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勇敢

这是上一篇贴图的延续
因为看了韩剧《绅士的品格》
里面那一对很受人喜爱的老少配
男的深情温柔
迷蒙的眼睛总是带一点忧郁
他的女人说,他的季节应该是雨季

女的是年轻漂亮的富家女
直率可爱总追随着她爱的oppa
一回国最想见到的不是亲哥哥而是她的润oppa
要求借用男的五秒时间是为亲手做给他的包配色
偷偷买了情侣手链然后送给他
借着喝了酒的胆量装醉倒在他怀抱里
总是想要赶绝他身边的所有异性
只要见到或听到他的声音就心花怒放
眼睛总紧随他的身影一秒也不愿错过
她甚至卑微恳求的问:我真的不可以喜欢你吗?

就算他再保持距离再冷漠
她还是不改热情近一切想要接近他对他好
这样的男人总是让人迷恋
太深情太温柔
反而让爱他的女人更受伤

是因为爱情吗?
真的真的很爱吧
才会这么勇敢
才会这样不顾一切
不管矜持
不怕受伤
不计较吃亏
不留余地

我想
也是因为年轻吧
不害怕丢脸
也不怕失败
因为还没真正受过爱情的伤
也还有很多青春可以蹉跎
跌倒了爱错了还可以重来
再期待下一段爱情

年轻时
我们不是也曾那么勇敢吗?
不计较回报的
只是想要对对方好
倾近所有的
为他做许多许多事
也为他流了很多眼泪

那时候的我们
都没有保留
我们太年轻
所以我们爱他
多过爱自己

然后
受过了伤
尝到了痛的滋味
伤口愈合了
下一次又再轮回

一次又一次
从一开始的一百巴仙
因为经验伤痛打了折
一点一点的流失
会不会和上次一样结果?
会不会又再成为熟悉的陌生人?
于是
想要传的简讯搁下了
想要打的那通电话不敢拨
想要问那句:你喜欢我吗?发不了声
那些放不下的
绊住了我们的脚步

为了保护心底那个小女孩
我们学会了世故伪装
我们只喜欢那些喜欢我们的
我们不会先开口说爱
也许装着不在乎久了就真的会不在乎了
我们开始说自己一个人过也很好

经过了那些年那些事
我们都回不去
那从前
那么勇敢
为了爱情

庆幸的是
回看过去
年少时那一抹最亮眼的色彩
就是因为那些流过的泪
那个很爱很爱却没能在一起的
感谢他
给过我们机会
知道原来我们可以这么爱一个人
感激他不爱我
让我们学到
总有些事不是你多努力就能得
谢谢他
让我们遇见让我们心动
让我们曾经为爱勇敢
因为到最后
这份回忆
不为他
是为了自己
不留白的年轻

Advertisements

勇敢

女孩竟然可以如此勇敢
当面对爱情

不怕受骗不怕没有未来
一致的恶评也可以不闻
边掩饰心虚
边粉刷太平

别人问
为何你这么勇敢?
除了爱
还剩什么可支撑?

为何不走平坦一些的路
为什么不避开荆棘和忐忑
只能默默地问
为什么不能遇上简单一点的情节
为什么不能遇上不那么复杂的那个人

不是我们选择爱情
爱情它选择了我们

所以
我们只能遇上
那个被缘分安排的
为什么心它要怦然心动
为什么眼睛它要落泪难过
不是我不是我

面对别人
我们总似勇敢
面对自己
我们却如此怯弱

面对爱情
我们卑微地等待宣判
它来或去
接下来故事会如何

面对他人的质疑
你说服别人也说服自己
虽然你完全没把握

停下或往前都不容易
你告诉自己勇敢一点
爱错或错过
也许我们没有选择

抹去

热爱相恋的人儿
毫不吝啬和世界分享他们的故事
情话礼物合照
浪漫甜蜜缠绵
宝贝bb我爱你
爱的宣示是最棒的权利

当爱已不再
遗留下的全是伤害
礼物可以通通扔掉
照片陪葬爱情一起燃烧
该死的回忆却不是说忘就能忘

通讯录删除掉爱人这组别
颤着手确认清除那独有的称呼
可笑的是那组号码我还牢记着
常光顾的餐厅已没有再去
是害怕遇到某个相似的背影
又挑起了伤心
谁愿平息的泪再决堤

