万达广场
想要感受一下如同以往上班
从新翼走向右翼
还好那间我喜欢的面包店还在
买一个巨型三文治当午餐吧
双手捧着面包大口咬的感觉太好
如同以往无数个早晨或午后

从MPH逛到大众书局
消磨了不少时光
不过没给我的藏书增添一员
我总是很喜欢逛书店的感觉
或看看有什么新书上架
或只是捉一本感兴趣的读一章
不一定买
可是走出书店时却好满足

最后一站是超级市场
男人说女人是天生的购物狂
我没否认
买些新鲜蔬果
看看牛奶是不是有打折
推着车把想要的一一放进去
我想我很难要改掉这个挥霍的习惯

像我这样的年龄
小孩都会改口喊安娣了
对于年龄和称号
我没有太在意也不反感
该来的就接受吧
熟女剩女管它呢?
毫无折损我过得好

回家的时候
想要尝试一条新的路线
曾经被带过穿小路回到住的花园
可是兜进了好几个死巷
却没有找着
随便乱闯的也还是回到家了

我想
我总是能和自己相处得很好
虽然我并非一个易处的家伙
我也知道自己常常把事情搞砸
却只有在跟自己相处的时候
往往是最舒服自在的

我想
不管是和一群人
或是和另外一个人
或是和自己
都要学会不同的方式

当然
首先
你要学会
自处

一回家
妈妈劈头就问
那个膝盖怎么了?
“又”跌倒了?

很不情愿的承认“没有又啦”
只是少少擦伤而已

跑步三年多了
所有跌倒似乎都集中在今年

之前的膝盖伤口复原得不露痕迹
不争气地
又在星期日给它添了伤
还伤在同一个位置

星期六晚倾盆大雨到凌晨
隔天一大早来到UPM
参加SalomonXtrail跑步
没有预料地
原来是要跑农场红泥地
昨晚的雨没有完全吹散烟霾
反而是给跑者带来艰难任务

一路上跑在湿答答的泥地或草地上
要很小心翼翼地注意路况
避过积水、石头和树枝
也要集中精神于呼吸和脚步
农场的路径高低曲折
下坡时湿滑得有随时摔跤的感觉

笨手笨脚的纱
就是在专注跑步的时候
被一截树枝绊倒的
着地时手心按在地上卸力
爬起来拍掉手和膝盖上的泥土
就继续往前奔跑了

跑到喝水站停下来时
才发现膝盖在流着血
绑在脚上的护膝竟然被磨破了一个小洞
多谢它的牺牲
要不然伤势应该更严重

接下来就只好慢慢的跑回终点
成绩当然就不堪入目了

第一次跑马路以外的赛事
看来在这方面我还是要加以改进
也许最近练跑懒了
感觉上跑起山坡路时气没有很顺
而且跑久了觉得腰比较酸
果然是刀不磨则不利

这次伤势“应该”没有很严重
以后我会加倍小心
也要更积极的练习了
要不然十月的十六公里大概要用走的回到终点
麻纱,加油呀!(我跑呀跑,脂肪,燃烧吧!)

男人女人

男的女的其实都知道
什么爱情什么感觉
其实也不过是一刹那的事
它们都发生在暧昧未清的时候

因为陌生所以想要亲近
因为未知所以有希望
因为小心翼翼所以我们包容
因为距离所以我们思念

那是一个循环的圆
我们都知道
从结识到爱上一个人
从生疏到熟悉一个人
从暧昧走到明朗

最初感情触动总是最浓
接着慢慢的
参杂了柴米油盐
多了摩擦和争执
从模糊到看清
再美的东西看久了也习惯了
好吃的再尝第二次也不会再惊喜

谈恋爱的时候总是甜蜜
走入彼此的生活才是真考验
从抗拒到接纳包容
学习开放私人捍卫的领域

两个人总是有太多不同
也许世上没有真正合适的一对
人与人的相处都需经过磨合沟通
默契是年月日累积下来的事
融洽是磨合混杂彼此的习惯
一起培养一些两人喜欢做的事
也包括学会尊重那些你不懂欣赏的

男人像是工程师
需要下达指令才能执行任务
你想要什么不能拐弯抹角
若要让他自己猜透你的心思
那大概要等到地老天荒

女人就像是艺术家
阴晴不定得没有原因
这一刻嬉笑可人下一秒可能刮风下雨
男人奇怪怎么每次问:你怎么啦?
对方要不沉默要不只是敷衍说我很好
女人觉得若关心她的懂她的自然会知道
不懂的说了解释了也是徒然

