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新来

当菜鸟的第一份工作最是忙碌
也因为如此而累积了不少工作经验
最重要的是结识到一班不错的同事
离开了公司已经有七年
却还是和他们有保持联络

上个周六
霞姐远道从新国回来和我们聚餐
晚上六点我们约在万达广场watame
大家都有好些日子没有碰面
可是一见面却没有丝毫陌生感
七嘴八舌聊得热闹又开心

这班朋友就是如此
就算好几年才聚头一次
可是大家的友情仍然没变
不会多计较这餐谁买单
不用担心聚餐完没有人载送回家
不必说客套虚伪的假话
也知道没人会用理由推搪不出席

总是有这样子的朋友
你知道你的婚礼
就算舟车奔波他她也会到
你也知道他她的婚礼
哪怕要坐飞机你也会出席

三生有幸
拥有这班
总让我温暖窝心的朋友

廿年

这应该是十五年前,在我们的母校小学里留下的倩影,光阴似箭啊!

出来社会打滚快要五年
就是说已离开了象牙塔五年
再往前推算
初中五毕业离开中学已有十年

还记得小学教室的旧模样吗?
当初离开到现在已有十五载
还想得起小学一年级初入学的情景吗?
不知不觉
我们竟已相识了廿年

二十年
现在占了我总人生的三分之二
很多很多年之后
它占的比例会相对减少

芙蓉中华小学
我的母校
懵懂的七岁稚年
跟着很多同龄的小朋友
一起上学求知求学问

红黄蓝青紫橙
每一个级别都有六班
一青、二黄、三红、
四紫、五紫、六红;
小学麻纱还算混得可以
二年级挤进所谓的好班之后
也没有太难看的跌班过

一年级的时候也许因为高挑而被选为班长
这是麻纱求学生涯中唯一一次当选
(歹势)从来就不是好学生模范生的料子
因为是班长所以很常当班代表
参加了唱歌、讲故事、画画、数学、华文
林林种种各类型的比赛
当然也只验证了我完全没什么艺术细胞

从二年级开始
就认识了一班一直相处到小六的同学
忘了是什么缘故让我们如此投契
一起上课学习、参加课外活动、打闹玩乐
单纯的小学生涯
就算有勾心斗角也只是:
“我跟你好,你不要跟谁谁谁好…”

也许小学时功课压力没那么大
六载学校生涯种下了我们很多共同的回忆
记得我们一起打篮球、羽球、乒乓;
放学之后总要“霸占”场地玩jumping(人盯人,大概有五六关,一个守另一人要闯关的游戏)
食堂的美味和琳琅满目的零食让人乐而忘返
星期一和五的清汤配上辣椒酱够滋味
星期二的咖喱辣沙让人又爱又恨
星期三的椰浆饭猪肉碎或辣椒叁巴让人难取舍
星期四一碗米粉面一碗粥捞在一起吃这才过瘾

小学时期的顽皮事多萝萝
候车亭捉壁虎吓人不是男生的专利
放学后草场上奔驰课室里玩捉迷藏
大热天气最好就是去学校后院买汽水消暑
班上小八卦说是非嘴巴不曾停
大考小考考不停说到读书温习就苦哈哈
严师才能出高徒大家掌心都尝过藤鞭的滋味
稀里哇啦有苦有乐的小学生涯
不知算长还是短的六年却毕生难忘

今年农历初七
有幸和几位昔日旧友重聚
大家都散布在不同的工作岗位和地点
也许三五七年才会约出来见个面
我们都长大了许多
玩闹起来还是如昨日孩童
斗嘴的打闹的玩笑的
大家都在发掘那发黄的记忆
找寻昨日曾发生过的点滴

还记得谁谁以前和谁最要好
谁和谁在小六时不知何故吵了架
学校里的老师大多退休了吧…
还记得以前学校那条我们奔跑的长走廊吗?

玻卉从前就五官深邃有神
长大落成了美人胚子我一点也没怀疑
还记得当年她不随我们进入同所中学
差点在同学圈中闹了场小革命

淘气宝珠是最常随我留校玩乐的人
原来我也做了免费“保镖”好几年
年纪轻轻她就已经是少男杀手
小学生涯里绯闻是从不曾间断

雪兰很多时候在我们堆中较为安静
被起哄打趣也都只是腼腆的笑
不过谁也不看小看她的运动神经
随便一个铁砂掌拍下来会让人“留痕”几日

口齿伶俐的美玲是和我不相伯仲的高妹
若没和我斗嘴吵闹反而会担心她是否病了
直来直往说话狠准我们都知道其实她是坦率
含沙射影指桑骂槐那些招数自是炉火纯青

还有因故未能出席的雪莉
还有自中学初期就失去联络的凯莉
这些以前形影不离一起走过青葱岁月的姐妹淘
现在想起以往的点滴旧事故心底还是很温暖
难得的缘分让我们相识相知
人生没几个二十年
而小时候就认识结交的朋友更是难得

老朋友们
愿你们新一年里万事顺心
平安,健康,快乐。

P/S:要常联络啦!

继续阅读