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勇敢

这是上一篇贴图的延续
因为看了韩剧《绅士的品格》
里面那一对很受人喜爱的老少配
男的深情温柔
迷蒙的眼睛总是带一点忧郁
他的女人说,他的季节应该是雨季

女的是年轻漂亮的富家女
直率可爱总追随着她爱的oppa
一回国最想见到的不是亲哥哥而是她的润oppa
要求借用男的五秒时间是为亲手做给他的包配色
偷偷买了情侣手链然后送给他
借着喝了酒的胆量装醉倒在他怀抱里
总是想要赶绝他身边的所有异性
只要见到或听到他的声音就心花怒放
眼睛总紧随他的身影一秒也不愿错过
她甚至卑微恳求的问:我真的不可以喜欢你吗?

就算他再保持距离再冷漠
她还是不改热情近一切想要接近他对他好
这样的男人总是让人迷恋
太深情太温柔
反而让爱他的女人更受伤

是因为爱情吗?
真的真的很爱吧
才会这么勇敢
才会这样不顾一切
不管矜持
不怕受伤
不计较吃亏
不留余地

我想
也是因为年轻吧
不害怕丢脸
也不怕失败
因为还没真正受过爱情的伤
也还有很多青春可以蹉跎
跌倒了爱错了还可以重来
再期待下一段爱情

年轻时
我们不是也曾那么勇敢吗?
不计较回报的
只是想要对对方好
倾近所有的
为他做许多许多事
也为他流了很多眼泪

那时候的我们
都没有保留
我们太年轻
所以我们爱他
多过爱自己

然后
受过了伤
尝到了痛的滋味
伤口愈合了
下一次又再轮回

一次又一次
从一开始的一百巴仙
因为经验伤痛打了折
一点一点的流失
会不会和上次一样结果?
会不会又再成为熟悉的陌生人?
于是
想要传的简讯搁下了
想要打的那通电话不敢拨
想要问那句:你喜欢我吗?发不了声
那些放不下的
绊住了我们的脚步

为了保护心底那个小女孩
我们学会了世故伪装
我们只喜欢那些喜欢我们的
我们不会先开口说爱
也许装着不在乎久了就真的会不在乎了
我们开始说自己一个人过也很好

经过了那些年那些事
我们都回不去
那从前
那么勇敢
为了爱情

庆幸的是
回看过去
年少时那一抹最亮眼的色彩
就是因为那些流过的泪
那个很爱很爱却没能在一起的
感谢他
给过我们机会
知道原来我们可以这么爱一个人
感激他不爱我
让我们学到
总有些事不是你多努力就能得
谢谢他
让我们遇见让我们心动
让我们曾经为爱勇敢
因为到最后
这份回忆
不为他
是为了自己
不留白的年轻

Advertisements

象牙塔

我是个幸运儿
一直被轻放在
我专属的象牙塔里

童年是最美好的象牙塔
集所有人的宠爱于一身
饭桌上总留有那一小盘私房菜
拔牙回家后有香喷喷的肉丸粥
吃生熟蛋从来不必自己动手敲
碗里总放下一只只剥好壳的虾
像怕我饿着总叮嘱我多吃点
怕我夜里着凉总起来给我盖被
边哄边拿衣角把我的眼泪抹去
小小的我不知天高地厚
因为总被捧在掌心
置放在家人溺爱的象牙塔里

渐渐的添了年纪也添了经历
曾经的曾经
有人给了我暧昧的象牙塔
有人把我带进了爱情的象牙塔
每次用餐都有人帮我讨一只叉
某人纵容我抓筷子难看的方式
有人请假照顾生病的我
有人无眠一夜看着睡着的我
纵容我的任性脾气和小毛病
习惯着我的习惯步伐和点滴
过去的过去
象牙塔随着人的离去
坍塌了满目苍凉

我知道我可以过得好
我清楚我可以坚强、独立、一个人
我可以自己开车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
却怀念着依附霸占某人的前座
我可以当夜猫挨通宵不愿入眠
却内疚着答应了要早一点睡
好多事情
已经学会了自己处理
不敢太依赖被给与的象牙塔
却又常常羡慕眷恋
那些被宠的任性
那些被照顾的束缚
那些被轻捧着的重量
那些被管的不自由
那些被纵容的难搞

惟有亲人
能百般迁就
为我打造一个象牙塔

谁会是那位亲
疼我惜我恋我爱我
陪我走进象牙塔
从此不走?

勇敢

女孩竟然可以如此勇敢
当面对爱情

不怕受骗不怕没有未来
一致的恶评也可以不闻
边掩饰心虚
边粉刷太平

别人问
为何你这么勇敢?
除了爱
还剩什么可支撑?

为何不走平坦一些的路
为什么不避开荆棘和忐忑
只能默默地问
为什么不能遇上简单一点的情节
为什么不能遇上不那么复杂的那个人

不是我们选择爱情
爱情它选择了我们

所以
我们只能遇上
那个被缘分安排的
为什么心它要怦然心动
为什么眼睛它要落泪难过
不是我不是我

面对别人
我们总似勇敢
面对自己
我们却如此怯弱

面对爱情
我们卑微地等待宣判
它来或去
接下来故事会如何

面对他人的质疑
你说服别人也说服自己
虽然你完全没把握

停下或往前都不容易
你告诉自己勇敢一点
爱错或错过
也许我们没有选择

敢不敢

很爱一个人
你会怕失去对方
太爱一个人
你也会怕失去自己

爱情也许很简单
可是却少一点勇气也不行

你,敢不敢?

敢不敢先走向对方
敢不敢冒着被拒绝的可能
敢不敢卑微的仰望
敢不敢揭露其实你也会软弱?