男人爱一个女人
他会想要了解她
女人爱一个男人
她会愿意包容他

男人希望他能让女人开心
男人喜欢为他的女人做事情
他期望他的女人和他一起成长
因为他而变得越来越好

女人希望男人能为她而改变
也许她的男人有些不完美
可是为了她他愿意改善做得更好
对外她的男人可以遮风挡雨
回到家中他变回一个小孩让她照顾

男人体内住着一个女人
也需要被疼爱被安慰
女人体内住着一个男人
也希望被崇拜被追随

男人女人遇上
也许那不是一个太特别的故事
差异和雷同的化学作用
唤醒对方体内的异体

我们既是同类也是异类
互相排斥又互相吸引
所以说爱情是一场战争
最后在乎的不是输赢
而是爱你让我更加认识我自己

转:一个人

文章出自这里:你没有想过,30岁了以后,还会是一个人…

很年轻的时候,妳不知道谈恋爱很困难。
妳遇到了一个人,妳喜欢他、他觉得妳很可爱。
他不会开口问妳要不要当他女朋友,只是有一天一起走在路上,他拉起妳的手。
妳们就在一起了..

妳们很快就认识彼此的朋友。大家把妳们当成一副耳环,他在的时候妳就会在。
妳们会存钱去旅行,住最便宜的旅馆,一路上大惊小怪。

妳们以为会在一起很久,无法想像有一天分开。
每一次的吵架,都以为世界不会再运转..

可是,那时候妳真的还太小。不知道相爱是一种福气。
以为一个人对妳好,就跟日昇月落一样理所当然。
妳们得不到想要的,就分手了..

然后,妳谈了一场又一场的恋爱。就像换季一样自然。有时候他爱妳比较多,有时候妳爱的太过头。朋友们看得胆战心惊,只有妳自己处变不惊。这些人是让妳伤心,但是妳没有痛苦过。妳了不起掉了几次眼泪,毫髮无伤。再爱的时候还是良心完整。

一直到,妳遇到了一个人。妳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他和那些追妳的男生不一样:不会总是约妳去高级餐厅,而是要妳一起吃早餐。吃完饭后不去喝酒,只是一边说话一边走,看万家灯火。

他告诉妳去过的国家,将来会带妳去的地方。指著一个很高的房子,说以后一起过生活。妳沿著他的手臂到手掌,看到了回家的方向。

於是,妳开始收敛自己,不要再任性。第一次有了定下来的念头,第一次觉得和朋友在一起喝酒,比不过和他无所事事消磨的週末。

只是,爱情不是努力就可以。他留下了妳..

然后妳才知道了,原来,伤心是有层次的..
原来,伤心不是像发烧一样,流汗一个晚上就会没事..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痛苦,灵魂都知道..

分手的那几天,妳还能微笑以对。如常的作息,不要凸显对方的重要性。
过了一个月,妳人前人后都丢脸。
失眠到凌晨,痛哭失声之后醒来,捧不住满脸的眼泪。
妳以前总是第一个站起来举杯,现在走不进人多的场合。
妳没有自信,怕别人瞧不起妳。

妳喝了一整个海洋的酒,和妳的眼泪一样多。
不再运动打扮,把自己活的很丑。
朋友们都看在眼裡,他们担心,一直陪妳。

有一天,妳站在镜子前面,觉得分手的这一年,好像老了十岁。
妳决定收拾自己,再度光鲜亮丽。
开始又有人约妳,开始答应和别人出去。
妳终於又笑了起来、活了过来。

妳以为自己还像从前一样,加上一个人减了一个人,就能归零。
一直到要发展进一步的关係,妳才发现变化。

妳不知道 接吻了 做爱了 算不算在一起..
妳不知道一天该打多少通电话。妳不知道找不到对方的时候该不该发简讯。
妳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带他来见朋友。妳不知道该不该让他知道妳最讨厌有姿态,
但是爱情为什麼就是要高来高去。

他没有每天打电话给妳,妳开始想放弃。妳加班到半夜,不期望他来接妳下班。
妳不想等待,於是回家就把手机当成钥匙一样,放著以后不管。
妳羡慕别人谈恋爱,但是不贸然跟进。
因为妳把幸福当成奢侈品,别人很幸运,不代表妳负担得起。

原来,
伤痕就像晒痕一样,
过了几个冬天都还是在..
只是妳没有把自己掀开来看。要一直到又曝晒..

只是有的时候,妳在庆幸现在学会了提早抽身,怎麼一个人也开心的时候。

会开始想念过去:
那时候妳理直气壮,为了应该有的对待据理力争。
那时候妳不会害怕有人突然要离开..
妳像是溺水过的人,好不容易上岸了,不愿意再载浮载沉。

只是有的时候,妳也会想,
爱情可能也是温水游泳池,不一定会失温..
妳要说服自己往下跳,才能知道深度..
才能发现原来已经学会了怎麼在,爱情裡面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