如同洁癖的人
彻底的做一次大扫除
相关的都丢掉都收起吧
看不见就可以假装不想念
不留一丝回忆的痕迹
也许能当作只是梦一场
梦醒了我还是原来的我
心还痛是因为它知道被遗弃了

面书上的时光线记录了曾经
删掉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删掉了相关直属的族群
删掉了已过去的过去
删掉了不再见的再见
删掉了曾经被爱的曾经
留下了现已不被爱的自己

转身离开的人
也许都不该再回头看
那些被相机捆绑的美好时光
也挣脱了枷锁
只留下满目疮痍

逝去的是该放下的
也许早就该明白
没有什么可以永远
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没有铭心就不必伤心
没有拥有就不会失去

最后再一次揭开结痂
抚摸那错横的疤痕
疼惜那被隔绝的记忆
回顾那一张张合照
重看混和伤痛的美好
含着笑
敞着泪
最后一次的
抹去仅有的过去的痕迹

回望
过去竟然如此空缺
抹去了你
就再也没有剩下些什么
像跳带的录像机
像忘词的歌曲
像遗失的段落
荒谬走调不能成一体
牵连或深或浅
剪不断理不当
只好忍痛全部一起遗弃

我想要抹去伤痛
未料最后剩下的
只剩苍凉的零星

安全感

很多女人说
男朋友太帅会没有安全感
可是年纪渐长之后你会发现
帅的固然被其他人垂涎倒贴
可是不帅的也不见得他不会去招惹他人

所以有的姐妹干脆说
既然男人不管帅不帅都不可靠
那就干脆找个帅的
至少还赏心悦目:-p

这方面
我反而欣赏男人的坦荡荡
他们一开始就摆明了:我是视觉系的
男人可以的话他们都会先找漂亮的
如果找不到才会退而求次
很少听男人说女友太漂亮觉得没有安全感吧?
很少看男人特地找个丑女因为怕被劈腿?
只有女人会说:
我要找个不帅的比较有安全感:-p

女人呀
其实你错了
根本就不是帅或不帅的问题
打从你一爱上他
你就没有了安全感

女人天生就没有安全感

越喜欢越在乎越陷入的
你越害怕失去
所以当你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
你的安全感就离你远去
当你幸福的时候
你会担心下一秒会不会就要失去
当他还陪着你的时候
你已经开始为之后要说的那句再见难过

男人其实不了解
为什么女人都没有安全感
当一个女人太在乎她的男人
她就会开始想很多很多
粘得太紧她会怕对方困扰
疏远一些她又怕对方错觉她不在乎
像捧在手里的水
感觉一分一秒在流失

所以
女人在爱情里面患得患失
她打电话想要听听你的声音
她传短信只想说她挂念你
她担心你驾车太快不安全
她怕你工作太忙碌伤身体

她想得很多很多
可是她想的都是你都为你
而你不懂
这一场她心理上的内战

男人最常让女人觉得没有安全感的
有的是来自物质有的是精神层面
也许这个男人的条件给不了她安全感
她觉得他对待爱情的态度不成熟
她觉得她在他的心底占不上位置
她觉得男人给不到她安定的生活
也许男人的条件不错对她也好
她会担心说会不会有小三
她会害怕年华老去感情却不开花结果
感情会不会被岁月磨蚀到最后成淡而无味?

