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粽记

也许是家里的长辈都厨艺高超
所以我们这些小辈在家
一般都是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

然而他们年纪也大了
有些事情也不该如此理所当然
麻纱就告诉姑姑说
想要帮她一起裹粽子
也好从旁偷师一下

这大概算是麻纱第二次裹粽子
第一次时
是嬤嬤还在的时候
那时她身体已经抱恙
我们请了隔壁家的大婶来帮忙
鸡手鸭脚的麻纱也一起凑热闹
很多变形不合格的粽子
就交到嬤嬤和大婶手中被纠正
不管是什么情况
经过她们的手
就是化“腐朽”为神奇去

这次
爸爸也来参与我们裹粽子
麻纱该感激爸爸的
因为他的到来
让姑姑需要分神去照料提点他
所以麻纱就多了很多自由和空间”自我发挥“

经历了大概两个小时
麻纱以”龟速“完成了十三只粽子
天呀!累坏了
而且裹粽的过程的满头大汗
出差错时又需要纠正重头再来

累是还蛮累的
不过看到自己裹的粽子
还是蛮开心的
虽然不是很正规很漂亮
看得出是”菜鸟粽“
可毕竟也算是成功啦
反正拆开之后也是一样吃到肚子去

裹粽任务
成功!

有机会还要多多练习
相信会越来越好的
今晚自己蒸了粽子
也许是自己亲手劳动而得
吃起来特别香特别美味
仿佛以前嬤嬤裹给我们吃的粽子的味道

嬤嬤
我想你呢~
如你所愿
你的琪琪已经长大了
还会裹粽子啦!

我最亲爱的
你是否别来无恙?
我没让你失望
我一直都很乖 🙂

姐姐,对不起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
这次回家
全程都对我摆臭脸
逗你说话你也反应冷淡
是我做错了什么?
我哪里惹你不愉快了吗?

如果是我做错了
可以告诉我吗?
我愿意道歉
也愿意改过
可是我不愿意我唯一的亲姐姐
对我那么冷漠

你大概不知道
一直以来
你的妹妹
其实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坚强勇敢的
在你们的面前嬉皮笑脸
只是不想你们为我担心

过去那一两个月
我比较少回家
除了是因为周末有活动
另外一个原因
是我不想回家让你们看到
会让你们担心的我

我大概是慢半拍的人
大概事情过了一个多月
它的效应才慢慢接踵而来
多少个晚上
我深夜里面醒过来就再也睡不回去
躺在床上等待一分一秒过去撑到天亮
身体疲惫精神却不愿意休息
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
就开始担心这次又会在多少个小时之后醒来?
五个小时?三个小时?
多少个白天
我对着食物完全没有食欲
只能喝一些比较流质和容易消化的
不能完全不吃因为胃会受不了
不能吃得有饱的感觉因为之后胃就会开始痛
还是有饿的感觉可是却吃不下
那一种感觉你可以体会吗?

我深陷在情绪里面却哭不出来
那种种失恋的症状折腾我
原来是我高估了自己
早该知道三年的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忘
脆弱的时候
我好想打电话回家听听妈妈的声音
好想打回去和她诉苦
可是我知道我不可以
她会担心我的
平时她都已经很难睡得好
我怎忍还要她再为我的事情纠缠?

情绪上我尽量掩饰
身体的消瘦和不健康还是瞒不了
我知道妈妈开始担心我
所以之前我决定暂时不回去
撑过那段艰难的日子
把自己养的胖一些
让自己的情绪自控一点
再回去你们就不会那么担心我

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让你生气我了吗?
也许当时我的情绪不好
对不起
请不要讨厌我
因为我最亲的人对我冷漠
我会很难过

我记得嬤嬤和妈妈都说过
我们这辈子就只有这两姐妹
应该好好珍惜

想你知道
我很珍惜这过去二十八年来
你给我的陪伴
小时候你总是陪我带我玩
我们扮周会唱国歌校歌和颁奖
我们玩扮家家酒一起煮食
我们假装开公司拿小本子来记账
我们拿嬤嬤的被子搭成属于我们自己的小天地
我们在屋子后院骑脚踏车
我们一起玩电动我总是先GameOver要你迁就我
我们一起洗澡然后模仿电影做无聊的手势
我们闯祸被打之后一起细数腿上的藤鞭痕迹