你所爱的
你敢不敢承认爱得比较深?
你敢不敢爱得不留余地?
你敢不敢许承诺一生?

不被爱了
你敢不敢转身离开?
你敢不敢跟回忆切割?
你敢不敢再爱下一个?

需要多大的勇气
才可以压抑颤抖的心
坚定的走向你?
需要多少的疯狂
才可以放下全部的理智
不留退路的争取?

怎么说服自己
他就是那个对的人
怎么灌输自己
就算爱错也不愿意错过

面对爱情
我们都不知所措
还愿意还可以相信?
会不会有苦尽甘来那天?
能不能不要再错爱?
自问自答
自言自语

因为我们想爱
所以我们不能选择

是爱情选择了你
我只能臣服
忐忑揪心每一刻折磨
最怕你说那句
只是一场玩笑而已

–麻纱正在听徐佳莹的《你敢不敢》

抹去

热爱相恋的人儿
毫不吝啬和世界分享他们的故事
情话礼物合照
浪漫甜蜜缠绵
宝贝bb我爱你
爱的宣示是最棒的权利

当爱已不再
遗留下的全是伤害
礼物可以通通扔掉
照片陪葬爱情一起燃烧
该死的回忆却不是说忘就能忘

通讯录删除掉爱人这组别
颤着手确认清除那独有的称呼
可笑的是那组号码我还牢记着
常光顾的餐厅已没有再去
是害怕遇到某个相似的背影
又挑起了伤心
谁愿平息的泪再决堤

如同洁癖的人
彻底的做一次大扫除
相关的都丢掉都收起吧
看不见就可以假装不想念
不留一丝回忆的痕迹
也许能当作只是梦一场
梦醒了我还是原来的我
心还痛是因为它知道被遗弃了

面书上的时光线记录了曾经
删掉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删掉了相关直属的族群
删掉了已过去的过去
删掉了不再见的再见
删掉了曾经被爱的曾经
留下了现已不被爱的自己

转身离开的人
也许都不该再回头看
那些被相机捆绑的美好时光
也挣脱了枷锁
只留下满目疮痍

逝去的是该放下的
也许早就该明白
没有什么可以永远
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没有铭心就不必伤心
没有拥有就不会失去

最后再一次揭开结痂
抚摸那错横的疤痕
疼惜那被隔绝的记忆
回顾那一张张合照
重看混和伤痛的美好
含着笑
敞着泪
最后一次的
抹去仅有的过去的痕迹

回望
过去竟然如此空缺
抹去了你
就再也没有剩下些什么
像跳带的录像机
像忘词的歌曲
像遗失的段落
荒谬走调不能成一体
牵连或深或浅
剪不断理不当
只好忍痛全部一起遗弃

我想要抹去伤痛
未料最后剩下的
只剩苍凉的零星

影子

我开着车
你坐在我的左边位置
完全信任你指引的方向
你说:走错了怎么办?
我说:没关系反正我们都没赶时间

车上播着不知名的歌曲
我说:应该要谢谢寂寞的
你说:不,再。

这个城市
有抹不去的记忆许多
不必刻意想起
却每天都在复习

那间店的员工已经换了人
嘴里的味道走了调
曾经走过的小巷还是漫长
初相见的情怀早已不再

天空中飘着细粉微雨
眺望远处霓虹点点
这一刻多么宁静
我只需要借一把耳朵聆听

纵容的
看你做孩子气的事
点燃一个一个希望
看着那短暂的美好
一闪,随风,而逝

你说:害怕被看穿
我说:因为没有安全感
懦弱到
不敢把它列入wishing list
胆怯至
害怕接受或拒绝
没有能力承担

没有勇气失去

遇见的背影怎么如此相似
那抓筷子的手势仿似复制
模糊间到处都是影子重叠
闭上眼睛就能假装看不见

如果心如止水
大概见面与否也无所谓
除非与世隔绝
要不然总会遇见
残留过的点点斑斓痕迹

如同旧照片似的
把往日翻出来
一一端详
抚平皱褶
然后收起来

如果可以视而不见
也不需要避而不见

我说:曾经和他来过这里
你说:这城市到处都是他的影子
我沉默下来
我想你也心照不宣

收起心事
抖一抖那伪装的外衣
重新抬起头
我们又变回那骄傲的天鹅
只有那藏身于黑暗的小鸭倒影
证实它存在过

其实

谁学会独立
其实为了给你想要的自由

谁总是体贴
其实是甘心迁就你

谁那么懂事
其实不想给你添麻烦

谁没有撒娇
其实没把握可依赖你多久

谁藏起眼泪
其实不想你为他担忧

谁表情倔强
其实为了掩饰懦弱

谁装作不在乎
其实防范爱得太难舍

谁没有开口
其实担心会被拒绝

谁不敢挽留
其实害怕最后你还是要走

谁面对你时
强装镇定
谁背对你时
掩饰不了伤悲

谁一个人寂寞用餐
谁孤独地在人群里奔走
谁烤了饼干然后独自吃完
谁对着过节的烟火发呆
谁羡慕得看着双双情侣漫步经过
谁在夜里默默地哭泣
谁痴痴等着来电不能入眠

谁把眼泪偷偷擦掉
然后对你展示微笑?

谁咬紧了唇
然后告诉电话那头的你
我很好

谁听到那些受伤的话
然后缓缓别开头
假装在看窗外风景

谁感觉受委屈了
只是静静的
一贯沉默

谁暗自地叹了息
然后一次又一次的
为爱妥协
选择原谅

谁不曾犯错
谁也会做错

谁那么勇敢
谁也曾退缩

谁曾经坚持
谁又想被放弃

其实是谁
其实是什么
都已经不重要了

P/S:
这,是麻纱的文字;不是麻纱的情怀;(也许是你的?)
写文字的时候,我在听《你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