也许就是因为太爱了
所以才那么害怕失去
如果比较爱自己
分离了也可以再找一个代替
如果比较爱工作
爱情可以只是生活调剂品
如果比较爱金钱
那只需要保养好自己钓金龟婿

其实有时候
女人要的安全感都不来自于金钱
你有没有轻轻搂着她对她说:我爱你
你有没有到哪里都牵着她走
你有没有花时间陪她做她想要做的事
你有没有深深地看住她的双眼

如果男人要让自己的女人感觉被爱
实在有千万种方式可以做
只要是真心的
女人都可以感受的到

天地之大奇花异草到处有
若你手上已摘下一枝
请珍惜

随缘?随便?

很多时候
看到那些成功的人士
觉得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个性分明
通常
他们都会有明确的目标
他们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
他们知道如何行动去达成梦想

你觉得
若你问他们是如何达到成功的
你会听到“随缘的”,“随便就成功了”吗?

随缘的
可能真的要幸运地
天降横财

随随便便就成功
可能真的是烧了八辈子的香
老天庇佑每天出门都遇贵人
事事一帆风顺
本来没有想要成功
却发财了发达了飞黄腾达了

有的人对自己现在的状况不满意
不管是学业工作生活爱情婚姻
可是抱怨归抱怨
却从来没检讨为什么
也没有想过要做出什么改变

我很喜欢英文里的quote
“If you don’t like it, change it;
If you can’t change it, try to like it”
vice versa

如果不满意
如果想要变得更好
你就得做些什么
天下不劳而获的例子实在不多

一直呆在同一间公司同一个岗位
却想要得到更好的待遇
你有尝试做和过去不一样的事情吗?
如果是部门或公司的局限
你有勇气去跨越它去改变吗?

从过去到现在都还是一个人
你嘴里是说随缘啦
可是你有做出什么努力和改变吗?
有去多认识新的朋友?
有让自己内与外变得更好?
有鼓励自己的心态积极一点?

一个人如果心底根本没有渴望成功
他最后能够坚持到成功的机率是多少?
一个人如果没有付出没有努力耕耘
他不劳而获得到回报的机会有多大?

当别人问你意见
问你想要什么
你回答说:“随便。”
会不会之后你又来埋怨不是你要的?

当你的命运问你想要怎样的明天
你说随便吧随缘吧
你就只能随波逐流
不看路牌不看地图随便就上一辆巴士
带你到你想要的目的地的机率有多高?

随缘本来非贬义
然而随缘应该建立在不强求之上
你努力了你付出了
可是偏偏结果不如人意
你只能改变你可以做的
可是你不能改变结果
这是随缘不强求

然而
随缘不是一个藉口
可以让我们不努力不付出
希望侥幸的就成功了
希望幸运之神眷顾就成事了

对于你自己的生活
可不可以改变想法积极一点
凡事去做得更好
理所当然的
命运该回报你更好的

女作家深雪在她的小说《女神门》里面说
生命只给你你所想要的
想要幸福
就要有追逐幸福的渴望和心态
就要付出努力的勇气和准备

朋友呀
不要再随缘了
我衷心的希望
你能够迈开脚步
去追逐那个属于你的幸福

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


你准备好了吗?

她说

爱情
让人尝到它的甜
却往往也伤人甚痛
怎么那个你爱的他
让人笑却也让你流泪

爱情
它悄悄地来
不露痕迹的
占住了你全颗的心

你为它
废寝忘食
因为心眼早已被嗔痴填满
你为它
辗转难眠
因为心智时刻被思念啃食

你和他相处的时候
喜欢看他滔滔不绝的说话
喜欢望着他微笑眯起的眼睛
他驱赶了你生活中的寂寞
填补了你心灵的空虚
每次相处都如此心醉
你希望时间就停留在次
每次道别都如此难舍
还未分离就以渴望再见

他给你承诺
他说让他来照顾你
他说他会全心全意给你幸福
你毫无疑问的相信
可是你太在乎这么一个人
所有独处的时刻都那么难熬
为什么两人在一起了
比一个人孤单的时候还要寂寞?

