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总结

每次到年终
都要给一年做一个总结
报告给老板知道
你今年到底做了些什么
年头定下来的目标
到底完成了多少

一边看回旧的信件来往
一边做小抄和记录

虽然我觉得
今年设下的目标
好像都没有怎样完成
可是一一记录下来
其实过去的十个月
好像也做了不少事情

从完全不懂
到自己学会摸透
咬着牙面对那些让人吐血的人与事
然后继续保持专业把该做的做好
不该做的就当作日行一善

在我以为自己虚度光阴的同时
原来我忽略了曾经
做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

人的记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怎么我觉得我在很混的同时
我还是把那么多吐血的事情完成了?

身在福中

 

不知不觉
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
离开了第一份工作
2007年8月加入了蓝色巨人
2008年9月成为她的正式员工

当年一年合约期满之后
我曾经有想过
要不要离开蓝色巨人
去外面闯一下

当时经理的一句话
我觉得很有道理
她说在这个大机构里面
是有很多很好的机会
我只是待一年是来不及发掘它的所有
应该多待久些

当时我听进去了
不过我婉拒了继续留在她的部门
申请转到另外一个软体开发的相关部门
当起来蓝色巨人旗下的正式员工

花了一些时间来重新适应写程序
很快地就过了两年
也混得不错
不过感觉学习的东西有局限
于是在2011年又调到了另外一个部门
这次还是有关于软体开发的
也让我有机会学习到很多新东西
比如Telco相关一些正规
corba, java, JMS等等

转眼这已是我第二年待在新部门
一切也慢慢上手熟落了
但是也觉得人开始懒散倦怠起来
上班好像少了一份热忱和冲劲

其实蓝色巨人是一家不错的公司
不需要无谓的加班
上班时间自由
还可以在家上班(只要经理说ok)
薪水也还OK
同事都和蔼可亲
没什么办公室斗争等等

有种觉得自己好像
身在福中不知福
可是又调整不到自己的心理
也许已经五年了
所以就渐渐地失去了热情
工作顺利平淡
所以也没有什么危机感或刺激
到底是好是坏呢?

真的是时候
好好的想一想

工作出游记

麻纱还没有因为工作而被派出差过
反而最近被派去外坡参加一个公司event
来到了马六甲的Philea spa & resort hotel
当时就“哗”了一声
这趟真是没有白来
就算是来出差也心甘情愿

整个环境就被大自然包围着
到处绿意盎然
非常有乡土风味的小木屋
却又集有一切科技的便利

两天一夜的行程其实蛮紧凑的
五点多就起床梳洗和准备
然后同事大概六点来接我
我们一起共车从吉隆坡南下马六甲
差不多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的车程
我们就到了目的地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身为前50名报道的我们
获得了logitech无线滑鼠一个

吃了简单的早点充饥
陆续也越来越多人报道了
除了和麻纱同一个部门的同事
我也遇见了前部门(plaza ibm)的旧同事
很开心地和他们寒暄叙旧
这样的场合总是能很容易认识新交
也能扩充自己的人脉和交流

接下来是一连串相关公司、科技和专业的研讨会和讲座
当然也有些游戏穿插让大家认识和熟悉彼此
也有个环节是给了我们一些简单的材料
要我们做出一个未来高科技的产品的模型
中午时分放饭让我们补充精力
继续应付下午的课程和活动
透过了学术研讨和讲座让我们得到很多工作以外的资讯
其实IBM其实是一个很多resources的公司
可惜懒惰纱一直都没有好好加以利用
之后的户外和户内分组活动
也让本来陌生的彼此融洽的玩在一起
分工合作的尝试解决一一的问题

当所有活动告一个段落
我们提取各自的行李check-in房间
我和另外一个女同事住在二楼的小木屋
一进到房间我们都雀跃又兴奋
房间真的是很漂亮呀!
外面有阳台和椅子可以赏景
浴室很宽敞还有浴缸
整个房间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太有度假的feel了!
只可惜行程太满
都不能好好享用这里的设施
也没有太多时间去到处逛逛

