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是天堂的悬崖

《像是天堂的悬崖》 歌词: 姚若龙
你留的感動 你留的感傷
都一起打包 都寄給遺忘
整潔的房間 寬了一半的床
單身的牙刷 像低頭在想

多真心的給予 多貼心的迴響
是什麼腐蝕你給我的夢想
靠一點點美好 撐長長的迷惘
終究會走到 得分岔的地方

別給我像是天堂的懸崖
別逼我跳下無底的傷懷
不再幻想 你的花海
有一支薔薇能夠享受唯一寵愛

別給我像是天堂的懸崖
別推我到會後悔的未來
最怕夜裡 浪漫燈海
你不斷點煙我看窗外沒有對白

時間在趕路 回憶在擺盪
音樂在流淚 歌詞在療傷
腦袋夠懂事 但內心不長大
復原才很難 情緒才複雜

多醉心的擁吻 多開心的凝望
是什麼搶奪 你給我的太陽
用淡淡的祈禱 撐濃濃的絕望
憑什麼逃離 像影子的悲傷

別給我像是天堂的懸崖
別逼我跳下無底的傷懷
不再幻想 你的花海
有一支薔薇能夠享受唯一寵愛

別給我像是天堂的懸崖
別推我到會後悔的未來
最怕夜裡 浪漫燈海
你不斷點煙我看窗外沒有對白

最難耐 的傷害 是不放 又不愛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s

放孔明灯

第一次放孔明灯
是在2008年和家人去台湾环岛游
在高雄的一家休闲农场
大家在孔明灯上
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愿望
然后一起把愿望升空
希望愿望能实现

年初四晚上到芙蓉的蜈蚣山天师爷庙拜拜
过年期间的庙宇张灯结彩
晚上红彤彤的灯笼照亮了整个小山坡
每年的新年愿望
都是顺序的
祈求合家平安
身体健康
长辈们长命百岁
工作的升职加薪
最后也希望能有段好姻缘

小时候去得最多的
是吉隆坡的天后宫
每次姑姑和嬤嬤带我们上云顶
都会先去天后宫拜拜
然后才上山向uncle lim“拿红包”

现在芙蓉的天师爷庙也装饰得美轮美奂了
晚上灯光一展拍照时可媲美天后宫
我们也不必特地跑去大老远拜拜
今年天师爷还有让人放孔明灯
一个孔明灯十零吉
昨晚我们就买了一个
在凌晨时分后(也就是年初五了)
同样地努力在上面写满了愿望
然后看着它缓缓地
升空、飘远、越来越远
直到看不见

也许许一个愿望的时候
我们并没有把握它会实现
可是在盼望它成真
又或是在努力实现的当儿
我们也获得了莫大的满足

在新的一年里
祝大家“兔”气扬眉
继续加油啦!

爷爷

爷爷
这是一个我很陌生的名词
因为在爸爸还是小孩的时候
他就已经不在了

而从小到大
我嚷着嘴里的
就只有阿嬷
没有爷爷

对他的记忆
就是和阿嬷的结婚黑白照
还有墓碑上那张脸

如果他还在
他会不会也像阿嬷一样地宠我呢?
应该也会吧
他会给我买糖
他会把我抱在怀里
他也会在我跌倒哭泣时帮我擦干泪
他也许会陪在很多个夜里哄我入睡

在KTV里面唱了那么多惨情的歌
也只不过力竭声嘶而已
唯独听了一首曹格的《爷爷》
而引出了我的泪水

“长大的世界充满了伪装
牛奶糖不再是犒赏
说故事捉迷藏爱的失望
犯错却没人原谅”

“我 又踏上 弯弯的小巷
今天陪我的是月光
我 终于懂 时间的重量
你却 不在我 身旁 ” — 曹格《爷爷》

我想起了亲爱的阿嬷
不管我做错了什么
都一样用爱包容我

长大了终于懂得
有很多事情都是不能重来
而最遗憾的是
你已经不在我的身旁

我原谅了
那些所有的错
我也原谅了
自己

预见*遇见

无意中在KTV点了这首泳儿的歌
惊喜的是旋律是我很喜欢的《关怀方式》
旧曲重新谱上新的粤语歌词
歌词部分也很有意思
最喜欢那句“大概得失总有天意 气候也有幻变时”

慨叹世间的无常 抱怨碰不到对象
若这天气难晴朗 来在雨声中高唱
你我似海中木船 也会有高低跌荡
每个波折仍捱过 谁在暗中保守我

(听见半空的闷雷 也会怕得不去睡
暴雨天庆幸能够 藏在我小小家里
你我似海中木船 也会有高低跌荡
每个波折仍捱过 谁在暗中保守我)

大慨得失总有天意 气候也有幻变时
曾承受了人生的骤雨 方知太阳温暖
大慨一天总会开窍 胜负也淡淡一笑
我不需要自怜 其实幸福早已遇见

不要惊动爱情

一首每次去唱k都会点的歌
sammi深情演唱非常容易点燃我的情绪
上网查询才知道原创和原唱是高皓正的版本
在这个年尾季节送上
祝大家圣诞快乐+新年快乐!

歌手:高皓正
曲目∶不要惊动爱情
歌手∶高皓正
作曲:欧阳业俊
作词:高皓正

很想轻抚你 所以避开你
宁愿用距离 去令你好奇
回避过眼神 先偷偷喘气
吩咐手臂 放在原地

传闻浪漫太快 爱恋都走得快
才会 迟迟未步向你 说一世爱护你

情太过汹涌像深海 而我却会忍耐
但求来日你醒过来
这份情像翅膀打开
还没有相拥别意外 神教会我等待
待情流像细水 才去承诺你
拿一生兑换爱

很心急拥抱 所以在祷告
求甜蜜以前 带着你慢步
游历过旅途 等一天终老
生老病死 一起细数

原来慢慢靠近 更珍惜这一吻
而我 停留是为了你 要给予你护荫

情太过汹涌像深海 而我却会忍耐
但求来日你醒过来
这份情像翅膀打开
还没有相拥别意外 神教会我等待
待情流像细水 才去承诺你
拿一生兑换爱

能为爱恋学习按捺 情信寄进心内
但求能学会倚靠神
爱被驯服过更精采
连地老天荒亦不更改 时间永远等待
等你情愿那天 才去承诺你
无止境那份爱

我用沉默叫醒爱情
你用期待做你反应
继续行近直至开始爱

剑雨浮生

看了电影之后,非常痴迷的…

佛陀弟子阿难出家前,在道上见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佛祖问他:你有多喜欢这少女?
阿难回答: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

让我突然想起,
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我遇见你
在我最美丽的时候
为此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变成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的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期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那不是花瓣
而是我凋零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