那个能和他白头偕老的梦想太美
担心会失去的感觉却太沉重

你和他都没有错
你和他也确实是相爱的
可惜
爱情只是他的业余
可是
爱情却是你的宇宙

天枰的失衡
我心疼它如此折磨你
夜里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的夜
想起他
你是否百般滋味涌入心房?

你开始怀疑
这段感情是不是你一人的独角戏
你不想计较谁付出比较多
你却不知道为何要如此委屈
你甚至不敢问
他还是不是那个对的人

一天一天过去
你觉得好累
为什么答应守护你的
却也是让你伤痕累累的
你问你自己
能不能有等到那个憧憬的结局
还是又是另一场令人惋惜的短暂?

你问你自己
何时才会梦醒?
你没有答案
如果拥有那么难
何不学习放下?
可是
怎么放下也如此不易?
如果那一天到来
你会不会又反悔
想要留下不走?

@ 林俊杰 — 《她说》歌词
我们爱的没有错
只是美丽的独秀太折磨
她说无所谓
只要能在夜里 翻来覆去的时候有寄托

等不到天黑 烟火不会太完美
回忆烧成灰 还是等不到结尾
她曾说的无所谓 我怕一天一天被摧毁

等不到天黑 不敢凋谢的花蕾
绿叶在跟随 放开刺痛的滋味
今后不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林俊杰 — 《她说》歌词

 

P/S:

最近我身边亲爱的密友
为了爱情吃了不少的苦
我心疼看着
却爱莫难助

亲爱的
我支持并尊重你的决定
我只想你知道
只要你快乐就好
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加油哦!献给妳和妳,美丽的女孩儿。

男人女人

男的女的其实都知道
什么爱情什么感觉
其实也不过是一刹那的事
它们都发生在暧昧未清的时候

因为陌生所以想要亲近
因为未知所以有希望
因为小心翼翼所以我们包容
因为距离所以我们思念

那是一个循环的圆
我们都知道
从结识到爱上一个人
从生疏到熟悉一个人
从暧昧走到明朗

最初感情触动总是最浓
接着慢慢的
参杂了柴米油盐
多了摩擦和争执
从模糊到看清
再美的东西看久了也习惯了
好吃的再尝第二次也不会再惊喜

谈恋爱的时候总是甜蜜
走入彼此的生活才是真考验
从抗拒到接纳包容
学习开放私人捍卫的领域

两个人总是有太多不同
也许世上没有真正合适的一对
人与人的相处都需经过磨合沟通
默契是年月日累积下来的事
融洽是磨合混杂彼此的习惯
一起培养一些两人喜欢做的事
也包括学会尊重那些你不懂欣赏的

男人像是工程师
需要下达指令才能执行任务
你想要什么不能拐弯抹角
若要让他自己猜透你的心思
那大概要等到地老天荒

女人就像是艺术家
阴晴不定得没有原因
这一刻嬉笑可人下一秒可能刮风下雨
男人奇怪怎么每次问:你怎么啦?
对方要不沉默要不只是敷衍说我很好
女人觉得若关心她的懂她的自然会知道
不懂的说了解释了也是徒然

男人爱一个女人
他会想要了解她
女人爱一个男人
她会愿意包容他

男人希望他能让女人开心
男人喜欢为他的女人做事情
他期望他的女人和他一起成长
因为他而变得越来越好

女人希望男人能为她而改变
也许她的男人有些不完美
可是为了她他愿意改善做得更好
对外她的男人可以遮风挡雨
回到家中他变回一个小孩让她照顾

男人体内住着一个女人
也需要被疼爱被安慰
女人体内住着一个男人
也希望被崇拜被追随

男人女人遇上
也许那不是一个太特别的故事
差异和雷同的化学作用
唤醒对方体内的异体

我们既是同类也是异类
互相排斥又互相吸引
所以说爱情是一场战争
最后在乎的不是输赢
而是爱你让我更加认识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