晚上还要出席一个有主题的晚宴
梳洗和准备完毕之后
我们就去赴一场名为Star trek/Star wars的宴会啦!
某纱只是穿得很普通
不过有的同事下重本去租借了电影主角的衣服
cosplay成为电影里面的皇后呀队长呀剑客什么的
感觉很棒好玩极了!
角色扮演的各位也被邀请上台走猫步
从而选出最佳服装者

充实的一晚就这样过去了
回到饭店之后
大家都还很兴奋睡不着
就girl’s talk聊开来
天南地北无所不谈的
一直到夜深可是觉得有睡意
才各自沉沉地昏睡过去

隔天清早爬起来
梳洗过后
趁着还有些时间
就和室友一起在resort附近走走顺便拍照
看到了周围漂亮的景观
真的很想来这里度假放松一下哦!
不过酒店的价格应该不菲T_T

接着到餐厅去享用丰盛的早餐
同桌的同事们边吃边聊天的
气氛都很愉悦
不过小小抱怨下
怎么大家都吃得那么少
唉,某纱的身材果然不是一天可以造就的(泪奔)

接下来还是一些讲座啦活动啦等等等
午餐之后
整个event差不多步入尾声
这时我们添了意见表
也选出了下一届的活动的理事
最后很特别的
我们被分发一些小字条(appreciation notes)
你可以在上面写上感谢的话
来感谢你在这次活动上遇到或认识的任何人

麻纱也拿了好几张
写了一些简短的谢语
感谢一起游戏合作的同伴
感谢刚认识却很热情的同事
感谢畅谈一晚的室友
感谢让我共车的同事
感谢帮大家拍照的摄影
感谢默默工作的HR协办人

感谢我的公司和工作
让我得以参加这项event
暂时放下平时的工作
来这个放松一下
认识了很多有活力很棒的人
也得知了很多有用的资讯
得到了很大的鼓舞和渲染

真的很享受!
谢谢蓝色巨人!

接下来照片分享: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四年

九月就来到尽头了
这个月份有生命的转折

有人庆祝四年的结婚周年
(恭喜啦!)
不知不觉
我也离开了第一间公司四年
代表着进入了蓝色巨人四年

没想到一待就待那么久了
每次被问到
别人都是说你“还是”在那里上班呀!
好像怪没出息的样子

不过现阶段工作还有很多学习的机会
和老板同事相处得蛮好的
暂时还没有很迫切想要换工的心态
除非有别人要高薪挖角(有没有?)

四年前就说着要去新加坡赚新币
说到连那个最不可能的姐妹淘
最近九月也到新国去谋职了
我还是在这里晃
真是惭愧呀
没有行动力的笨纱

如果没有四年前的离开
那大概也不会有今天的我
如果四年前没有转折
那大概生活乐章就得重写
如果没有之前那场儿戏
那现在也满另一个四年了

世上没有没有如果
所以
我还是安安分分的好

不知道下一个四年
我又会在哪里呢?
(我知道好命的人家女儿都快四岁了><)

表现

最近频频被上级关注
转到新的组别已有四个多月
不过似乎都还没有做出什么东西来

他们问
是不是under stress
他们说
怎么转组之后的你
变得不像是以前组别的你?

那大概要从“往事”说起
当初那一只什么都不会的菜鸟
刚进来上班不久
没经过什么训练
就直接被丢进去project里磨练了

大家发现

这个“新人”学东西很快
这个“新人”竟然还做得不错
于是
对她期望自然会提高

然后再换个组别
已经不算是新人了
当然也想要她做出一些成绩

可是
上面一句话说
因为你还新
所以我们不能贸贸然把你放进project里面
“怕”你做不来
也“怕”你太压力
所以要等你对我们说你“准备”好了

老板呀老板
心理上我已经准备好了
一边厢你说从错误中才可以学习
一边厢你又不给我机会去磨练
你要我如何说“我准备好了”?