慢慢长大的时候
我们分工合作在档口帮忙
我们在档口外头分段演唱大地回春
我们在车子里面大声喧嚷那首广告新春歌曲
我们一起带小狗狗去散步
我们和表哥表姐的孩子们打成一片
我们轮班在医院里面照顾嬤嬤
我们在她离开的时候一起放声痛哭
我们甚至承诺对方
若比对方先离开
要替对方换上寿衣
不要假手与那些粗鲁的外人

第一次到陌生南部去念大学
是你陪伴我一起入学和办好所有琐事和手续
每一次你都抱怨我住的地方穷乡僻壤
要走很远的路又没有中餐吃
可是我念书四年来你却来探过我不少遍
我们一起去Summit买新年衣服
我们一起去吃美味的瓦煲鸡饭
我们搭巴士去水上乐园玩耍

出来工作之后
我们一起住在那闷热的小房间里面
很抱歉
我工作总是那么忙
回到家你已经沉沉睡去
可是知道另外一边有个亲人在旁
知道说晚上回到家不是孤单一人
那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陪伴
我们一起去发掘好吃的食物
我们一起去逛百货公司血拼
我们一起跳韵律舞减肥
我们一起吃我煮的蔬菜健康瘦身汤
我们一起去星期四的夜市集买一堆小吃

对不起
我谈恋爱之后少了陪你
对不起
我们最后还是为了比较靠近自己工作的地方
而分开住了

你不知道
我花了一段时间
才习惯了自己一个驾车来回芙蓉
我多怀念那些有你陪伴的日子
我们一起在车里聊天说地
那一小时或更长的车程变得很短

我想要你知道
你是我唯一的姐姐
也是世上我很在乎的其中一人
请你
不要生气我
不要讨厌我

如果我做错了什么
请让我有改过的机会
好吗?

P/S: 请不要惊动家人尤其是妈妈,我不想要她担心。我已经在痊愈了,我也会努力好起来的,不必太担心我…

您还好吗?

又一年了
您已离开六年多

农历三月时
就是我们来探望您的日子

您总是疼我
我知道的
其他人都不常梦到您了
可是也许你放不下
还是常常在梦里探我

对不起
让您担心我了

昨夜
梦到和您共车
您在前座
我在后座
车子停下来之后
您对我温暖地笑
我想要抱一抱您
您却消失不见了

醒来之后
心情还是愉快的

您还好吗?
希望您现在身处的地方
没有病痛哀愁

不必牵挂我们
我们都长大了
懂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伤痛都会过去的
而我们永远怀念您

嬤嬤
我想你
好想好想
虽然你不在
可是我还是会乖的
因为我知道
你想要我过得好
我会的
一定

乖,不哭

嬤嬤
我又想您了
您离开之后
我的心缺了一个口
尝试拿别的来填补
可是还是觉得空空的

我答应过您
会好好照顾自己
这样才可以照顾好其他人
很抱歉
偶尔我还是没有做好
虽然我一直很努力

小时候常常病
那种软弱的滋味不好过
正在煎煮的药嗅起来都是苦苦的
而您那声吃完药赞赏我:乖
比嘴里的加应子还要甜
而那种渴望被珍惜疼爱的感觉
支撑了我走那么久

潜移默化间
念书努力一点吧
我愿得到多一些掌声
工作尽力一些吧
不想让人失望而被嫌弃
对人好一些吧
看到别人的微笑使我温暖

坚强一些吧
那样家人和朋友才不会担心
随缘一点吧
说服自己那些没什么值得渴望的
宽容多些吧
转身前擦掉眼泪我还能为你微笑
阿Q一点吧
一切不管好的坏的终究还是会过去的