人是很本能反应的
你把一个人丢下水他才能学习游泳
要不然看再多手册做多少练习
也不及直接上阵杀敌

我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
可是如果得到信任和机会
我会比别人更努力
你想要我证明我自己
也请给我机会吧…

我已经尽力做好每一样差事
可是如果你尽给我一些无关痛痒的
我也自然就是平平淡淡的过
拿这份薪水
实在是不容易呀!

怨不得…
谁叫我之前表现得太好(臭美下):p

懒散的十二月

十二月真的是让人提不起劲工作
接二连三的假期
还有被逼要清假
总括下来一星期只工作三天
也难怪天天都在monday blue当中

十二月
工作上将会有调整
新的工作团队和内容
也需要时间去适应
可能会要忙一阵子才会上手
(希望忙一点让我不要那么懒吧)

十二月
去了今年最后一个婚礼
我最好的两个朋友结为连理
叨光他们的甜蜜幸福

2010年走到尾声
2011年就快要到来
希望在新工作上能够有所表现
这样也不负别人对我的期望和提拔

2011年最让人头疼的
就是有一堆熟男熟女朋友要结婚啦!
粗略估计至少有十对新人报道
天呀!我真的要节衣缩食了

婚礼是让人很开心的
不过背后也要付出代价$$
>.<

2011年
希望自己过得更充实
如有机会
我还是很希望可以回到校园
拿个硕士或什么课程

期待全新的一年
我有足够勇气和毅力面对所有挑战和未知的未来!

I’m ready

这个所谓改变
是自己所争取回来
是好是坏
无法预料

然而坚信
只要自己所选择的
不管多辛苦或艰难
也会甘之如饴

也许不能再懒散偷闲
也许会碰到很多挑战
因为遇到难题
才能了解自己的不足
而努力去补给和增值

看回以前写的部落文混一年
当初对未来的工作就是有如此期许:
“我想要多一点忙碌
多一点挑战
多一点机会
趁年轻时多学一点多做一点”

两年以来在现在这个工作岗位
也有忙碌过
也有挑战过
幸运遇上了一个新的机会
可以让我再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

本来以为不可能的
经过和老板的沟通、商量
终于有了转机

正如一个前辈和我讲过:
“This is your career, you have to decide what you want.”
很多时候我们一味接受上级所安排的
可是却没有想过那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如果长期做你不喜欢的工作
恐怕是很难让你有所发挥
最后可能你也是会另谋高就..

与其如此
不如在事情“还未恶化”之前
好好地和老板商量
争取自己事业上的小小坚持
就算前面可能是条难行的路
至少我也尽力尝试和奋斗过

加油!
为我自己~~
若干日子再回来看这帖
那也是飞度万重山之后的事情了
^^

2010年尾
向做了两年的类似同样工作内容告别
重新再放下身段
投入一个不同的工作项目当中

展望接着的2011年
期待有个即挑战又有冲刺性的未来
I am READY!

争取

感情的事情
很多时候
是要靠些缘分

缘分给你一个机缘
发现了灯火阑珊处那人原来相似
缘分让你偶然地遇到了某个人
而产生了好感

可是如果这个缘分来到
你本身却没有准备好
或者还在忐忑犹豫之余
它就悄悄溜走了

要知道
幸福不只是靠缘分
也需要自己争取的

工作也是一样
机会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的
而你却要让自己时刻做好准备
够努力肯付出的
总是比较容易被人发掘

也许有人甘心朝九晚五日复日
也有人很早就定下目标
很积极地一步一步去实现它

如果你一直抱怨
你的工作不顺
你的薪水升幅很低
你的事业没有起色

那么有问过你自己
你有没有努力表现自己的能力?
你曾经在事业上争取过吗?