我一直都很乖
你说这样是为我好
我就听你的
你过来摸摸我的脸
多苦的我都愿尝
只要你一直牵我的手
我就可以跟你走
如果你愿意相信
我也可以继续坚持到底

每一次任性的背后
其实我都愧疚
那不是我那不是我
我多不愿意说出拒绝的话伤你
嘴里说出那句“不”
仿佛给自己打了一个耳光
你不知道
拒绝的人反而是最难过那位

因为我一直都很乖的
偏离了正轨也让我觉得不安全
那些陌生的未知的我也害怕
胆怯的话我没有说
虽然外表看起来那么勇敢

不再像从前
我知道
您会一直给我依靠
不管我做了什么
您都会微笑看待
我病了累了跌倒了
你会扶起然后说:乖,不哭

您让我知道
不管我是个怎样的孩子
您都依然疼惜我包容我
不是因为我念书很好
不是因为我长得可爱
不是因为我对您好
不是因为我像谁
而只因为我是我

没有人再像您了
不是吗?
我还期待些什么

后来有些人还是会和我说我乖
后来还是有些人为我擦去眼泪
我知道我明白的
他们都不是那一位
不可奈何的
我还是被牵动着
只要你我说乖
只要你安慰
我对自己轻轻的说
乖,不哭

P.S. 我乖,我没哭,别为我担心。

包红包

嬤嬤还在的时候
有好几年
我都会帮她包红包
把换来的新钞
逐张的
放进红包封里面
然后封口

不知道为什么
我还蛮喜欢
这些反复简单的动作
也许是受小孩时期收到红包影响
一包一包的红包
送一个又一个的祝福

两元的
五元的
十元的
都无所谓

我帮嬤嬤包的
都是派给别人家孩子

而她新年派给我们的
总是特别亲手给我们包的

小孩子时
收到红包和拆红包时
最快乐

长大了以后
发现封一个一个红包
又或是把一个红包交到长辈手里
有另外一种快乐

近几年
嬤嬤没有在了
我换了帮小表哥包红包
重复着简单的动作
同时
永远怀念着

能够和家人朋友一起欢庆佳节
没有天灾人祸
健康、平安、快乐
我感恩,也惜福

新年快乐。

爷爷

爷爷
这是一个我很陌生的名词
因为在爸爸还是小孩的时候
他就已经不在了

而从小到大
我嚷着嘴里的
就只有阿嬷
没有爷爷

对他的记忆
就是和阿嬷的结婚黑白照
还有墓碑上那张脸

如果他还在
他会不会也像阿嬷一样地宠我呢?
应该也会吧
他会给我买糖
他会把我抱在怀里
他也会在我跌倒哭泣时帮我擦干泪
他也许会陪在很多个夜里哄我入睡

在KTV里面唱了那么多惨情的歌
也只不过力竭声嘶而已
唯独听了一首曹格的《爷爷》
而引出了我的泪水

“长大的世界充满了伪装
牛奶糖不再是犒赏
说故事捉迷藏爱的失望
犯错却没人原谅”

“我 又踏上 弯弯的小巷
今天陪我的是月光
我 终于懂 时间的重量
你却 不在我 身旁 ” — 曹格《爷爷》

我想起了亲爱的阿嬷
不管我做错了什么
都一样用爱包容我

长大了终于懂得
有很多事情都是不能重来
而最遗憾的是
你已经不在我的身旁

我原谅了
那些所有的错
我也原谅了
自己

吃的习惯

null
和朋友聊天
说起了吃东西的习惯
我从小就不吃动物的皮
鱼皮、猪皮、鸡皮
我都会拔掉
皮下那层脂肪也不例外

那是从小被惯坏的纵容
疼我的嬤嬤
总会不厌其烦地
把所有皮都去掉
才放入我的小碗

皮蛋粥里面的皮蛋
会先帮我吃干净
三王蛋也允许我翻开拨走皮蛋
姜水里面的蛋永远都留给我
吃糯米鸡不过不爱吃鸡肉

再小一点的时候
家里的酿料
酿苦瓜、酿茄子、酿豆腐
嬤嬤会挖掉中间的鱼肉酿料给我
到后来
每次都一块圆圆全是肉的煎鱼饼

她说
那是酿剩下来的
可是每次都有这么一大块
给我的

长大以后
还是保留了这些习惯
从没想过改
靠后来的人包容

不吃皮
不爱肥肉
不吃鸡脚
不吃皮蛋

其实也不算是太挑剔的人
可是不吃的
一点也不愿意妥协

身边的
有的早餐不能吃面包
有的不吃葱
有的不吃猪肉
有的不可以吃虾和螃蟹
有的不吃动物内脏

我想
个人喜好
还是可以接受的范围

不吃
就不要点/买
也不会浪费

比较可怕的是
点了餐
吃了觉得不好吃就不吃

如果不好吃的程度没有到难吃的地步
我还是会将就一下的
除非真的难以入口或太饱
(所以为什么有今日的身材)
可是偏偏就是有人对食物水准有非比要求

那也许也只是别人的习惯
虽然我看不惯… :-p

黄绳

好多年以前
每逢农历的九月
我们会随着旅游巴士导游
来到这座陌生的大城市
为的就是到安邦九皇爷庙参拜

嬤嬤和姑妈紧紧牵着年纪还小的我
就怕被拥挤的人潮给冲散
庙里弥漫的烟熏泪了眼
来燃香参拜的信众络绎不绝
诚心的跪拜在九皇大帝下
有的祈求一家大小的安康
有的祈求发一笔横财添富

捐了香油钱
拿回一捆黄绳和符咒回家
让家里的小孩绑在手腕上
求九皇爷保佑他们快高长大
聪明伶俐

我记忆中
每逢农历九月
我的手腕都会系上这条黄绳
学校里面其他很多小朋友也一样
黄绳总会因为洗澡或洗手而弄湿
渐渐的褪成一种褐黄的陈旧
而我也总是随它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或是我们渐渐大了离乡背井去念书
或是家里最亲爱的老人家走了
有好多好多年
我都没有再系这黄绳

今年,就在昨晚
诚心全天持斋
就是为了要去参拜九皇爷
虽然有点兜转和得受塞车之苦
总算是多年之后再次来到了安邦九皇爷庙

印象中本来拥挤的小庙
这些年来已经扩建的非常雄伟壮丽
本来开发给信众参拜的内殿
也被围起来不得越雷池半步
我们只能远远地在外持香参拜
希望我们的祈求能达那数尺黄布之后

承蒙您庇佑
陈家娃儿都已长大成人
以前常来拜你的姥姥已不在了
请求您保佑其他还在的长辈们长命百岁
身体健康
咱合家出入平安

九皇爷庙附近的街道都封起了路
晚上变成了热闹的夜市
摆卖着各式各样的供品香烛
有燃香算命走江湖的
还有各式各样小吃和玩意儿
目不暇给

我看见很多信众都携老扶幼一起到来
华人几千年来的信仰
就是如此一代传承一代

前面的人或许已经都不在了
可是后人会遵循前人的脚步
我们现在做的
以前以前的时候他们也这样做
不管社会如何发达
我们仍然需要这种心灵上的信仰支撑

也许在很多年之后
如果我有了自己的下一代
我也会在每逢九月带着她/他来到九皇爷庙
告诉他说当年他的阿太和姑婆
也是这样带着年幼的我
来安邦参拜九皇爷
然后给他的小手系上黄绳

让这黄绳
系着我们的传统
一代接一代

梦,祝愿

今天早上又发了一场梦
我梦见我带嬤嬤去旅游

梦境里那个我们要去的地方
有点远有些曲折
可是我毫不放弃的
还是带着嬤嬤去了那个地方

梦里
我清晰的记得
我帮嬤嬤拍照
也把我自己摄入和她的合照里
我感受到那种带她去旅游的快乐
我也享受着那种达成的满足


是反映了
我在梦里圆现实不能完成的心愿吗?