默默耕耘没有错
只是在适合的时候
你还是要为自己争取该有的权利

工作上
没开口要求的人
最后可能真的是没糖吃

内有恶女

麻纱一直以为自己走的是刚强阳光路线
直到最近才从朋友口中听到截然不同的版本

和同事吃饭聊天时
提前了N年前曾经去YTL应征的经验
最为印象深刻就是那位面试我的主管
说麻纱应该不能胜任该工作
因为他觉得麻纱比较柔弱
应该处理不来太艰难(tough)的任务

我当刻呆住了
应征过这么多次都从来没有听人如此说过
反而说我看起来很独立能干的一票人在
不必问也知道我没有通过面试

后来
我只能说我证明了
他是看错

同事听到我说这经验
竟然也纷纷附和
说我的外表的确给人如此错觉
刚进来的时候
就让大家都大跌眼镜
因为没有人想到我可以胜任(据说艰难的项目)
工作能力大大超乎了他们的基本期望

同事还补说
可能是我的声音的关系
听起来就柔柔的容易被欺负


那是多大的认知误差
我一直都笃定自己的声线
在女生群里面算是中低沉了
而且说话一向来就大刺刺
可是怎么听在别人的耳边变成温柔婉约

就连朋友也来补一脚
说我外表看起来就是斯文无害型

男友还很干脆的给评语
简直就是披着羊皮的狼

老板那天还很诚恳的对我说
“知道你是那种很乐心帮助同事…”
天,怎么有这样的错觉?
我从来没有“热心”过啊
我都是做完自己的分内事就撤的…

男女都是视觉动物
我们也太习惯靠书的封面来评断内容
可是啊可是
误解错觉就是如此这般照成的

我知道
装可爱自拍照时的确是看起来“天真无害”
斯文打扮下的笑脸也“看似”温柔大方
亲爱的 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哦
请认明“内有恶女”的告示牌
不要一不小心栽下来
到时候咬手帕找人哭诉就太难看了

哈哈哈哈!
姐姐是有练过的
小孩子在家不要乱学哦~ :-p

极品2

还记得我之前提过公司里的极品吗?
不知他不幸还是我不幸
老板还是安排了他和我一起共事
因为不能一直放任他不事生产
可是又没有人对他独立挑大旗有信心
所以就把我拉了进来
若有什么不对劲还可以亡羊补牢

和他接触了好几次之后
也慢慢的看穿了他的底牌
每一次若做错了什么
他总是会找一些堂而皇之的理由
让整件事情看起来不是他的错

我平时用三四天做好的事情
他拖了三个星期都还没有做好
而且做出来的东西错漏百出
接下来一个星期
累得我组长每天要花好几个小时
帮他找他做的错漏
然后教他更正
很多时候我组长干脆自己动手改
然后要他比对他两者之间的分别

他自己捅的漏子
却不懂得自己去收拾残局
一直要我组长帮忙
也许是组长施压的关系
他不得不(应该非常不情愿下,我猜)
来找我帮忙
他有求于我
还好没有很不客气
可是那种怪怪的脾气
和难沟通的性格还是没变就是
我也尽我能及的给予协助

后来他还好意思问组长说可不可以延期
我组长当然坚决说不
结果勉勉强强他才赶在限期交工
好啦
他把他做好的那部分交给我
我曾经再三和他确认他有没有做好测试
而他都说已经做好测试

结果我一看那些程序
就知道里面一定有不少错处
一测试就发现很多东西都是不完整的
而他说自己已经做了测试
摆明是睁眼说瞎话
换着是以前的我
大概是把东西摔回去大吼:
“这样的东西你也敢给我测试?”

不过麻纱年纪大了
也觉得没必要为其他人动气
当场也不愿找他当面对质
只是优雅的修书一封(email也)
点出他每一处的错误
要求他更正之后再给我正确的版本

当然
他也是得依靠我组长协助
才一一找到那些问题如何改正
今天给了我更正的版本
然后我再继续测试
又找到了另外一波的问题
很好
重复做之前的动作
退回去等他再修
明天再测就是了

我也不过是打工的
分内事还是要做的
你做不好的部分
我是不介意帮上一把的
你把事情做糟了
对我而言也没差
就是把你那部分接收过来改正而已
没有太正面的冲突

想想他也是蛮可怜的
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
不知道外面的人对他的评价
一直认为自己没有错
别人的善意被曲解
别人的指路点明他又不接受
偏偏要照自己所理解的那套去走
可是理解又有所偏差
所以处处碰壁

组长已经放了风声
这件差事一完
可能又要有人事上的更动了
也许别处有更适合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