梦里
我完全没感觉她已离开我好久
还是如以往的熟悉
那双满布皱纹的手
我如以前般一样的牵着

阿嬷
我很想你

婆婆最近病了
情况不是很好

上个周末连续两天我们都去探望她
因为生病她整个人都显得很憔悴
我仿佛从她身上
看到当日您的影子

我握着她那满布瘀青的手
手上那些抽血插针的针孔清晰可见
我用手梳理她一头白发
我轻轻按摩她显得无力的双腿

我想给她支持与力量
让她能够勇敢面对和战胜病魔
我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只能在内心里默默祈祷
和陪在她身边
缓缓用手在她背后安抚打圈

我轻轻的说:
不要担心
会慢慢好起来的
安抚她也说服自己

我担心婆婆的病
也担心妈妈太忧虑难过
我劝妈妈别想太多
很多事情担心也没帮不上忙
不如实际想办法来解决或改善

可是
我知道很多个夜里
她都无眠
看见她疲累担心的脸
我也很难过
在电话里给她叮嘱
要她好好照顾自己
不要让我们在外坡担心她
说着说着我也有些哽咽

事不关己
关己则乱
越是亲密的人
越是感受切肤之痛

阿嬷
所以当初我那么疼

阿嬷
所以我到现在还常常梦见

我虽担心婆婆的病
却还是可以坦然和冷静
然而更放心不下的
是总是想太多睡不好的妈妈

阿嬷
您在天之灵
替我保佑婆婆可以早日康复
也愿爸妈的身体健健康康的
好吗?

每一次入寺庙上香祈祷
我第一个许的愿
总是没变
从以前的
希望阿嬷婆婆长命百岁
希望爸妈姑妈健健康康
到现在的
希望婆婆爸妈姑妈长命百岁
健健康康

愿我身边的人都平安,健康
我已满足

芒果核

昨天晚饭后
切了一颗价格不菲的印度进口芒果
一百克打折了也要价一零吉多
一颗大概要四到五零吉
比泰国或本地芒果贵不少

一分钱一分货
印度芒果果肉多汁又甜
吃得很过瘾
偶尔小小奢侈也不坏
麻纱从来就不会亏待自己
(这点我屋友是很赞成,
她一直都觉得我对我自己很好:-p)

从小到大
在家中吃芒果不少
皆因家里一众女流都爱吃芒果

我没有对芒果有特别喜好
(其实很少有我不爱吃的水果)
(除了杨桃不是很喜欢之外)
而且我也不大挑食
对于芒果
我比较钟爱它的核
喜欢那种捉在手上吮和啃的口感
一颗芒果核我可以啃很久
直到没有味道也不舍得丢

所以每次妈妈或嬤嬤削芒果
我就要她留核给我
不在乎要吃果肉

可是
她们疼我
每次总是特地削果肉薄一点
让果核留厚厚一层的肉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不懂自爱
也不懂为什么很多女生好像只是为了别人(爱情?)而活
我一直以为
疼爱自己对自己好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
每个人都自然而然的会去寻求快乐
可是为什么每次还是有那么多人说日子过得很苦
为什么还是有人觉得活着有那么多烦恼?

今天在书展
我看到了一本书《苦难也是一种财富》
里面的理念我很赞同
人生在世
不是只是来享乐的
也应该吃些苦
生活本来就是一种体验
老人家说吃苦当进补
这样才会让人坚毅和进步

思想正向则内心富足
人也更容易快乐

原来家里人从小到大就惯我宠我
是让我长大后懂得自爱和善待自己
他们一直都如此疼爱我
我怎么忍心糟蹋自己来辜负?

没有养成太刁蛮和不知人间悲苦
应该是因为从小到大
家人让我尝甜时也不忘给我吃些苦
(从小在档口帮忙打工可不是白混的)

别人看我啃芒果核
不知情的
会觉得说怎么那么可怜和寒酸?
孰不知那是我的享受

如何给快乐定义
如何给生命赋予意义
是由你自己来做决定
何必管别人异样眼光?

Pain is inevitable
Suffering is optional

一颗芒果核
你看到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